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隨寫/原作衍生】

#利艾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君在此。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即便天無雨吾亦留此地。 

言葉之庭

 

 

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場景、同一個記憶,

每當男人在夜晚陷入深深的沉睡時,總會來到夢境裡現在所佇立的這個地方。

隨著熟悉的冷冽感刺激著肌膚,男人微微蹙起眉,緩緩地睜開雙眼。

一睜開雙眼並直接映入眼底的,是那遠方模糊的山巒,因為迷霧的遮蔽而變得若隱若現,像是披上了白色面紗一般讓人感到神秘。

山谷間的樹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起,茂盛卻給人一種寂寞的感覺,一片的翠綠少了陽光的照射,顯得像是失去了昔日光彩一般,變得毫無生命力。

男人面不改色地抬頭望去,記憶裡的蒼穹在夢裡也顯得灰暗而毫無生機,看不到任何一絲來自雲彩間的金色曙光,只得一直隨著山巒向前延伸,彷彿只是個壟罩住天下生命的巨大盆蓋。

灰暗的世界,少了色彩的點綴,竟會變成如此這般令人心生恐懼的畫面。

望著四周,男人的臉龐卻依舊冷靜而冰冷。

還是一樣的安靜啊。男人總是會這樣心想。

一睜開雙眼,總是發現自己正佇立在險峻的山頭上,旁邊沒有任何的扶持,唯獨他直挺挺的站在這裡,放眼望去是一片的寂寥。

灰藍色的眼眸毫無興趣的望著四周的一切,他低頭望向自己,夢裡的他也總是穿著調查兵團的制服與披風,卻不知道任何原因。

隨著來自遠方的微風吹拂,深綠色的披風隨意地在背後揚起,黑白交織的羽翼就像一隻即將張開翅膀,起飛離地的鳥兒一般。

他並不了解自己為何會總是夢到這樣的場景,只能靜靜地站在這裡,望著四周一成不變的風景,然後等著現實中的自己從沉睡之中甦醒過來。

男人站在風裡,沉默的眺望著遠方。他並不討厭夢裡的這番寧靜,只是覺得好奇,自己究竟為何會一直夢到這樣的夢境。

他靜靜地佇立著,重新閉上雙眼,也不怕自己會因為重心不穩而跌落至谷底。

反正只是夢裡,就算跌落了也沒關係吧?

男人這樣想著,倏地將重心往後一放,整個人突然猛地的就這樣往下掉落。

他閉上雙眼,內心卻感覺不到任何一絲恐懼,他正在往下墜,以極快的速度穿過山谷中的迷霧。

感受著手指穿插著迷霧間的細縫,男人撫過那冰冷的空氣,他仍然在往下墜落。

緊閉雙眼,他不是不敢睜開,而是不想睜開。感覺著自己離那山巒越來越遠,離那方才自己佇立的山頭也越來越遠,他卻感覺不到任何不安,反而放心地讓自己繼續不斷的墜落。

風兒急速地在耳邊呼嘯而過,它無法抓住男人、也無法擁住男人,只能任由男人一再地穿過自己的透明而輕巧身軀,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墜落至更深的谷底。

此刻的時間感覺就像是停滯了,他開始動起手指,像是想捉住空氣中的什麼。

「兵長。」

倏地的,從耳邊疾馳而過的不再是風兒,而是一聲清晰無比的,人的聲音。

彷彿一切都在此刻突然凝結了一樣,男人的雙眼頓時猛地睜開,吃驚的表情逐漸從臉上蔓延開來。

「兵長。」

再一次,男人清楚聽到了那個聲音。

他吃驚地睜大雙眼,甚至忘了自己正在墜落。

「...怎麼會、」

「兵長,快點伸出手。」

那人的聲音持續在耳邊呼喚著,男人不可置信地聽著那道命令。

「...這裡應該是,我的夢吧?」

「兵長,請您快點。」

儘管說了敬語,那人的聲音也顯示出了微微的不耐煩,催促著男人。

男人望著早已消失的上空,恢復了理智,此時的他感到非常好奇,在他做了這麼多次同樣場景的夢之後,還是第一次發生了改變。

他伸出了一隻手,此時壟罩在身旁的迷霧已經濃得看不見五指,男人也早已感受不到身體墜落的快感,讓他更感興趣的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一伸出手,他就感覺到自己的手掌被緊緊握住,溫暖的體溫瞬間碰觸到他冰冷的肌膚。

「一起走吧,兵長。」

溫暖的聲音清晰的傳進了耳裡,男人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瞬間就被一個巨大的力道往上拉。

他脫離了墜落,重新飛上了天空,男人愣愣地望著那仍舊看不見的前方,卻感覺那股溫暖不斷的湧進他的血液裡。

真實的感覺讓他難以相信這是夢境,灰藍色的眼眸有著無比的吃驚,整個人卻甘願將自己交付在那隻霧裡的手。

漸漸地,濃厚的迷霧再度轉變成淡薄的迷霧,他還在往上飛,也在那逐漸稀薄的霧裡看清了對方的背影。

灰藍色的眼瞳倒映著同樣披著自由之翼的深綠色披風,對方褐色的髮絲在狂風中凌亂的飛揚著,而那人的手掌裡緊握著的正是自己的手。

吃驚的眼神變得更加震驚,男人本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當那道聲音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裡時,他真以為全只是自己的幻想。

男人望著那道背影,灰藍色的眼眸漸漸變得溫和,嘴邊的弧度也緩緩上揚,露出一個若有似無的淺淺笑靨。

他伸出了另外一隻手,用自己的雙手將那隻年輕的手給握住,攀上了少年,也不怕會因為這樣的動作而妨礙了兩人的飛翔。

男人用著彷彿祈禱的姿勢,雙手緊緊握住那隻溫暖的手,再一次閉上雙眼。

「你來找我了啊,艾倫。」

 

 

隨著破曉的曙光照耀著整個世界之刻,男人也從夢裡醒了過來。

他緩緩地睜開雙眼,明明感覺在夢裡經歷了這麼多,一醒來卻仍是面對天花板時,還是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他將自己的手從床底下抽出,看著自己的手掌心,心有餘悸。

那股溫暖,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溫柔,

那麼的讓人想緊緊握住,從此不再放手。

男人靜靜地望著手掌心,空虛的讓他感到不自在,他嘆了一口氣,雙手無力的癱在床上。

望著天花板,男人彷彿還能在空氣裡看見那雙充滿著溫暖的祖母綠,讓人感到無比的安心。

「...是夢啊。」

隨著曙光逐漸灑滿了整間房間,男人卻重新閉上了雙眼,眼角旁閃爍著若有似無的水滴。

而隨著陽光一同反映著光芒的,是那擺在床頭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裡,是某位少年露著天真的笑靨,拉著男人一同在難得盛開的花海裡,留下紀念。

 

「你終究還是成為過去了,艾倫。」

 

眼淚無聲無息的滑過布滿滄桑的臉龐,男人的悲傷在千瘡百孔的心上仍持續地肆虐著。

 

#FIN

评论
热度(1)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