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落盡-【瓶邪/原作衍生】

#瓶邪 #清水 #開放式結局 #第三人稱 #兩人交錯描寫 #OOC難免 #原作衍生
建議配合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gbUdQkYlVM


-正文開始-


你就像是花瓣凋零後的倒影,在微風裡隨著塵土飄揚,卻又與那意義不一樣。

我孤獨的聲音,飄零一地;細看不是花絮,是點點淚滴。



日升日落、花開花謝、四季更替,

從何時開始,春的暖、夏的熱、秋的涼、冬的寒,

都在跟隨著你離去之後,與我再也沒有任何的關係?


從何時開始,我的世界裡,只剩下等你。


「王盟,今天是幾月幾日?」

一如往常坐在同個位置上的男人,背對著店內,望著店外的人來人往,開口問道。

爾後,店內有個人影走了出來,望著旁邊牆壁上掛著的月曆,回應道:「今天是五月二十五日呢,老闆。」

「嗯,謝謝。」

那人仍舊沒有回過頭來,仍只是靜靜地一直望著店外,氣氛再度陷入了沉默。

王盟望著老闆猶如靜坐的背影,平常玩鬧嬉戲的心情也早已沒了,沉默著轉回身走進了店內。

而那被王盟稱為老闆的人,昔日黑亮的髮絲在此時也顯得白髮蒼蒼,臉上曾經的天真稚嫩也早已轉化成穩重沉著,下巴的部位也留有一點尚未去除乾淨的鬍渣,整個人散發著成熟大人的氣息。

他坐在店內的木條椅上,感受著自戶外吹拂著的微風,帶著點力道拍打在他布滿滄桑的臉龐上。

墨色的雙眼看似望著戶外,但其實眼底早已倒映著某個人的影子,充滿著懷念以及感慨,忍痛的悲愴在男人的眼底瀰漫著。


他坐在這裡,親眼見證了十年的春夏秋冬,卻不再參與十年的生離死別。



『吶,小哥,你喜歡什麼季節啊?』

『嗯?』

『季節啊,春、夏、秋、冬,你總會有喜歡的吧!』

『...秋天吧。』

『咦?秋天嗎?秋天可是個感傷的季節呢。』

『是嗎。』

『是啊,秋天是個充滿思愁的季節,曾經盛開的花朵凋謝、曾經活躍的動物們離開,是一個全部重新開始的季節呢。』

『那冬天呢?』

『冬天啊,算是開始的預備吧,你看嘛,所有的東西都變得那麼空蕩,不就是為了要迎接春天的到來嗎?』

『...也許吧。』


十年前的對話,記憶猶新。

吳邪還記得,那個被自己稱之為小哥的某位少年,跟著自己一同仰臥在滿天星辰下,漆黑的深夜被猶如珍珠一般的繁星點綴著,閃爍著淡淡的銀光,宛如外太空浩瀚的星河一樣。

他們總是會在獨處的時候聊特別多話,也正是因為這樣,吳邪特別喜歡找小哥獨處,每當兩人獨處的時候他總是會感到興奮,總覺得每經過一次的獨處談話,他離小哥這個人又更加靠近了一步一般。

也許本人自己也有感覺,吳邪正在設法靠近他,但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小哥並沒有拒絕吳邪的好意,反倒是一次次地答應吳邪的邀約,讓吳邪感到特別意外與驚喜。

吳邪喜歡與小哥單獨相處的感覺,但小哥卻始終沒有表明他習不習慣。

而在經過那一次的談話之後,吳邪得知小哥最喜歡的季節是秋天時,有好幾個夜晚都為此興奮到睡不著覺。

這麼神秘的一個人,在自己微不足道的抽絲剝繭下,是不是真的有一天能真相大白?

有時候,吳邪一個人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都會這樣默默地問著自己。

他曾答應過小哥,一定會幫助他找到回家的路,並且在孤獨的時候陪伴著他。

雖然吳邪並不確定小哥究竟需不需要,他看起來孤單太久了,所以似乎也習慣了,但他就是捨不得看小哥一個人繼續默默承受著那種異樣,那種與平凡人不同的異樣。

『就算你消失了,我也會找到你的。』

說出的承諾聽起來不可信,但當時下的決心就連吳邪自己都有點被嚇到。

他不想讓小哥一個人繼續漂泊在人世間,他想陪伴他,找到回家的路,也想看看這個人的過去究竟是什麼。



有誰知道,他的淡漠中包含著多少的痛苦與悲傷。

直到沒入黑暗之前,就連最後一眼、最後一剎那,他仍是貪婪地想要再次捕捉那人昏厥的身影,然後才不捨的移開目光。

儘管身處於十年的黑暗裡,他的心卻早已隨著思念遠走高飛,遠離那一片的白雪皚皚。

也許他們在生命裡注定就是要分開,看似交錯的兩條垂直線,只要過了眼前的交叉口,便不再有任何交集,擦肩而過。

全身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他抬頭望去,明知道上頭什麼也沒有,但總會下意識地抬起頭仰望。

四周很安靜,安靜到一種詭異,甚至足夠讓人感到窒息般的恐懼。

但是他仍坐在原地,絲毫無動於衷,只是靜靜地在黑暗裡,仰望著無止盡的黑暗。



凌亂的漸層散播在微紅的蒼穹上,看似一張純淨的畫布被染上了大量的紅暈一般,天上的雲彩也倒映著晚霞溫潤的美,世界陷入了一片暮色靄靄之中。

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隨著夕陽的落下,人們的影子也拖的越來越長。

斑駁的牆壁同樣染上了橙紅色的光,時鐘掛在上頭,沉默著滴滴答答的往前走,卻更加凸顯店內的沉靜。

吳邪靜靜地坐在店內,墨色的雙瞳倒映著橙紅色的光影,靜靜地望著街外倉皇走過的人們,清脆的腳步聲在外響起,與店內的沉默形成強烈的對比。

他眺望著,看似望向外面,卻又看似望向遠方某座山巒的盡頭,眼底沒有任何的波瀾,臉上的表情也很平靜。

無話可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十年了,吳邪沒有什麼改變,時間與思念改變的是他的個性以及情緒。這十年來,他就只是一直坐在這個位置,看著外頭的行人走走停停、擦肩而過。早上起床吃完早飯,便坐在這裡一整天,偶爾才會被王盟趕出去散個步,但過了兩三個小時就回來了,便繼續坐在原本的位置上望著外面。

久而久之,王盟也漸漸不再搭理吳邪,吳邪本人也看得出來,王盟有打算辭職的念頭,但也許是看在自己變得這麼消極的份上,所以選擇留下吧。

然後就這樣,日復一日,每天就這樣渾渾噩噩地度過,誰也不講話,任由時光沉默著流逝,吳邪也不再感到可惜或後悔。

直到如今,還能讓他在回想起的瞬間湧出情緒的,大概也只剩下那個人了吧。

望著外頭已然變成黑夜的蒼穹,曾經高掛的明月像是離家了一樣,跟著星星一同隱沒入了黑暗,空蕩蕩的夜芎讓人感到有一些空虛和寂寞。

外頭的路燈已經逐一亮起,微弱的燈光照耀著旅人的歸途,腳步聲在夜晚的人煙稀少時顯得更加清脆而響亮,每個人都頭也不回地走向有家的盡頭。

吳邪仍舊是沉默著,早已習慣安靜的四周的他,久而久之就連自己也變得跟那人一樣不愛講話,總是用動作和眼神示意王盟替他做點事情。

十年的時間,能改變的事情很多,但也真的可以什麼都不改變。

此時,外頭落下的枯葉隨著夜晚的風吹進了店裡,吳邪靜靜地望著那片乾枯的葉子被吹到了自己的腳邊,然後停留在地上,不再移動。

吳邪看著腳邊的枯葉,也不去動它,就任由那片枯葉靜靜地躺在那裡,像是沉睡了一般,卻不再富有生命力。

然後,他抬起頭,閉上了雙眼,身體輕輕地往後倚靠。

像是一個疲憊的老者,黑色的髮間染上幾絲不明顯的白髮,曾經的天真無邪也不再出現在這張備感疲憊的臉上。

儘管雙眼緊閉,卻仍舊可以從這個人的身上看出百般的惆悵和無奈。吳邪靜靜地休息著,對於一切早已不聞不問的他,也不在乎是誰看到了他此刻的模樣,就繼續坐在位置上安靜的休息。

腳步停下了,然而他的心卻在這十年啟程了,啟程去長白山,找一個叫張起靈的男人。



每個人,都曾經為了誰而等待著。

漫長的歲月固然使人難受,但是因為某種理由,讓這些人有了堅持下去的原因。

「再見」從來都不是永遠分別的意思,

而是未來的再度相逢。


『如果你還記得我的話,你可以在十年之後,來青銅門接我回家。』


泛黃的記憶,握緊在手心,感覺仍是那樣地清晰。

不願捨棄的不甘心,隨著秋風落地,再也拾不起。


「我好想回家,吳邪。」


連黑暗也無法掩蓋的,是那份惆悵。

縈繞著寂寞的滋味,嚼也嚼不完的思念。


「我好想你。」


#FIN

评论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