【原創/隨寫】*微古風向

#原創


建議搭配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H7JY3Ldgk


※※※


孑然一身的靈魂,在繁花盛夏的季節中,悄悄蒙上了一層結厚的冰霜。

在那片皚皚白雪中,聆遍了思念的呼喚,卻遍及不到朝思暮想的身影。儘管身處花香鳥語,回憶卻總是唯獨缺少了光景與人的相依。


四目更迭的場景,歌聲悠悠地流連在初次相逢的原地,

儘管夢裡相遇千百回,卻總是在晨曦破曉的剎那間,


支離破碎的心,便再也無力擔起夢中虛幻飄渺的惺惺相惜。



儘管四季不同往昔,少年卻時常獨自一人佇立在同一個地方,視線所及之處彷彿遙遠地無人能夠領會,墨色的瞳孔倒映著微風徐徐的萬紫千紅,搖曳生姿的舞態卻沒有讓少年回過了神,他的眼神宛如放在了更遠的彼方,深沉的眼底盡是沉澱已久的寂寥,與時間相並著前行,濃厚的惆悵早已累積成說也說不盡的苦心念情。

一張輕薄的信紙被少年從回憶那時邂逅的初始,便總是緊握在柔軟的掌心裡。如今他仍握著那張不知歷經多少滄桑的泛黃舊紙,上頭的筆跡若隱若現,些許字詞已被長年累月的風霜模糊了些去,但唯獨字裡行間最後一句署名,儘管筆劃的周圍已經顯現出舊摺,但那顯而易見的筆名彷彿是昨日給人簽上去似地,在整張紙上顯得特別突兀。

溫煦的朝陽柔軟地披在了嫩綠的草地與少年的肩上,有些刺眼的光線悄然落在少年細長的睫毛之上,瞳孔中閃爍著與春夏季相符的暖色光暈,然而直達少年鞏固於眼神底下的層層冰川,一股孤寂感襲捲著全身,以至於少年的手掌心與背,都寒冷得不可思議。


「第十年的春夏天,你在那方,不知是否可好?」


有些沙啞的聲線娓娓道來著數也數不盡的惦記與心酸,少年的聲音飄在一陣陣的徐風之中,少年望著漫天飛舞的花謝,心想著這句句感慨,是否能如他一願,送到心上人的耳中一次便罷。

爾後,不知站了多久,少年似乎感到有些疲憊。他垂下了眼簾,帶著倦容細看了信的內容一遍,儘管他幾乎每一天都讀過一次,信的內容已經都背了起來,但他還是沒有辦法放下寄出這張信紙的人,思念的壓抑使得少年幾乎一度喘不過氣,逼得他差點忍不住朝著遠方咆哮著,發洩心中嚐遍數之不盡的痛苦與委屈。

然而最終還是一樣,少年忍下那一陣痛心疾首,只是在這片風和日麗之中,不聲不響地落下一滴清澈的淚。


「我這樣念著你,還能有幾個十年?」


少年總是在想,什麼時候他才能堅強地,面對這些已經過去十年的往事,終歸在一抹莞爾之中,用似笑非笑的神情,去坦然釋懷這些明知再也無法重來的往事。

但是,十年滿了,他卻還站在這,做不完的夢、放不了的情,就像斷了線的風箏與主人,主人試著尋回自己心愛的寶貝,卻發現它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獨自游離天涯。


於是主人放棄與它重逢的機會,就算自己再如何不捨,也只能含著淚笑道:


「『此生,願你保重。』」


痛不欲生的麻痺感朝著少年的靈魂侵襲而來,他霎時無力地跪下了腳,在眼前繁花盛開的美景之中,用盡力氣去遮掩破碎不堪的哽咽。

痛楚一遍遍地牴觸著靈魂,令少年幾乎變成一副空殼,行走在這十年之間,醉生夢死他也沉淪過,卻終歸得回到一個人的時刻,掙扎著活過每一日。

直到現在,少年能夠站在這裡,手裡握著這封藕斷絲連的信紙,已經是少年做足最大的勇氣,去面對自己心中始終揮之不去的愛恨情仇。


少年自認不是什麼坦然的聖者,對於心上人之永別,他總歸還是難以平復。


面對這片世外桃源,少年的心與魂魄早已飛往不知名的終點,在那裡,有著能彌補他所有空虛的一切、令他滿足的一切,

少年眨著被淚水浸潤的雙眸,儘管他知道自己這樣一遍遍地求,也不過是一場場無止盡的空;

少年握著信紙的手一鬆,從未停下輕撫的風兒便悄然地捲起了那張脆弱細緻的紙張,在花開的美艷與凋零的黃葉之間,在少年的眼前緩緩漂泊至與那人離去時同樣的方向。

少年的心頭一緊,但他的眼神彷彿從禁錮之中終於透露出一絲曙光,他抿著唇,遙望著自己不曾抵達也不會抵達的陌生之地,心裡只是雲淡風輕地默唸一句:


「願你尋覓的歸屬,是天地間最溫柔的天堂。」


#FIN

评论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