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利艾/冰雪奇緣paro】

1.利艾短篇小說,無後章。(可能會打番外這樣#)

2.電影『冰雪奇緣』改編過後的故事。

3.有意見歡迎留言,禁止不雅字眼。

4.兩人是兄弟。

5.有做過原作方面的修改。

6.建議配合BGM→http://www.youtube.com/watch?v=OsdMP5RiPPs

或→http://www.youtube.com/watch?v=RkQy3NlG1eo

或→http://www.youtube.com/watch?v=54zFKRoo_RY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有些人,值得我為他而融化。」


-


利威爾站在自己所立的冰宮內,灰藍色的眸子驚恐地望著眼前的人。

「艾倫,離我遠點。」利威爾倒退了一步,努力忍住內心的惶恐以及思念已久的雀躍。他咬緊牙根,雖然看似瞪著,但依然阻止不了眼底洩漏出的溫柔。

站在他眼前的,是他離開人群之後,最為擔心也最為思念的一個人。

而現在,他出現了。

清澈的碧綠色雙瞳緊緊地盯著他不放,他望著利威爾,臉上雖然掛著一抹淡淡的淺笑,但一聽到自己被利威爾給拒絕之後,眼神還是透露出受傷的無奈。

但是少年卻鼓起勇氣,語氣裡有著無比的堅定。「利威爾,除非你也走,否則我就留下。」

利威爾望進那雙曾經和現在都讓他為之著迷的雙眼,扯動的嘴角洩漏了心底極度隱藏住的渴望,但他卻依然充滿著警戒心,不願讓對方看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艾倫,你知道我不會走的。」

利威爾握緊了雙拳,緊咬著牙,兩個人之間隔著一段短短的距離,卻也讓利威爾感到恐懼不已。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漸漸長大,從小就知道自己擁有著平凡人無法擁有的力量,起初的他不以為意,直到發生那場意外之後。

那場差點讓他失去眼前的人的意外。


「利威爾,我們出去玩嘛。」

「不要。」

「诶?為什麼?」

「我要睡覺。」

「诶...?覺隨時都可以睡得吧,先陪我出去玩啦!」

「...」

「好嗎?」

「隨便你了。」


然後一一一一


「艾倫!」

「啊!」


他看著艾倫因為自己的魔法被擊中而從空中掉落在冰面上,利威爾連想都沒有想就衝了過去,緊緊抱著艾倫低鳴。

雖然還有著心跳,但艾倫的身子瞬間變成了如冰塊一樣的寒冷。


「爸爸...媽媽...」

「利威爾!艾倫?!」

「利威爾,你又做了什麼事情?濫用魔法嗎?」

「利威爾,我們不是再三警惕過你了,絕不要使用魔法,直到你能夠自行控制為止嗎?」

「艾倫?艾倫?」

「艾倫?利威爾,我說你一一一」

「別說了,媽媽,先把艾倫帶去長老那邊吧。」

「嗯、嗯,好,快點走吧...。」

「利威爾,你就先回城堡,等爸爸媽媽回來,好嗎?」


利威爾看著父母著急的從自己懷中抱走艾倫冰冷的身軀,在父母轉身的剎那間,利威爾的視線焦急的再次搜尋著艾倫的胸膛,想確定還有沒有心跳。

慶幸的是,艾倫的心還在跳動著。

利威爾坐在冰地上,就這樣看著父母匆匆地抱著艾倫消失在不遠方的森林深處,灰藍色的瞳孔帶著空虛,轉過頭,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房間,鎖上。

利威爾坐在床上,雙腳收起來,用手環抱著,下巴抵在膝蓋上,半睜開灰藍色的瞳孔,在月光的襯托下,卻顯得毫無活力。

甚至淡到毫無顏色。


父母回來之後,將艾倫安置在房間之後,跟利威爾講了一件嚴肅的事情。


「利威爾,艾倫已經因為長老的魔法而抹去了所有有關於你的魔法,所以從現在開始,你不能在艾倫面前使用任何一點魔法,而為了全鎮的百姓們好,你也不能再擅自外出城堡。」

 「對不起,利威爾,我們必須為了更多的人著想。」


於是從那一天開始,利威爾每一天都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裡。

而艾倫在隔天清醒之後,依照慣例去敲了利威爾的房門。


「利威爾,我們去堆雪人好不好?」

「艾倫,離我遠點。」

「诶?利威爾?」

「我說,離我遠一點。」


這樣的生活,利威爾過了整整22年。

他沒有一天是不想念從前那段每天跟艾倫在一起玩耍的時光。


然後是加冕的日子。

利威爾的魔法終於在艾倫的刺激之下被發現了。

當時的艾倫,因為終於看見了外面的世界而感到新奇,當然,他也完全不瞭解什麼叫做真愛。


「利威爾,我要結婚。」

「結婚?你在說什麼傻話。」

「對,我要結婚,我不要再被關在這裡了,我想去外面、我喜歡外面,我不要再整天跟著你過著像是死人般的生活,我有自己的人生。」

「艾倫,你根本不懂真愛。」

「誰說我不懂,我這就不是遇見了嗎?」

「你們才第一天見面就結婚,我反對。」

「利威爾,你不行!」

「艾倫,把手套還給我!」

「你每天都戴著這個手套,連今天加冕的時候也緊張的戴上手套,你一定有什麼秘密沒有說!」

「艾倫,我反對你們的婚姻,別再說了,住嘴。」

「利威爾,如果逃避就是你的主張的話,我只能說你是個失敗的國王!」

「給我住嘴一一一!」


接著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銳利的冰柱。

由地上往上攀升,尖銳的冰柱只要一刺到就會血流不止。

寒冷的氣息瞬間充滿了整座舞廳,眾人的驚恐聲也緩慢升起。


「嘖。」

「等等,利威爾!」

「不要再來找我了!」


於是利威爾跨大了腳步,在雪地裡奔跑著,臉上的淚逐漸在眼眶中奔放,在空氣中形成了滴滴水珠。

他奔跑著,離家鄉、離艾倫,越來越遠。

暴風雪也在其中悄悄的無情遮住利威爾後方的視線。


而現在,才過了幾個月。

利威爾每一天的思念卻像是湧泉般不止息。

但是他不能回去、他不能。

回去的話只會傷害到其他人,並不能保護他們。

所以他才選擇離開、選擇一個人在充滿雪卻孤獨的世界生活。

一個人痛苦地承受著這令世人厭惡的一切。


但現在,他卻在這。

站在利威爾的面前,卻不再是夢裡的虛幻構影。

是個真實的人,而他正在融化著自己早已冰冷的心。


「利威爾。」

艾倫輕聲喚了失神的利威爾,碧綠色的瞳孔跟往常一樣的溫柔、一樣的令利威爾目不轉睛。

清澈的雙眸倒映出自己的影子,這也使利威爾的內心有一部份因而幸福不已。

利威爾不太敢直視著艾倫,但是為了逞強住自己的立場,利威爾必須這麼做。

就算這不是他想要的。


「艾倫,你走吧。」

利威爾再度嚴厲的喊著,語氣中的威嚴彷彿不讓人能有一絲容下的餘地。

冰宮的牆壁已經開始結起了一層層厚重的冰,地面下開始止不住地搖晃,但是利威爾卻穩穩地站著。

雖然腳下現在顯得有些狼狽,但是艾倫仍然咬緊牙,努力穩住重心,堅持的望著利威爾那看似冰冷到毫無感情的瞳孔。

因為他還相信著,曾經跟他一起玩耍、一起分享快樂的利威爾還在。

一定。


「利威爾。」

艾倫走向前,想要靠近利威爾,但是利威爾突然一個大步伐往後退,表情從原先的冷靜冰冷瞬間轉變成驚恐。

利威爾伸出一隻手,抵擋著他和艾倫之間的距離,他微微喘著氣,眼眸睜大。「艾倫,不要過來!」

艾倫被這一吼給嚇著,愣愣的站在原地,雙腳突然像是被抽走所有力氣一樣無法再移動。

他瞪大了雙眼,但卻還是伸出了一隻手想要抓住一直退後的利威爾,而這時利威爾看見,內心一急,在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使出冰的攻擊、而且剛好正中艾倫的心臟。

被這強而有力的一擊,艾倫纖弱的身子當然抵擋不了如此重大的力道,他應聲單膝跪下,一隻手撐著地面,另一隻手在胸前緊握著,臉上慢慢呈現蒼白。

利威爾被艾倫這一跪也嚇了一大跳,他懸在半空的手軟了下來,只是驚恐地望著一臉痛苦的艾倫。

「艾倫!」

利威爾驚愣的看著跪在地上喘著氣的人,他大喊了一聲,聲音在殿堂內回響著,而利威爾立刻踏出腳步朝著艾倫奔去。

跨出的每一步都像是即將要跌倒似的疲軟,卻又是如此堅定地朝著艾倫不停。

灰藍色的瞳孔閃爍著恐懼的陰影,跟往年的他一樣。

他再一次的,傷害了自己所摯愛的人。

 

「艾倫...?」

利威爾也跟著單膝跪下,伸出顫抖的手想碰觸他脆弱的肩膀,他卻在看見自己的手即將碰上艾倫身體的那一刻,他卻驚恐的迅速收回手。

不行,魔力會加重影響的。

利威爾的瞳孔找不到對焦的視線,他慌張地跪在艾倫的面前,不知如何是好。

「艾倫...對不起....」

利威爾最後能做的,也只有僅僅說出那三個字。

唯有真愛,才能打破這看似正義卻是邪惡的詛咒。

利威爾忍下了在內心根深蒂固的絕望,但現在的他卻又無法碰觸艾倫,他著急的東找西找,希望有個東西可以隔絕他的肌膚與艾倫的相觸,而最後,利威爾的視線落在艾倫的提袋上。

利威爾立刻伸出手掀開艾倫的袋子,而被碰觸到的袋子表面立刻結上一層薄冰,但現在的利威爾已經管不了那麼多。

他在袋子裡瘋狂搜尋著能夠隔絕的布料,而幸運的是,他在艾倫的提袋內搜到一雙厚厚的冬天棉製手套。

利威爾看見手套,立刻就將他戴上,看著終於有所隔絕的雙手,利威爾立刻毫不遲疑地打橫抱起艾倫,離開了冰宮。

衝到了外頭,果然如艾倫所說的,一切都因為自己逐漸失控的力量而季節混亂著,早該降臨的夏天不見蹤影,取代的反倒是一天天的嚴冬與暴風雪。

利威爾絕望地看著這一切都因為自己而被破壞的不再像個正常的世界,但他咬緊牙根,脫下了身上的藍色披風,披在逐漸發凍的艾倫身上。

艾倫的嘴唇已經開始發白,眼睛卻仍然勉強的半睜開著,他望著利威爾焦急不已的臉龐,只是微微的苦笑。

「有多久沒有這樣毫無距離的靠近你了呢...」

就在利威爾踏出第一步之後,艾倫在利威爾的懷裡顫抖著、卻擠出了這一句話,利威爾驚愣地停下腳步,望著埋在自己懷裡的人。

但是此時的艾倫因為外面的風雪已經快要撐不住了,加上利威爾本身就擁有冰雪的力量,使得他的體溫無法正常的溫暖起來,艾倫已經緊緊的闔上雙眼,咬緊牙根。

利威爾看著艾倫快要奄奄一息的樣子,心想絕不能再拖下去了,於是他召喚出一隻冰雪野獸,毫不猶豫地騎上之後,緊摟著艾倫,在冰雪地上狂奔著。

披風緊緊裹著艾倫,艾倫卻越來越冰冷,利威爾更加收緊了手的力道,即便本身擁有著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的力量,只要有了隔絕,就什麼也派不上用場。

利威爾皺緊了眉,吼了一聲,野獸奔馳得更快。


這一次,我會誓死用我自己的雙手,親手將你救回。

也算是我的贖罪。


在冰雪森林的邊緣,野獸融化了。

利威爾站在許久不見的乾地上,開始奔馳著。

一身雪白的裝扮在漆黑的森林惹人注目,旁邊的樹梢開始有了些動靜。

利威爾喘著氣,卻絲毫沒有想停下來歇息的意思,他瘋狂地奔馳著,瘋狂地找尋著救兵。

當年父母說的,矮巨魔到底在哪。

利威爾在森林的每一處轉角停下來,他一個接著一個往下一個道路跑去,然而這樣的方式卻徒勞無功,反而使艾倫的壽命越來越撐不住。

利威爾越來越慌張,但身子卻越來越疲憊,腳已經開始不聽使喚地顫抖著,但利威爾勉強著自己繼續走下去。

不行,還不能停。

然而,利威爾在一座有著許多石頭、貌似像是庭園的地方跪了下來,而懷中的人就這樣虛弱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艾倫的喘氣比前幾分鐘還要來得嚴重,由於利威爾的力量會隨著時間長大而有所進步,就算來到這裡的時間算起來只有不到10分鐘,艾倫的頭髮卻已經開始全都變成雪白色。

利威爾傷心的、近似絕望的望著艾倫,他握緊艾倫的手,眼淚終於滴了下來。

但是隔著手套,他完全碰觸不到艾倫的肌膚。

「我真的好想要,碰觸你啊...」

「然而你卻因為我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垂危,

我是不是根本不應該與你相見?」

利威爾低下身子,緊緊擁著艾倫入懷。

感受到了臉上有著水的痕跡,艾倫努力勉強睜開雙眼,望著利威爾抱緊自己低聲哭泣的樣子。

本來想開口說話的他,卻因為中了利威爾強大的魔法而快要不能自主行動,他只能閉緊著早已蒼白冰冷的雙唇,再度闔上了雙眼。

艾倫的手指開始逐漸泛白,結上了薄薄的冰,利威爾見狀,大聲吼了一聲。

「不!不要!」

利威爾伸出手想要弄碎那些冰,但卻因為隔著手套而頻頻失敗,他只能無助且挫敗的看著冰開始蔓延著艾倫的身體,卻又那麼的無力。

淚水一次次的滑過臉頰,利威爾咬緊了嘴唇,終於忍不似挫敗的說:

「誰可以,來救救我們...」

利威爾低著頭哭泣,而蔓延著艾倫身上的冰開始迅速結凍,緊緊闔上的雙眼彷彿不再會睜開似的緊閉。


為什麼,他要擁有這樣的力量?

為什麼,他不能當一個平凡人?

為什麼,他必須這樣被迫承受...


利威爾再度抬起頭看著艾倫,本來想在艾倫的額頭上輕輕落下最後的一吻,然後隨之也結束自己的生命,卻在此時,一隻短小肥胖的手擋住了他。

「利威爾,擁有冰雪力量的王子。」

利威爾被這陌生的話語給一愣,抱緊艾倫就想從旁邊竄逃,但卻在他抱著艾倫一個轉身之後,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正著。

是一群剛才的石頭,變化成貌似人類卻又不是人類的樣子。

數量多到利威爾有點頭昏,而此時有人碰觸著他,他趕緊回過頭,看見一個"東西"正在看著他。

「請把那名少年交給我們。」

利威爾望著,一聽到這詭異不明的"東西"要求自己將懷中的人交給他們,眼神和內心大響警鈴。

但卻在利威爾想要站起身離開時,艾倫卻伸出手拉住了利威爾的衣服,利威爾震驚的轉過頭,望著艾倫虛弱的半睜開眼的樣子。

「利威爾...他們就是矮巨魔...」

本來因為語氣太過虛弱而有些聽不清楚的利威爾,但經過腦中迅速辨識之後,才明白艾倫講的是什麼。

眼前這一堆"東西",就是父母親曾經講過的矮巨魔。

利威爾望著艾倫,看見了艾倫眼裡的堅決,又轉過頭望著身後的矮巨魔,說:「你們會救好他嗎?」

「看情況,有時候並不是所有是我們都能做到。」像是終於耐不住性子,矮巨魔一把抱走懷中的艾倫,利威爾望著艾倫被帶到庭園的正中央,趕緊站起來跑過去。

艾倫被放在庭園的正中央,顫抖著躺在地上,身體已經有一半被冰給凍住了,利威爾心疼又自責地站在旁邊看。

而剛才那一名矮巨魔,現在正站在艾倫頭的旁邊,伸出手撫了艾倫心臟位置的胸膛,臉色凝重地轉過身,對利威爾說:

「你的魔法正中他的心臟,除了真愛否則無法解凍。」

利威爾焦急地望著那名矮巨魔,說:「那該怎麼辦?」

「找到他的真愛,然後吻他。」

利威爾被這一句話給愣住,真愛吻他?

他從來都不知道艾倫所謂的真愛是什麼,他只記得他在離開的那一天,艾倫吵著說要結婚的,他身旁的女人。

利威爾第一個想法就是要抱起艾倫去找那個女人。

但是此時,一群矮巨魔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起擋住了利威爾的路。

利威爾不解的望著那群矮巨魔,著急的眼神裡有著已經不能再等下去的憤怒與悲傷。「你們在幹什麼?讓我過去!」

「你知道他的真愛?」

「那個女人...我要帶艾倫去。」

「女人?」矮巨魔愣了愣,看著利威爾。

利威爾點點頭,然後再度邁開大步準備去找艾倫,卻又被一群矮巨魔給擋住。

利威爾低下頭望著幾下的阻礙,正要開口大罵時,站在艾倫旁邊的矮巨魔又開口了:

「嘛、不過我想。」矮巨魔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會兒,然後望著利威爾,非常肯定地說:

「我想他的真愛,是你。」

 

利威爾傻住了。

他站在原地,望著矮巨魔一臉認真的模樣。

怎麼可能?他喜歡上自己的哥哥?還是同性?

像是看穿了利威爾現在錯綜複雜的情緒,矮巨魔只是給了他一記不明的眼神,說:「有時候真愛也是不看性別的。」

利威爾震驚的望著一群矮巨魔,思索了一會兒又用力地搖搖頭。「不行,快來不及了,我要帶艾倫去找那個女人,給我讓開!」

「你還不懂嗎?」站在利威爾腳邊的矮巨魔突然出了聲,斥責般地問。

利威爾低下頭,憤怒的眼神投向他,但矮巨魔卻毫無畏懼的說:「他會一個人走過來的原因是什麼?只是勸你將夏天還回來嗎?如果只是這樣,他有必要親自來嗎?」

「如果你真的想要救他,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

利威爾的眼神逐漸從憤怒轉為疑惑,他望著腳下一群的矮巨魔,以及站在艾倫身旁的矮巨魔。

「唯有真愛,才能夠拯救一切。」

利威爾吞了吞口水,他從來沒想過艾倫對他的心意竟然會是這麼的...特別,利威爾望向正在不停喘著氣的艾倫,心突然一揪。

「痛嗎?那就快點去救他。」矮巨魔再度開話,平靜的望著利威爾,眼神卻有著無比的堅定。

利威爾望著矮巨魔,然後再看看艾倫,他從來沒有想過他對艾倫是什麼樣的感覺,親情、友情,甚至是世界上最美的感情一愛情?

此時的矮巨魔們已經適時的讓出一條道路,利威爾緩緩地跨出一步、然後一步、接著又是一步步,然後走到了艾倫的身邊,單膝跪下,再度將艾倫抱在懷裡。

艾倫已經沒有了溫度,全身上下只剩下臉還暴露在空氣之中。

如果失敗,艾倫就要死了。

利威爾望著艾倫,眼神從疑惑又轉移成了哀傷,他望著艾倫,緊擁著。

「你能好起來的。」

然後利威爾的臉停在艾倫的正上方,他緩緩低下頭,即將在艾倫唇上落下深吻的同時,利威爾低語了一句。

「我想,我是愛你的。」

然後,利威爾毫不猶豫地碰觸了艾倫柔軟的嘴唇。


如果我就是你的救贖,

那你就是我贖罪的對象。

將我從冰冷的絕望拯救出來的,是你。

 

我想,你比我更瞭解真愛如何。


利威爾閉上雙眼,嘴唇深深地烙印在艾倫的唇上。

矮巨魔們在利威爾的身後,見證了這令人感動的一切,許多矮巨魔已經開始拭淚。

而此時,有一隻矮巨魔大喊:

「各位快看!他正在解凍!」


而此時的利威爾,早已聽不見外界的聲音。

在吻著艾倫的同時,他也追溯著回憶。

那個小時候老是跟著他跑的幼稚鬼。


「利威爾~我們來玩雪!」

「利威爾,我肚子好餓啦!」

「利威爾,別睡覺了,陪我出去溜冰!」

「利威爾,出來堆雪人好不好?」

「利威爾,不要再不理我了,好嗎?」

「利威爾,我不要再跟你生活了。」


「利威爾,我愛你。」


利威爾倏地的睜開雙眸,望著眼前的景象。

艾倫已經解凍,體溫也已經恢復,他正睜開碧綠色的雙眸,深情的望著自己。

「利威爾,我愛你。」

艾倫的手緊緊抓住利威爾的衣服,深情的雙眼裡有著純純的愛戀。

真愛。

利威爾也回望著艾倫,他看著艾倫終於恢復原狀,忍不住眼眶再度掉下淚來。

「真愛能夠拯救一切。」

利威爾收緊了手抱緊艾倫,低語著:

「而你拯救了我。」

「拯救了我的罪孽。」

「我愛你。」


兩個人,一顆心,

終於因為緣分的契機之下形成了真愛。


幸福快樂,不遠了。


-


「有些人,值得讓我為他而融化。」

「有些人,值得讓我為他而活著。」

                                                      -Eren



END-

评论(26)
热度(29)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