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無處不在。-【波西傑克森西洋小說自創角色】

*[波西傑克森]西洋小說臉書混血營社團網友自創角色撰寫小說。*

*非動漫或同人作品。*

1.將來會出番外篇,全都依據臉書(FACEBOOK)的網友描述撰寫其中角色。

2.角色難免OOC,筆法幼稚w。(#)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今天一如往常,還是一個人。

「嘛,這處境也不是第一次了,早習慣了。」
一個紮著馬尾、有著紫羅蘭色的雙眸,身為黑帝斯之女的女孩冰冷冷的說著。
不過,下一秒令女孩驚訝的是,
每一天,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時刻,
有一天居然會起了變化...

依舊往常,踏上回到小屋的路上,名為玥罌的女孩雙手冷冷地插著口袋,一臉毫無表情的走過每個人的身邊,卻沒有人跟她打招呼。
不過女孩貌似也習慣了,無視於旁人異樣的眼光,擦身而過。
不過這時,遠處卻突然傳來了一個陌生女孩的聲音。
「玥罌!等等!」
被叫住名字,玥罌錯愕的停下腳步,震驚的回過頭,看見雅典娜之女-Luthian,正朝著自己揮著手,露出大大的笑容。
「來跟我們一起玩吧!!」Luthian這樣說著,旁邊的波塞頓之女-棋子,也對玥罌露出淺淺的笑容。
明顯被驚嚇到的女孩,連一步都沒動過。
而這時,另外一位也是波賽頓之女-芮卡,突然朝玥罌的方向跑過來,一把抽出她插在口袋裡面的手,臉上綻放著笑容說:「每次都那麼早回去小屋,不會無聊嗎?」
渾渾噩噩的女孩還在遊蕩,愣了好幾秒,才支支吾吾地開口:「你們...幹嘛...」
芮卡聳聳肩,一派輕鬆的笑著說:「每次都看妳那麼早就回小屋,就想找妳過來一起玩而已啊。」
被拉住手的女孩,此時已經毫無思緒,過了這麼久的孤獨生活,從沒有人跟她講話過,更沒有人主動來找她玩,還有人觀察著自己。
玥罌想到這裡,嘴角突然抽動了一下。
似乎是注意到玥罌怪怪的反應,芮卡有點擔心地往前湊近看,皺著眉擔心的說:「玥罌,妳還好嗎?」
玥罌撇過頭,不願直視她。「我很好。」
一聽到這句話,芮卡放鬆地又綻放著大大的笑容,然後拉著玥罌的手說:「那我們走吧!」
「等...我還沒說...」不等玥罌講完,芮卡自顧的拉著玥罌走向人群,經過眾人旁時,玥罌整張臉紅透的低下頭,而芮卡腳步非常輕快的走到人群。
「玥罌。」從剛才就一直站在Luthian旁邊的棋子,走出來看著玥罌,依然淺淺的笑著說:「跟我們一起玩吧。」
玥罌驚訝地瞪大雙眼,講話不清的說:「我...我?」
「對啊,就是妳喔。」愛芙蘿黛蒂之女-貝蒂維雅也站出人群,出來搭著玥罌的肩膀說:「不用害怕。」
玥罌依舊瞪大著雙眼,連一句話都忘了說。
這時,20號小屋指導員-扇影也說話了:「每次都一個人先走,害我們都不能約妳,我們又不能擅自跑到其他神的小屋去,這次就跟我們一起玩吧。」
玥罌緩緩地轉過頭,點頭也不是、搖頭也沒有。
這時,有個人影突然閃了出來,等玥罌看清楚之後,才明白那是妮克絲之女-瞳,她搭著玥罌的肩膀說:「啊呀,幹嘛一副很驚訝的樣子呢,有朋友找自己不是很好嗎?」
「朋...友?」玥罌驚楞的說,很難相信她會有朋友的這一天。
自從被大家知道她是黑帝斯之女之後,一開始還會有少數人想靠近她,但到後來就連一個人都沒有了。
她也曾經納悶,黑帝斯有什麼好怕的?
波塞頓也有小孩、宙斯也有,那為什麼他們就那麼受歡迎,而黑帝斯的小孩卻被當作怪物一樣敬而不敏?
那時候的她不懂,現在的她依然不懂。
不過是習慣了寂寞而已,所以變得無所謂。
正當玥罌陷入自我狀態的時候,這時又有一個力道從另一個肩膀傳來。
趕緊轉過頭,原來是阿帕忒之女-Sino拍著女孩的肩膀。
「哎呀,別想這麼多,我們並不怕妳。」一派輕鬆地說著,Sino對玥罌露出淺淺的笑容。
玥罌看著大家友善的靠近,內心的漣漪像是被掀起一樣,不曾退散。
揪著自己胸口前的衣服,玥罌忍住激動的情緒,假裝不在意的說:「那、那就陪你們吧...」
「那我們走吧!」芮卡又拉著自己的袖子,本來玥罌想開口說她可以自己走,但芮卡卻腳步輕快的像是不想讓玥罌有機會逃走。
玥罌嘆了口氣,嘴角卻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好久沒笑了呢。』玥罌在內心這樣苦笑著自己,但內心去有種從未體會過的溫暖。

人孤獨的再久,果然到最後還是無法放下對感情的渴望嗎。

到了訓練場,玥罌愣愣地看著拉著自己過來的人群,然後小聲的提出疑問:「呃...你們要玩這個?」
「對啊。」雅典娜之女-安娜麗絲這樣淡淡地說著,還一邊暖身。
玥罌愣愣地看著安娜麗絲,又轉過頭看訓練場。
「這哪算玩啊...」玥罌小聲的嘀咕著,這時旁邊的芮卡卻突然拉起自己的手,衝向訓練場。「玥罌,要走囉!」
「诶..诶?!」一時回不過神的玥罌,在回神之後已經被芮卡拉到起跑點,然後邊坐著暖身運動對玥罌說:「快做暖身運動,我們要贏喔!」
「贏?贏什麼?」玥罌完全不知道情況,只好也開始手忙腳亂地做起暖身操。
「衝到終點拿到旗子的那一隊,就可以向輸的那一隊要求2樣東西。」很簡略的說著,芮卡比了比在有點偏遠的地方,玥罌瞇起眼才看見,果然有一面紫色的旗在那邊隨風飄動著。
「那我要在哪一隊?」玥罌看著旗子,邊問著芮卡。
「當然是我們這一隊的!!」這時雅典娜之女-裘安娜突然出了聲,玥罌回過頭,又是一個不明白,皺著眉看著她。
「不,她是我們這一隊的!」芮卡不甘示弱的衝撞回去,然後伸手緊緊拉住玥罌的手。
「根本還沒有分,我們應該請扇影出來分。」裘安娜冷冷地哼了一聲,染後轉頭叫著小屋指導員的名字:「扇影,請妳過來一下好嗎?」
馬上就一個影子出現在芮卡跟裘安娜中間,小屋指導員一臉正經的說:「請問找我有何事?」
裘安娜有點傻住,然後立刻回過神,正色地說著:「妳覺得玥罌應該配到誰那一隊?」
扇影看了看裘安娜,又轉頭看了看玥罌跟芮卡,然後說:「猜拳。」
「诶诶?!猜拳?!」顯然被這答案弄得很錯愕的芮卡,然後有點大聲的說:「要用這麼普通的方式?!」
扇影非常正色的點點頭。
放開了我的手,芮卡有點挫敗又帶點哀怨地看著扇影,然後轉過頭,氣勢騰騰的說著:「我不會輸的!」
裘安娜冷靜地看著她,只是跟著做出手勢,然後淡淡地說:「一拳賭勝負,還是三拳?」
「早早了事,一拳。」扇影在旁邊非常冷靜、非常正色、非常簡潔有力地說著。
「好,一拳。」芮卡做出手勢,而裘安娜也是。「3!2!1!」
「芮卡贏了。」這時芮卡的隊友,也就是跟我同個父親,黑帝斯之女-艾莉絲,非常冷靜地走出來,拍了拍芮卡的肩膀,然後朝玥罌點點頭。「歡迎。」
玥罌趕緊也點點頭,然後芮卡一臉開心的說:「以後玥罌就是我們這一隊的了!」
「嘖。」不太服氣的裘安娜,只好掃興的走回自己的隊上,然後再做最後的暖身。
「等等加油。」艾莉絲跟我不同,她似乎是主動跟去找別人玩,意外的跟別人相處的很融洽,有別於其他的黑帝斯子女不同。
玥罌再趕緊點了點頭,然後有點緊張地做著暖身操。
「不要緊張。」這時突然有個人出現在玥罌旁邊說話,玥罌有點嚇到的轉過頭,看見同樣也是波賽頓之女-娜嵐,很溫柔的微笑看著玥罌。
玥罌看見這笑容,不曉得為什麼頓時放鬆了不少,連心情都沒那麼忐忑不安了。
不知不覺又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娜嵐很有興趣的看著玥罌的笑容,然後說:「從沒看過妳笑的樣子呢,很美啊。」
玥罌沒意識到自己笑了,臉瞬間漲紅,羞愧地低下頭。
娜嵐也是沒有逼著玥罌回自己話,只是淡淡地再笑了一下,然後轉過頭做自己的事。
而過了差不多1分鐘,小屋指導員扇影就講話了:「比賽差不多要開始了,請兩隊隊友站好自己的位置,作戰中請不要有人身攻擊,拿武器攻擊請小心使用,不得重傷到他人。」
兩隊都非常氣勢澎湃的大叫著。
又開始緊張的玥罌,用力握緊拳頭,戰戰兢兢地看著眼前的道路,然後突然看見其他人都在召喚自己的武器,玥罌也趕緊握住自己手上的純銀手鍊,瞬間手鍊變成一把銀色長槍。
「玥罌,這是妳的武器嗎?好漂亮!」芮卡看見玥罌召喚出武器,從沒看過玥罌武器的人通通都圍了過來,除了對方的隊友不能過來,只能乾乾的看著敵方圍了過去。
「好漂亮,從沒看過妳的武器呢。」這時阿波羅之女-喬安娜,輕輕地撫摸著銀槍,然後衝著玥罌一笑。「真的很漂亮。」
玥罌的臉瞬間又紅了起來,支支吾吾的回話:「是、是你們太客氣了,各位的武器也都很精緻又漂亮,不只我一個人...!」
「啊啊,可是我們都沒看過妳召喚過武器啊。」這時波塞頓之女-伊凡娜,看著玥罌,又看看長槍,然後細碎的說著:「果然第一次看到新武器就是不一樣...」
「不,是你們太客氣...」面對這麼多人,玥罌一下子無法冷靜,只能有點慌張的看著大家。
「呃,說真的比賽要開始了。」波塞頓之女-狄拉,在旁邊叫著隊友,很冷靜的說:「快點過來開始準備起跑了。」
「喔喔,對要比賽耶。」這時大家一聽到比賽,才興致沖沖的從玥罌身旁散開,玥罌頓時鬆了口氣,緊緊握著武器的手也沒那麼緊了。
這時,突然有隻手拍了拍玥罌的肩膀,玥罌趕緊回頭一看,看見芮卡看著自己, 衝著自己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說:「加油,就把它當作遊戲。」
玥罌又緊緊握住武器,然後感激地朝芮卡點點頭,然後深呼吸,也跟著大家俯下身子,殺氣騰騰的看著前方道路。
在一旁的扇影,舉高白旗,大聲的喊叫聲足以讓全部人都聽到,也彷彿聽到所有人激動又興奮的心跳聲和緊張的喘息聲,大家的臉上盡是殺氣無比又是好玩樂趣。
而隨著扇影下了一聲「跑!」全員就像是一頭猛獸一樣,全部人衝了出去。
而玥罌也不例外,因為內心已經清楚的明白,這一刻不能再耍孤僻,必須要盡全力去跟別人拚鬥,因為玥罌知道,她已經答應芮卡和所有隊友了。

這一次,不會放棄。

一開跑便馬上有了武器的鬥爭,很多隊友朝著自己的隊大喊說快走,芮卡看著後面的隊友,然後感謝的點了點頭,便往前衝去。
玥罌趕緊也邁開腳步,但不忘表情上跟別人一樣的冷酷。
過了還沒多久,立刻就有別隊的纏上來,擋在芮卡面前。
芮卡已經完全不是剛才的輕鬆了,此時的她變得殺氣騰騰又充滿冰冷的氣息,她皺眉望著眼前的2位敵人,然後朝著玥罌大喊:「玥罌,我擋下他們,快點去拿旗子!!」
愣了一下下,玥罌立刻點點頭,然後緊握著長槍,向芮卡說:「小心一點!」
芮卡點點頭,然後開始攻擊面前的敵人。
我立刻轉過頭,專心地望著前面,有好幾個敵人想衝上來擋住我的路,但玥罌輕輕的一個跳躍,立刻就甩開身後的敵人,邁開大步往前走去。
但好運並不會一直持續下去。
當離旗子只剩2個轉彎時,突然有個人影衝到玥罌面前,玥罌警戒般的立刻往回跳,等站定之後,才發現那是剛才沒有得到玥罌的敵方隊長,裘安娜。
裘安娜完全不是剛才興致沖沖的模樣,而是雙眼變得異常冰冷、面貌冷酷,眼神呈現殺氣,嘴角完全沒有幅度。
但身為黑帝斯之女,冰冷與殺氣這一方面完全不會輸人。
同樣冷瞪回去,玥罌毫無畏懼的舉起長槍,抵在對方的喉結上,非常冰冷的說著:「請妳讓開。」
完全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冷笑了一聲,非常冷,然後直視著玥罌說:「作戰就是要有抵抗才好玩啊,不是嗎?」
完全無視於對方的挑釁,玥罌上前一步,將長槍拐了一個彎度,足夠將裘安娜往旁邊甩去,但玥罌早就料想到,裘安娜會跳開,並且展開自己的武器對付自己。
立刻跳開位置,玥罌尋找著旁邊自己的隊友,卻沒有半個人,只有裘安娜跟玥罌站在這裡,對戰。
「在分心什麼?」突如其來的聲音,有點令玥罌措手不及,但還好又及時跳過。
玥罌跳到另外一個位置,然後回頭看看剛才自己站的位置,早已破爛不已。
裘安娜就站在旁邊,依然很冷的看著玥罌,然後舉起武器,朝這邊就又是一個攻勢。
而這一次,玥罌沒有跳開。
玥罌揮出自己的長槍,往裘安娜的臉上一劃,形成一個小小的血痕。
明顯被嚇住的裘安娜,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沾染著臉上的血痕,然後再看著玥罌。
玥罌冷酷的瞪著眼前的敵人,然後再說了一次:「請妳讓開。」
過了下一秒,裘安娜突然咬牙切齒了起來,舉起了武器就是要一個斃命。「我不會讓開!」
又及時躲開的玥罌,輕輕地落在繩索上,一手握著長槍,雙眼冰冷的直視著。
「我不想傷害妳,裘安娜。」
裘安娜忿忿的轉過頭,然後朝這邊又是一個攻擊。
玥罌再度揮出長槍,與裘安娜的武器對上。
兩邊武器頓時你不讓我也不退,只有武器摩擦著的聲音,卻絲毫沒有造成損害。
瞪著雙方人馬,兩個人同時跳開,又再一次從空中進攻。
彼此都瞪著對方,武器依然僵持不下,玥罌瞬間加重了力量,好不容易推倒了一點裘安娜的武器。
裘安娜不甘示弱,也跟著擋回來,在掉到繩子上面之前,彼此又跳開好一段距離。
彼此落在對面的繩索上,一邊為武器加強力量,一邊想著要從哪進攻。
就在好一會兒之後,玥罌握緊了武器,紫羅蘭的雙眸變得異常冷酷,瞪著眼前的敵人說:「裘安娜,我希望妳讓開,否則等下我可能會傷害到妳。」
裘安娜聽到這句話,並沒有顯露出緊張不安的表情,反而冷笑了一聲,然後說:「我求之不得。」

戰爭過了好一段時間,但彼此卻都沒有要讓對方的意思。
玥罌已經汗如雨下,連手心的汗都差點讓武器滑下。
但是眼前的敵人卻一副從容自在,嘴角勾起淡笑,看著玥罌緊皺著眉頭的樣子。
「怎麼,累了嗎?」
玥罌緊緊握住武器,兇惡的瞪著眼前的敵人,然後咬著牙低吼:「不可能。」說完,她便揮出武器衝了出去。
但裘安娜一派輕鬆的擋下武器,揮出玥罌,玥罌勉強在空中轉個一個身,落在繩索上,但卻差點摔跤。
裘安娜看著玥罌已經快要失去戰鬥力,一臉輕鬆樣走上前去,揮出武器,說:「再給妳一次機會,走不走?」
玥罌咬緊牙,搖搖頭。
裘安娜挑起眉,說:「這是妳的決定。」說完,她便朝玥罌的方向揮出武器。
玥罌一個躍身,躲開了致命的攻擊,但因為本身上體力已經快不支了,連看著前方的視線都開始漸感模糊。
但隱隱約約看見裘安娜朝這邊再度揮出武器,勉強再度跳起腳躲開,玥罌放手一搏似的將銀槍揮出去。
雖然很成功的將又飛出來的敵方武器給打飛,但也因為力道關係並沒有傷害到裘安娜,銀槍重新回到玥罌的手裡。
玥罌緊緊握著長槍,緊咬著牙,想要再度跳出的時候,卻不慎一個摔跤,跌了下去。
玥罌驚呼了一聲,整個人終於癱軟在繩索上。
勉強扶著旁邊的繩結,玥罌勉勉強強的再度站起來,但腳卻都在發抖。
再度甩開飛來的武器,玥罌顫抖的上前一步,握緊長槍,試著平靜自己,但全身的力氣卻像在瘋狂流失一樣,讓她寸步難行。
拚命的喘著氣,玥罌的眼睛像是沒有焦點一般尋找著裘安娜,但雙眼卻像是被謀上一層紗布一樣模糊。
這時突然,她的背上傳了一陣痛楚。
尖叫一聲,玥罌瞬間再度倒地,這一次她拚命拉著繩結,但腳卻像是不聽使喚一樣顫抖著,而全身就像是已經連一點力氣都沒有似的軟軟的。
玥罌趴在繩索上,整個人臉色蒼白的不停喘氣,這時玥罌的眼睛擠滿了淚水,但卻不是因為身體上的痛楚。
玥罌想起了在前線為了自己拚命作戰的隊友,為了她而犧牲自己的安全戰鬥著,而她卻在這裡、這時候,倒了下來。
她感到挫折、她感到不安。
她感到她很不負責任。
玥罌眨了眨眼,嘴角抽蓄著,眼淚順著臉龐而滑了下來。
「對不起...」玥罌低聲喃喃著,但裘安娜沒聽到。
裘安娜舉高武器,眼神依然冰冷、毫無感情的說著:「這是妳的選擇,玥罌。」
玥罌緊閉了雙眼,用全身所僅剩的力氣尖叫了一聲。
過了好幾秒鐘,玥罌開始覺得,怎麼痛楚都沒有傳過來。
緩緩睜開眼,卻發現了令人錯愕的一個畫面。
雅典娜之女-柔安,這為了玥罌而擋掉了自家姊妹的攻擊。
玥罌錯愕的趴著,眼睛睜得很大,但柔安卻一臉輕鬆的抵住了裘安娜的攻擊,鄧哲著裘安娜。
「控制好妳自己。」柔安冷冷地拋下這句話,就像冰水一樣讓人感到寒冷。
裘安娜皺起了眉頭,狠狠的瞪著自家姊妹說:「妳現在是在妨礙我打鬥嗎?」
柔安聳聳肩,稍稍出了力,但卻讓裘安娜瞬間不知所措的倒退。「現在是比賽,跟姊妹沒有關係。」
裘安娜發狠似的大叫一聲,然後揮出武器衝上前就是要揮掉自己的姊妹。
但是柔安一個優雅地轉身,卻立刻把裘安娜的武器揮掉,並把裘安娜打出去。
裘安娜被打到空中並沒有手忙腳亂,而是非常輕鬆的落下,但一臉還是很憤怒。
吼叫了一聲,裘安娜一個箭步衝了出去,揮出武器就是要對抗柔安,但柔安再度拿出武器抵抗,兩個人又開始激烈競爭起來。
柔安挑起了眉,輕輕一推,但裘安娜卻倒吸一口氣,整個人突然往後退了好大一步,拚命才能穩住自己的腳步。
剛才與玥罌對抗的那個神色自若的裘安娜已經不在、變成了現在吃力對抗自己姊妹的裘安娜。
裘安娜眼神中滿滿都是不安與焦躁、還有憤恨,但是奮力一搏卻仍輸給了柔安。
柔安的力氣顯得特別的大,玥罌趴在地上,感到前方戰火連連,不禁為雙方都打了個冷顫。
但是柔安卻像是完全不擔心一樣往前慢慢靠近,而裘安娜卻是汗一直流下來往後退,一直到裘安娜背後碰到繩索為止。
裘安娜像是突然觸電般一樣突然縱身而躍,跳到另外一邊的繩索上,然後再度揮出武器衝過去。
柔安像是感到厭煩似的,嘖了一聲,輕輕揮出武器,卻瞬間將裘安娜跟武器再度打出去。
裘安娜這一次重心差點不穩,趕緊扶好了自己,瞪著眼前的姊妹,說:「不要阻礙我。」
柔安再度挑起眉,一個縱身一躍,立刻跳到裘安娜的面前,用武器抵著她的咽喉說:「這無關勝利,而是妳的下手輕重。」
裘安娜緊緊咬著牙,另一隻手突然揮出武器就是要朝柔安攻擊下去,但柔安反應快,立刻跳開,卻抓著裘安娜的後領往後一拖,害她跌倒。
沒意識到柔安會突然出這樣的一招,整個人往後一摔,躺在繩索上,這時有個人影突然閃過裘安娜面前,一個武器就這樣閃亮亮的出現在裘安娜的臉正前方。
裘安娜驚恐地看著一道武器就這樣亮在自己面前,整個人無法動彈,慢慢的把頭抬高看著自家姊妹。

 

-這是續集喔<3-

 

裘安娜緊緊咬著牙,不甘示弱的看著自家姊妹。

「勝利是屬於我們的。」

當玥罌聽到裘安娜的挑戰發言之後,以為柔安會突然憤怒,正想趕緊出手制止柔安下手時,卻意外地來不及。

玥罌緊緊閉上眼睛,卻仔細聽著周遭的聲音。

但是隔了幾秒,卻都沒有傳來任何尖叫聲或者是武器揮下去的聲音。

玥罌緩緩地睜開眼,卻看見裘安娜跟自己一樣一臉錯愕的瞪著柔安。

柔安把武器輕輕點了一 下裘安娜的胸膛,裘安娜愣愣地看著抵在自己胸口前、能夠馬上讓自己斃命的武器,就這樣放過了自己。

裘安娜跟玥罌同時不解地往上看柔安。

柔安卻一臉無所謂似的表情,聳了聳肩,說:「我不動粗。」

完全被震驚到的兩人,這時都聽到遠方傳了了聲響。

「比賽時間結束,請各位隊員回到起跑點,無輸無贏,沒有勝負。」小屋指導員扇影在遠處高聲對著打鬥到一半的人群說著。

這時大家紛紛都收回武器、伸手扶起剛才還在激烈戰爭的敵方隊友,許多人都像是放下了身上的重擔一樣,臉上各各浮現關心和開懷的笑容。

坐在地上的裘安娜,咬著牙,依然坐在地上,這時柔安看見自家姊妹不願起來的模樣,嘆了口氣,伸出了手。

「走吧。」

裘安娜往上一瞪,雖然表情有著很不甘願的情緒,但依然伸出了手,讓柔安拉著自己站起來。

還趴在地上的玥罌趕緊也想跟上柔安他們的腳步,但卻在快要站起來的時候,又因為腳軟和全身完全毫無力氣的關係,瞬間又倒了下去。

「啊!」

大夥聽見玥罌傳來了叫聲,便趕緊走了過來,這時芮卡又衝了出來,蹲在地上對她說:「玥罌,妳還好嗎?」

玥罌緊咬著牙,臉上雖然有著因為身提痠痛而痛苦的表情,卻依然勉強點了點頭。

不過芮卡當然不相信,皺了皺眉,臉色凝重地說:「我可不希望讓第一次來跟我們玩的朋友馬上就受到傷害。」說完,她便伸手輕輕拉著玥罌,然後讓玥罌的手繞過自己的肩膀,勾住芮卡。「我帶妳去醫療室休息一下,好嗎?」

玥罌勉強轉過頭看著她,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謝、謝謝妳。」

芮卡給了玥罌一個溫暖的微笑,便叫站在一旁的喬安娜過來幫忙扶著玥罌。

喬安娜也趕緊將玥罌剩下的另外一隻手繞過自己的肩膀,然後跟著芮卡一同把玥罌抬到醫療室。

 

將玥罌放在醫療室裡的床架上之後,玥罌筋疲力盡的全身癱軟,靠在床板上。

這時,身為雅典娜之女-波娜‧伊莉亞,走了過來,手上端著一個藥膏,當她靠近玥罌時,玥罌不自覺地像是聞到一股涼涼的味道,整個身心都放鬆了不少。

無力地靠在床上,波娜在玥罌的床旁邊停了下來,皺眉說:「不是說玩遊戲就不要玩太認真嗎?這樣以後人家怎麼敢跟你們玩?」

芮卡像是有點抱歉地笑著,喬安娜則是無奈地苦笑。

波娜看著他們,嘆了口氣,然後坐在玥罌旁邊,開始在她手臂上和臉頰擦抹藥膏。「妳還好吧?那群人總是這樣,叫他們不要玩得太認真就是聽不進去,一天到晚老是來一堆玩到真的筋疲力盡的人。」

玥罌勉強將嘴角勾起一個弧度,但卻瞬間又垮了下去。

波娜很細心的將藥膏塗在玥罌的手臂上跟肩膀上,玥罌聞著那股像是薄荷般的清爽味道,緊皺的眉頭好不容易有稍微放鬆的跡象。

過了一會兒,波娜停下了動作,便將藥膏鎖緊,站起來又說:「好了,已經可以回小屋休息了,拜託遊戲並不是戰鬥,好嗎?」說完,波娜翻了翻白眼。

芮卡又笑了笑,然後有點催促地說:「好啦知道了,抱歉嘛,下次不會再這樣了。」

「你們每次還不都這麼說。」波娜苦笑著,然後搖搖頭離開。

這時,喬安娜走了過來,很好心地問著玥罌:「妳現在還好嗎?」

玥罌勉強睜開眼睛,但卻沒有搖頭跟點頭。

「呃...她似乎不是很好。」芮卡有點擔心的看著玥罌,而玥罌這下子是真的完全連一點力氣都沒有剩下。

「那怎麼辦?難道要把她扛到她的小屋去嗎?」喬安娜看著玥罌,擔心的問著芮卡。

芮卡欲言又止,兩個人都擔心地望著玥罌,想著辦法,這時,醫療室門口卻突然傳來聲音。「我來吧。」

兩個人皆轉頭過去望,連玥罌也是,接著卻看見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黑帝斯之女-羽岩夏瀨,正斜靠在醫療室的木柱上,雙眼定神的看著他們三個。

幾乎沒人看過她、也沒人知道她平常的行蹤,在普通的日子是可以完全保證絕對看不見她的影子,這麼稀奇的一位混血人就這樣大剌剌的出現在醫療室門口。

但當玥罌看見自家姊妹要接她回去時,臉上卻有種黯淡的神色閃過。

羽岩夏瀨看著玥罌,便走了過來,站在玥罌的床旁邊,接著便伸手將玥罌的一隻手拉了過來,勾住自己的脖子,將玥罌帶離床上。

「先走了。」簡單拋下這句話給芮卡和喬安娜,羽岩夏瀨完全絲毫不管旁人驚訝無比的眼光,直接帶著玥罌走出醫療室。

但是玥罌的臉卻像是越看越不高興。

但是羽岩夏瀨完全像是無視旁人與玥罌一樣,像在走自己的路,完全遺忘其他人的存在感。

接著不久,羽岩夏瀨輕而易舉地就將玥罌扛回小屋,打開了門,裡面的其他2位黑帝斯之子女也在裡面。

名為維多利亞(或者是冥暗雲)的黑帝斯之女,就坐在自己的書桌前,很認真地看著書邊抄筆記。

接著另外一名就是唯一跟大家熟識的艾莉絲,就坐在自己的床上,無聊的翻著手上的繪本。

爐火的木材喳喳作響,但房間的溫度卻像是毫無感染到似的令人還是感到冰冷,但是裡面的四人卻都是無所謂的各自做自己的事。

羽岩夏瀨將玥罌扛到她的床上,便將她放下,看著玥罌,說:「妳今天跑去跟他們玩了?」

玥罌瞪著她,然後撇開頭不說話。

但羽岩夏瀨卻毫無生氣,只是聳聳肩,然後走開。

玥罌在等她走之後,便將頭轉回來,失神的看著自己的雙腿。

這時,一向很安靜、不會多講話的維多利亞,突然放下手中的筆,轉過來看著玥罌:「真是難得,妳不是在我們這裡面是最孤僻的一個嗎?居然還會跑去跟他們玩啊,稀奇。」

玥罌又瞪著另外一名也是跟自己一樣的黑帝斯姊妹,然後話語冷冰冰的說:「我不認為這種事有需要跟你們報備。」

維多利亞聳聳肩,也毫無生氣之意的說:「是不用啊,我只是很驚訝罷了。」說完,維多利亞不等玥罌回應,便轉回去繼續抄她的筆記。

玥罌瞪著她,然後又移開視線,伸手摸著垂在手腕上的銀色手鍊,小心翼翼地摸往那顆垂掛著的鑽石。

瞬間,手鍊又變成那漂亮的銀色長槍。

玥罌有點心疼的摸著武器,像是讓它今天受到很多折磨一樣,小心翼翼地撫摸它。

這時,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的羽岩夏瀨,睜開一隻眼睛,然後說:「唷,武器啊。」

「嗯。」簡單地回了一個字,玥罌像是不想多說什麼似的,繼續看著她的武器。

羽岩夏瀨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又閉上了眼睛,繼續她的休息。

玥罌看著武器,然後嘆了口氣,便將武器恢復成手鍊的樣子。

玥罌倒在床上,雙眼盯著天花板,一副空洞的樣子。

這時,小屋的門卻被敲響了。

艾莉絲頓時抬頭看著小屋的木門,然後放下手中已經翻閱多次的繪本,下床去打開門。

這時,出現在門口的人影卻令艾莉絲有點驚訝。

「魷魚?」熟悉的叫出友人的名字,艾莉絲帶點震驚地看著友人。

狄蜜特之女-魷魚,神奇似的居然會主動出現在冥王之子女的小屋門前,看著艾莉絲說:「一起來參加活動吧!」

艾莉絲不解地看著魷魚,魷魚卻揚起笑容說:「走吧走吧,大家都在等你們4個呢。」

「我們四個?」維多利亞轉過身來,坐在椅子上,愣愣地看著狄蜜特之女。

「對啊,你們四個。」魷魚看著小屋裡的4位子女,此時羽岩夏瀨也坐起身來,不解地望著魷魚。「這小屋裡的全部人?」

「對啊,對啦。」魷魚像是開始不耐煩一樣,翻了翻白眼,然後突然對著屋子裡說:「玥罌,妳會來的對吧?」

突然被點到名,玥罌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魷魚,有點緊張的說:「我?」

「對啊,就是妳喔!」魷魚很開心的看著玥罌,然後伸手拉住艾莉絲的手說:「吶,會來的對吧?」
艾莉絲也是愣愣地看著魷魚突然其來的邀約,然後問:「是誰辦的活動?」

「哪喔,是Luthian他們喔!」魷魚揚著笑容,這樣告訴艾莉絲。

「Luthiam是誰?」完全不知不解的羽岩夏瀨,愣愣地看著艾莉絲和魷魚。

「吶,去了不就知道了。」像是很感興趣一樣,維多利亞站起身、帶點自信的說。

「是啊是啊,所以去吧?」魷魚看著小屋內的4個人,帶著很多希望地說。

艾莉絲看著魷魚,然後淺笑。「那走吧。」

「等等。」羽岩夏瀨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下了床走到玥罌旁邊,又拉過玥罌的手,將玥罌再度扶著自己,然後看著艾莉絲說:「可以了,走吧。」

雖然仍是一臉不悅,但是玥罌內心仍是感謝自家姊妹會想到自己現在的狀況。

艾莉絲點點頭,然後轉過頭對魷魚說:「好,那請帶路吧。」

魷魚開心的揚起笑容,然後說:「走吧!」

 

「這裡...不是晚會的地方嗎?」被魷魚帶到晚飯營會的空曠地方,艾莉絲不解的左右看看,然後又問:「大家人呢?」

「等等喔,他們說要等一下他們。」魷魚很有自信的說著。

「那我先帶玥瓔在旁邊休息吧。」羽岩夏瀨又突然開口,便又不等眾人的回應,逕自將玥罌帶往最近的餐桌坐下。

羽岩夏瀨平常都不跟玥罌講話,連對過眼的機會都少之又少,現在自家姊妹突然關心自己的狀況,玥罌不禁不能馬上就相信眼前這個人。

但是羽岩夏瀨卻像是明白了玥罌的想法,並沒有多跟玥罌說些什麼。

將玥罌放置在椅子上,玥罌像是洩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又癱在椅子上。

羽岩夏瀨看著她,也坐下來,然後說:「很累嗎?」

玥罌睜開眼睛,卻不願正視她。「還好。」

羽岩夏瀨沒有多回話,但卻意外地一直盯著她看,玥罌不自在的轉過身,但卻仍能感受到那視線不斷朝著自己投射過來。

過了許久,兩人都沒在講話,而羽岩夏瀨的視線也逐漸轉開。

但是又過一會兒,羽岩夏瀨卻突然出聲了:「妳就這麼討厭我嗎?」

被這問題給一愣的玥罌,看著羽岩夏瀨,久久說不出話。

但是羽岩夏瀨卻沒有看著她,反而凝望著很遠的風景。

沉默了半刻,玥罌才緩緩開口:「妳怎麼會這樣認為...?」

「妳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刻意忽視或逃避。」回答速度很快地羽岩夏瀨,依然望著遠方,沒有看著玥罌。

「是嗎...」其實也差不多,玥罌自己內心也明白,其實從她跟這位姊妹見面到現在,講話幾乎還不到20句,所以自然而然玥罌也對這位黑帝斯之女有了不怎麼好的印象。

 

但是現在,玥罌正在逐漸改變想法。


「我,也很想跟艾莉絲一樣。」打破了沉默一時的空氣,羽岩夏瀨就這樣突然說出了內心的話。

愣愣又帶著驚訝的眼神與表情,玥罌轉過頭看著她的側臉。

但是羽岩夏瀨卻絲毫不管,繼續說著:「每個人都想要有一個朋友,哪怕只有一個,只要是真心的都好。」

「但是我啊,卻像是被詛咒一樣,連半個朋友都沒有,甚至連陌生人都不敢靠近我。

只因為我,是黑帝斯的子女。

只因為我,擁有奇特的力量。」

「所以大家都能走多遠就多遠、沒半個人想靠近我。」

這樣平淡地說出自己內心永恆的痛楚,玥罌彷彿看見羽岩夏瀨眼神中波光粼粼的景象。

「我,何嘗沒有想過要主動。」

第一次,玥罌看見羽岩夏瀨微笑的模樣,儘管是一種苦笑,但那種笑卻已經足夠令人著迷到忘我。

從沒看過她微笑的模樣,玥罌愣愣地看著自家姊妹苦笑的樣子。

這時,遠方卻突然傳過了聲音,兩個人轉過頭去看,發現魷魚正朝著他們喊:「嘿~他們到了!」

羽岩夏瀨點點頭,然後轉過頭看著玥罌說:「到了。」

玥罌依然愣愣地看著她,但卻已經不見剛才眼眸中那波光粼粼的景象。羽岩夏瀨再度讓玥罌靠著自己,走向他們。

「在哪?」跟他們站在一起之後,羽岩夏瀨卻始終不見其他人的影子,皺著眉有點不耐煩地問。

玥罌也四處探頭,但仍然一無所獲。

這時,他們旁邊本來應該是沒有火焰的營火卻突然旺盛的燒了起來,黑帝斯之子女的4位都同時被嚇到。

「搞什麼啊....」為了掩飾自己被嚇到的窘境,維多利亞趕緊故作鎮定的說著。

「啊啊,來了。」一派輕鬆的說著,魷魚雙手環胸,連上有著得意的笑容。

「啊?在哪?」連艾莉絲都不知所措,東看西看,就是沒看到半個影子。

這時,遠方突然傳來了爆炸聲,5個人皆轉頭往上仰望,接著在已經暗下來的天空逐一綻放著光芒。

聲音震撼著大地、也使空氣波動著,4位黑帝斯之女,愣愣地看著出現在天空上、閃閃耀眼的字。

 

『朋友不分界線、更不分你我』

 

4個人同時看著天空上久而不散的6個大字,這時,背後突然傳來聲音。

「還喜歡嗎?」

全部的人同時回頭,看見Sino正微笑看著大家。

而Sino的背後,正站著一票今天一同玩樂的各位。

這時,今天與玥罌激烈對戰的裘安娜,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看著玥罌,有點抱歉地笑著:「抱歉,今天那樣對妳...」

玥罌愣愣地看著裘安娜,然後勾起一道溫暖的微笑,說:「不會,我玩得很盡興。」

裘安娜看著玥罌,然後也笑了。「是嗎。」

玥罌點點頭,這時突然又有個人竄出來。

桑納托斯之女-安普特,看著玥罌和所有黑帝斯小屋的人說:「真壯觀,黑帝斯小屋是至今從未露出全部人的面貌的唯一小屋。」說完,安普特很有興趣的將視線投射到羽岩夏瀨的身上,說:「初次見面,我是桑納托斯的小孩,安普特。」

羽岩夏瀨向她點點頭,這時玥罌不曉得哪來的勇氣,突然輕輕撞了一下羽岩夏瀨,羽岩夏瀨明顯有被嚇到,然後斜著眼看著玥罌。

『打招呼啊。』玥罌用眼神意識羽岩夏瀨,羽岩夏瀨瞪著她,然後轉過頭對安普特說:「妳好,我是羽岩夏瀨,黑帝斯之女。」

這時眾人不免有點雜音,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羽岩夏瀨,更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講話得過回應。

安普特顯得有被微微嚇到但卻很滿意,跟她點了點頭,這時身為獵女隊水精靈-Emma也竄了出來,然後看著各位說:「嗨,我是獵女隊水精靈,Emma!」說完,她便向維多利亞伸出了手,維多利亞頓時顯得不知所措。「妳好唷,我是Emma,聽過妳的名字,所以一直想認識妳,但都很少看見妳。」

維多利亞愣愣地看著眼前對自己伸出友善的手,然後也伸出了手握住,語氣盡量平穩地說:「妳好,我是維多利亞,也可以叫我冥暗雲也行。」

Emma顯得很開心,然後說:「那我可以叫妳冥暗雲嗎!」

維多利亞愣愣地看著,然後撇頭說:「隨便妳...」

Emma看起來因為認識了維多利亞而感到開心,而這時突然有個人點了點玥罌的肩膀,玥罌一看,發現是雅典娜之女-娜迪雅,正看著自己,溫柔的笑著。

「嗨,我是娜迪雅,今天都沒什麼時間認識呢。」娜迪雅溫柔的說著,眼神充滿溫暖。

玥罌看著她,然後也趕緊回了一個淡淡的微笑說:「妳好,我是玥罌,很高興認識妳。」

娜迪雅點點頭,依然溫柔的笑著,這時又有個人影出現在娜迪雅身後。

「原來妳在這啊,诶嗨~玥罌。」本來是想叫自己姊妹,卻發現玥罌和她的姊妹羽岩夏瀨也站在旁邊,卡特里娜很熱情地打了個招呼。

「嗨,卡特里娜。」玥罌笑笑地回了招呼,然後這時羽岩夏瀨也開了口:「妳好,我是羽岩夏瀨。」

卡特里娜像是很開心一樣,然後說:「哪喔,等等會有活動喔,好好期待吧。」

「活動?」玥罌不解地提出疑惑:「不是已經開始了嗎?」

「開始?」這時娜迪雅身後又出現了一個人,玥罌將視線投視過去,發現剛才出聲的正是雅典娜之女,也是6號小屋的指導員-潔絲。

潔絲走了出來,帶著她一貫的指導姿態,看著玥罌說:「吶,難道我們叫妳出來只是為了舉辦認親大會?」說完,潔絲露出了優雅的笑容。「好戲還在後頭呢。」

玥罌和羽岩夏瀨同時不解地望著她,但潔絲只是聳聳肩,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而這時,玥罌最為熟悉的聲音正在遠出叫喊著:「喂!人都到了吧!!」

玥罌轉過頭去看聲音的來源,卻沒看見芮卡本人,只有聽見芮卡從遠處傳來的聲音:「那我要開始囉-----!」

「什麼開...」還來不及講完話的羽岩夏瀨,突然就被旁邊突如其來的聲音給震住,倏地轉過頭去看,發現眾人早已沒了任何聲音,只剩下在旁邊圍著眾人的大水柱。

水柱刷刷的直衝天際,水珠沿著空氣墜落直下,而所有的波塞頓之子女都各自站在每一道水柱之上。

而這時芮卡就站在一道水柱上,看起來很開心地大叫:「哇哇哇哇哇--------」

「哇什麼哇啦,吵死了。」娜嵐站在另外一道水柱上,瞪著還算頗興奮的芮卡,惡狠狠地說著。

「幹嘛這樣,我超久沒這樣玩了耶!」發出抗議聲的芮卡,依然一臉很興奮地玩著水柱,一下高一下低的,很盡興。

「喂喂,我說啊,認真點吧。」身為波塞頓之女的棋子也看著芮卡,無奈地笑著。「這可是要給黑帝斯小屋的他們看的啊。」

「可是...那就把這個當特技效果吧!!」完全忽視其他波塞頓之子女的無奈目光,芮卡倒是一個人很興奮地玩起來了。

「什麼特技效果啦,給我好好做!!!」伊莎貝兒看著芮卡,一臉不耐煩地瞪著芮卡大叫。

「啊啊,這樣不是比較有趣嗎-----」芮卡很開心地玩著,這時玥罌撇見艾莉絲感覺像是黑著臉一樣瞪著芮卡。

玥罌輕輕地笑了,畢竟對於朋友再多的愚蠢行為都可以包容。

玥罌轉過頭,繼續看著天空中的許多個水柱在旁來回旋轉著,這時卻發現有一條水柱似乎顯得明顯不穩。

「那是新人吧。」突然出現在玥罌身旁的潔絲,這樣很有理性思考的看著那條水柱上的人。

「那是波塞頓之女-秋洺‧洛飛。」也一樣望著從地面上竄起直至天際邊緣的水柱,羽岩夏瀨這樣接了潔絲的話。

潔絲又是一個很優雅的微笑,然後不再多話。

玥罌看著那條不穩的水柱,名叫秋洺的新人子女就這樣站在水柱上,慌張地想趕緊控制好水柱。

但是水柱卻明顯越來越不穩,而秋洺更是一臉驚恐地加強力量。

但就在這個時候,秋洺所控制的水柱瞬間爆炸,化為每一個水珠自天空墜下。

秋洺在空中尖叫著,人隨著重力迅速往下跌落。

眼看著秋洺就要撞上地面,玥罌慌張又驚恐的大叫著,這時不曉得哪裡來的力量,突然灌滿全身,玥罌掙開羽岩夏瀨的手,連忙蹬了一腳,直直往秋洺衝過去。

秋洺控制的水柱化為水珠,不停地打在玥罌的臉上,但玥罌的眼神卻鎖定秋洺在空中往下跌落的身影。

當玥罌快要接近秋洺時,秋洺注意到了她,秋洺的眼裡滿是恐懼的情緒和淚水,玥罌趕緊一個伸手,把秋洺拉入自己的懷裡。

玥罌緊緊抱住秋洺,但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她不知所措地看著地面,只見地面上的眾人每一個都在向自己和秋洺大叫,連所有的波塞頓之子女都控制著自己的水柱想朝這邊衝來,但都來不及接住。

玥罌咬著牙,緊緊抱住秋洺,閉上眼,內心大聲地祈禱著:『父親,請幫幫我們-----!』

玥罌依然感到自己與秋洺正在往下墜落,於是便要放棄內心的希望時,突然這時,玥罌感覺到他們已經停止了墜落。

玥罌緩慢的睜開眼,發現自己和秋洺正坐在一座金銀財寶之上。

玥罌驚訝地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底下許多數不清的錢幣,接著,突然有一個聲音,震撼了大地、也震撼了空氣與殘留在空中的水珠,連天空上漂浮的雲都為之震動。

『我已經聽到了妳的祈禱。』

玥罌和眾人都愣愣的聽著這令所有事物都在震動的聲音,而當聲音消失,玥罌和秋洺底下的金銀財寶也慢慢沒入地底下中。

當金銀財寶都已經進到了地底下,而玥罌跟秋洺也安然無恙地坐在地板上,秋洺趕緊站起身,然後向玥罌鞠躬。「謝、謝謝妳。」

玥罌搖搖頭,帶著微笑說:「不會,妳沒事吧?」

秋洺緊張的點點頭,不敢正視玥罌。

玥罌看著眼前這位新人,然後說:「我叫玥罌,黑帝斯之女。」

秋洺轉過頭,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她,過了許久,才漸漸伸出手說:「妳、妳好...」

玥罌笑了笑,也伸出手回握。「妳好。」

秋洺點點頭,然後看著玥罌說:「妳不起來嗎?」

玥罌意識到自己還坐在地上,有點害躁的趕緊站起來,但是由於剛才過度用力所以造成她的大腿再度傳出疼痛訊息。

「痛啊...」玥罌撐著自己的腰,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正很自在扶著秋洺,秋洺這一臉錯愕的看著玥罌在那邊揉著自己的腿。

過了一會兒,玥罌才突然意識到自己正扶著秋洺,趕緊收回手,很緊張地說:「抱、抱歉,我沒有意思啊...」

秋洺愣愣地看著她,然後笑著搖頭說:「沒關係。」

玥罌看著她,然後突然笑了起來,而秋洺也在這時候,跟著玥罌一起越笑越大聲。

而眾人像是被他們給感染一樣,也跟著大笑了起來。

笑了不久之後,最會炒熱氣氛的芮卡又突然舉手出聲:「那我們就繼續吧!!!」說完,又一道高高的水柱再度出現在天際。

「還來啊?」一臉無奈的伊凡娜看著已經衝向天空的芮卡,苦笑著也跟著一同奔向天際。

「...你們還真是熱情不滅。」看著已經不少兄弟姊妹已經搭乘水柱再度衝向天際,狄拉也苦笑著跟著竄往天際。

「啊啊,伊索蕾,差不多了吧?」娜嵐看著旁邊已經有許多兄弟姊妹再度築起水柱,朝著天空喊了一聲。

「OK。」天空傳了來訊號,娜嵐點了點頭,接著朝所有的波塞頓之子女大喊說:「預備---開始!」

這時,天空不再像剛才一樣到處堆滿了雲,而是逐漸露出月亮的曙光,和滿天的星空。

搭乘著飛馬的伊索蕾在天空上盤旋著,然後朝著眾人揮揮手。

娜嵐滿意地向伊索蕾比了個讚的手勢,然後轉過頭再度朝著自家兄弟姊妹大喊:「撤!」

頓時,所有的水柱漂亮的瞬間爆炸,在天空形成了滴滴水珠,每一個水珠映照的都是月光不同的景色。

水珠映照著光芒,自天空降落而下,皎潔的月光照應在每個人驚嘆的臉上,也照應在秋洺跟玥罌的心上。

而正當玥罌看得入迷時,旁邊的秋洺突然推了推自己,玥罌不解地望著她,但秋洺卻帶著有點羞澀的表情,說:「我們...可以當朋友嗎?」

玥罌看著秋洺,被這一句話給愣住,然後微微笑說:「當然可以啊,秋洺。」

秋洺的眼神充滿感動,然後看著玥罌溫暖的笑了起來。

而這時,所有的波塞頓之子女和伊索蕾都下了地面,芮卡朝著自己奔過來,然後興奮的說:「玥罌,這是為妳還有妳小屋裡的所有人所辦的臨時起意歡迎會喔!!」

而這時,芮卡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巴了一頭,芮卡喊了聲痛,便撫著後腦杓,轉過頭對艾莉絲說:「很痛欸!妳幹嘛啦!」

「基本上根本就只有妳自己在玩而已。」艾莉絲不屑的哼了一聲,但玥罌卻注意到艾莉絲的嘴角呈現了一個淡淡的弧度。

但是芮卡完全沒有發現,只是不停地跟艾莉絲鬥著嘴。

玥罌又笑了,而這時,羽岩夏瀨也站到自己的旁邊,說:「原來有朋友的感覺這麼好。」

玥罌轉過頭看著她,然後笑著對她說:「是啊,很好。」

羽岩夏瀨看見玥罌朝著自己笑了笑,撇過頭去不願直視,但嘴角卻有了淡淡的微笑。

玥罌看著羽岩夏瀨,再度笑了笑,然後轉過頭看著秋洺,說:

 

「我們,從現在開始當好朋友吧。」

 

-END-

 

 

作者後記:


哇嗚我真的打完了QwQQQ覺得感動!!(乾)

突然心血來潮就想打篇小說,結果就這樣不知不覺造了個大家庭(#)

爛尾抱歉www不過還是謝謝願意把角色交給我書寫的你們QwQ各種感動啊啊謝謝!!

如果能有人期待番外我會很開心的wwwww(不對)

以上!到這邊先一個段落了//

评论
热度(4)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