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個人原創/耽美BL】

1.個人作者原創,耽美BL。

2.清水BE,死亡橋段有,第三人稱敘事。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從沒想要得過且過,

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太難挽留。

 

微亮的蒼穹,隨著破曉的剎那間,在天際線的那端翻起了魚肚白。

開始了蟲鳴鳥叫的晨曦,伴隨著清晨醞釀的冰冷,流通的空氣沁入了肌膚。

城市開始變得吵雜,街道上的冷清逐漸被人們倉皇的腳步給抹蓋過去,看著時間分分秒秒的向前走,有些人從容不迫、有些人神色緊張。

他們無暇顧及身邊擦肩而過的陌生人,儘管只有幾秒鐘,他們的視線卻永遠只注重在自己在意的事物上面,像是這樣的注視只會是多餘的,浪費彼此的時間。

然而,儘管這樣,每一天都還是有好多好多的人,踏在同一片土地、仰望同一片天空、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而此時此刻,又會是誰與誰,在街上一次偶然的擦肩之後,記住了彼此身上不同的特點?

 

也許,這都將永遠是一個未知數--

 

 

"叮鈴鈴!叮鈴鈴!叮--"

一隻手猛地的拍在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發出聲響的鬧鐘上,一個按鍵按下便倏地停止吵雜,整個房間頓時恢復了先前的安靜。

牆壁上的時鐘仍然在滴滴答答的走,然而還躺在床上的那人似乎還無意準備。反倒是捲縮了被褥,將自己包裹得更加緊實。

而同樣包在棉被裡的臉龐,唯獨只露出那雙深邃墨色的眼瞳。他直直地望著窗外的光景,不發一語。

耀眼的光芒透著窗戶而貪婪的闖進房間,在地上形成一圈圈模糊不清的光暈,然而低溫的環境卻始終沒有變過,仍舊維持在昨晚新聞所報告的溫度統計。

那人縮在被窩裡,下一秒卻將棉被給移開,冰冷的空氣頓時像是強酸一般刺激侵蝕著自己溫暖的體溫。

他坐起身,只覺得神經還有些恍惚,墨色的眼珠有些淡然無神的望著眼前空白一片的牆壁。

身上單薄的衣物無法為他遮掩不斷襲來的寒氣。他輕輕顫抖著,然後轉過身,將赤裸的雙腳垂下被朝陽照射的地面,輕輕的觸碰上。

「...好冷--」

那人忍不住嘟噥著,本來縮起的腳尖再度緩慢觸碰上冰冷的地板,儘管外頭的陽光正賣力的照射著,然而其中的溫暖像是怎麼樣都傳遞不到般,底下的世界依舊那麼冰冷。

就像是人與人之間,那份好奇陌生的心意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被刺痛給麻痺。

他望著自己白皙的腳踝在陽光中顯得那麼透明,透明的幾乎讓人看透,

也彷彿脆弱的讓人一碰就碎。

稍微愣了一會兒,他搖了搖頭,像是要把腦海中那不具名的想法給趕出去,專心做著接下來自己必須要完成的事情。

於是他滑下了床,再也不管低溫的影響,帶著衣物走進浴室,在關上門之前回頭看了一眼那塊被太陽直射的地板。

墨色的雙瞳像是有什麼情緒在潺潺流動著,然而根深蒂固的冰川卻又牢牢的束縛住那份渴望的自由,不讓其中的情緒顯露而出。

然後,他轉過頭,關上了門。

 

就算是耀眼的旭陽,也總有不再溫暖的一天。

 

 

出門之前,他看了今天早上的新聞氣象報導。

據說今天一整天雖然會很冷,但不至於會下雨,反而會保持著一整天露出陽光的一天,但保暖衣物還是必備。

他望著電視裡的主播神采奕奕的報告著,卻蹙起眉梢,用力的關上電視。

整個家裡頓時又恢復了沉默,只剩下外面的人聲吵雜,家裡頓時安靜的像是連一滴水的掉落都聽得一清二楚。

他閉上雙眼,明明才剛起床卻顯得有些疲憊,雙眼透露著不知名的複雜情緒,手指頭煩躁地按壓著鼻樑上方的兩側。

他將頭往後仰,靠在柔軟的沙發椅背上,墨色的雙眸再度睜開,直直望著同樣一塵不染的天花板。

雙眼裡的情緒仍舊深沉的讓人捉摸不清,沒有表情變化的臉龐就這樣僵著。一分一秒的流逝從不使他動搖面容或起身行動,只是繼續靜靜地坐著。

而在過了幾分鐘之後,那人才終於有了動靜,站了起來。

隨手拿起剛才擺放在沙發椅被上的黑色風衣,他邊走邊穿著,並在玄關穿好了鞋,將口袋裡的鑰匙拿了出來。

而這次,他直接走了出去,並沒有再回頭。

 

 

他還記得,回憶裡。

有那麼一個人,從小到大,一直都喜歡陪伴在他身邊。

看著他笑、看著他哭、看著他鬧。

『伊翔,快點陪我玩,快點嘛!』

在陽光的襯托之下,那人的笑靨看似多麼天真單純,像個天使一般純粹的笑著。

在這風和日麗的回憶裡,他佇立在原地,像個事不關己的旁觀者,望著那被稱呼為伊翔的男孩,跟著那個孩子一起奔馳的背影。

他望著那兩個男孩子的笑,不帶任何虛情假意的笑。

眼神隱隱約約像是透露著些什麼,有些期盼的神色在本來冷若冰霜的臉龐上開始蔓延,墨色的雙眸從不曾從兩人漸行漸遠的背影移開,反倒是更加著迷的眺望著那逐漸模糊不清的身影。

然而,直到這彷彿在發光的一切,被黑暗給吞蝕殆盡為止。

他的雙眼頓時失去光彩,震驚又絕望地望著事實將這些昔日的夢想給打碎。

原來兩個人所認為的幸福快樂,實質上是這麼脆弱不堪。

『伊翔,我要結婚了呢。』

『你會祝福我的吧?』

畫面造成一次次內心的衝擊,差點讓他喘不過氣。他看見回憶中那個名為伊翔的男孩,站在自己兒時玩伴的面前,睜著那雙圓滾滾的墨色雙瞳,裡頭的情緒既複雜又震驚。

他的存在就像是個透明,淡淡地站在不起眼的角落,望著一切真實的重新上演著。

用著那雙依舊清澈的墨色雙瞳,神色痛苦的趨近崩潰。

『...祝福你,祐辰。』

『謝謝,我就知道如果是伊翔,一定會很替我開心的!』

伊翔面前的這名高大男孩,不知何時已經從比起自己還矮一截的小個子,變成了與自己差不多等高,甚至雙手一伸出就能將自己攬在懷裡的成熟大人。

轉眼瞬間,兩個人都已經長大,昔日稚氣的臉龐不再,蛻變而成的是帶著幾分濃厚的成熟氣息,以及一些歷經滄桑的輪廓。

他望著那名名叫祐辰的男人伸出手將對方給抱在懷裡,像個孩子一般蹭著對方柔軟的髮絲,溫暖幸福的笑靨始終毫無遮掩的在那張臉上綻放開來。

然而,那被緊緊抱住的男人,卻不再露出跟當初一樣的天真笑靨。

那雙流露出無限悲傷與痛苦的墨色雙瞳,似乎正筆直地朝著自己的方向望過來。

 

兩個人擁有同樣跳痛的心跳,證明了這一切不再是假的。

 

 

在人們都要趕著急忙上班的平常日,這條路上的人煙可以說是徹底消失。

他開著車,奔馳在人煙逐漸稀少的道路上,眼前的道路也逐漸變得更加蜿蜒。

這條山區的路線,他早已來過多次,也熟透了各道路的方向指標,他穩穩地在複雜的分岔路中不斷向前。

靜謐的山區很難得會出現幾次人煙,經過時也會特地搖下車窗來向他人打招呼,在現在的時代裡也許會被當成怪異之舉,但這也是他目前認為唯一可以在抵達目的地前讓自己轉移注意力的方法。

只是不知道為何在失去了以後還不願放開手,這樣的自己。

正當車子開到一半時,眼前譁然的出現一座野生花圃,跟方才的翠綠景色比起顯得鮮豔許多,驚訝的表情瞬間表露無遺。

他有些愣愣的望著車前路上的道路逐漸被鋪滿了隨風飄揚的花瓣,那不同顏色的花瓣參雜於其中,跟隨著風的飛舞不停擺動著,最終再輕輕的擱淺於地面。

他沒有再將車子行駛向前,只是將車停留在原地,打開窗戶,頓時一陣濃烈卻不讓人感到膩的花香撲鼻而來。

他望著外頭一片野生的花田,一整片由無數的小花組合而成的海,正隨著微風的擺弄而姿曳搖擺著。

甜美的香味瀰漫於山谷之中,他不停嗅著那股芬芳,只覺得身心靈像是都得到放鬆一般,眼瞳中的冷漠彷彿也逐漸被融化。

 

『花真的很美呢,我很喜歡。』

『要是把我最喜歡的花跟我最珍惜的伊翔合而為一的話,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風景。』

 

倏地的,一道來自於回憶深處的聲響,一聲不響的闖進他的腦海。

他愣住,毫於預警地接受這聲來自於遙遠以前,模糊不清的回音。

 

『但如果要我在花跟伊翔之間選擇的話,

我會選擇伊翔的喔。』

 

『因為,珍惜跟喜歡,不一樣嘛。』

 

一陣刺眼的光芒晃過,他重新睜開雙眼。

明明只過了幾秒的時間,他卻已經不再車上,反而佇立在與方才不同的另外一片花海之中。

墨色的雙瞳透露著不解以及慌張,他抬起頭,望著周遭環境的一切。

 

「這裡...」

『伊翔,你看這裡。』

 

倏地的,一陣從遠方傳來的聲音,儘管有些模糊不清卻仍傳進了耳裡。

他聽聞了這聲呼喊,猛地轉過頭。

 

『吶,祐辰,這就是你說的秘密基地嗎?』

『是啊,就是這裡。』

 

個子顯得有些嬌小的男孩,漾著甜甜的笑靨,轉過頭望著稍嫌比自己高大一些的男孩說道。

個子比較高大的男孩,低頭望向臉上掛著微笑的玩伴,墨色的眼瞳流洩著一股股充滿暖意的溫柔,隨後便跟著笑出。

 

『為什麼祐辰你總是要選擇有花的地方啊?』

『因為我很喜歡花啊!』

 

說完,名叫祐辰的男孩先跑開了原來的位置,闖進了一片正在搖擺的花海之中。

 

『祐...!』

『吶,但是只有花是不夠的喔。』

 

男孩跑到了與對方有些距離的地方,然後轉過身,任由風兒隨意帶起花瓣共舞著,同時拍向他的臉頰。

和熙的陽光明媚的照耀在男孩身上,白皙的肌膚彷彿能夠折射出光芒一樣,猶如天使般閃耀著熠熠生輝。

在大片陽光的遮掩之下,伊翔有些看不清楚祐辰的表情,只能從臉龐的角落裡微微看見,對方臉上淺淺的笑意。

 

『要是沒有了伊翔,我也不喜歡花了。』

『因為伊翔很像花,讓我很著迷。』

『所以,有花的地方,我也希望會有伊翔。』

 

在話語落盡之時,風兒突然變得狂暴,躁動似的吹拂於四處各地。

被狂風給激起的花瓣四處飛散,擋住了兩人相望的視線,一陣陣狂亂的飛舞讓伊翔怎麼樣都無法再看見祐辰的臉。

陽光依舊溫暖,只是伊翔卻漸漸覺得,內心有一股冰冷的感覺正在侵蝕全身。

 

『祐辰--』

『可是,伊翔並不需要我吧。

只是我,真的很想要一直一直,像現在這樣,待在伊翔身邊。』

 

一陣更加狂亂的風吹過,喧囂的噪音在耳邊轟隆鼓譟,讓他無法專心聽見祐辰所說的話。

他撥開擋在眼前視線的髮絲,陽光直接照射的地方仍有那麼一抹淡淡的影子,在花朵的上方逐漸變得模糊。

而內心那股冰冷的空虛感越趨越大,他開始感到呼吸難受。

 

『...祐辰,求你快回來吧--』

『好想要,好想要跟伊翔在一起。

但是,我不行呢。』

 

笑聲再度充斥於空氣之中,既溫柔又讓人感到不捨,而現在的伊翔聽在耳裡,只覺得心如刀割般的疼痛。

 

『...祐辰,我--』

『對不起了,伊翔。

明明這麼,喜歡你的--...』

 

直到語末落盡,他還是佇立在風中,看不清對方臉上的表情。

只能望著那倒映在花兒上的黑影逐漸變淡,像是被陽光吸收般的消失不見,而伊翔卻像是被鎖在原地一般動彈不得。

空洞的感覺仍在逐漸擴大,他卻已經沒有那個餘力去感受那股寂寞的騷動。

只能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那抹遠方的影子,緩慢的消逝在這片花海之中。

然後,直到影子的全部消失殆盡,

霎時間,身邊的景物全部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而只留下他,與那名叫伊翔的小男孩佇立在這個黑暗的空間中。

 

「...祐辰--」

 

然後在同時,兩人一起想起了那位兒時玩伴。

佇立在微風之中,花瓣在身旁猶如迎接式的盤旋,天真的笑靨始終是那男孩唯一不變的樂觀。

 

『伊翔,我好喜歡你--』

「...祐辰...!」

 

身子猛烈地顫抖著,他驚恐的高聲大喊,猛地睜大的墨色雙瞳有些濕潤,蒼白的面孔留下幾滴冷汗在額頭上。

他驚恐地睜大雙眼望著,眼前仍是剛才那片野生的花田,舒爽的微風仍舊輕輕吹拂著山谷間,壟罩著整座山的蒼穹仍舊那麼蔚藍而平靜。

有些喘不過氣的趴在車窗上,他開始試著努力平緩自己的情緒,閉上雙眼。

「...你真的是到哪都形影不離啊,祐辰。」

有些失笑般的說道,伊翔伸出了一隻手,摀住了自己的一隻眼。

「當初說喜歡我、最後又放棄我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他首先輕輕笑著,隨後開始仰頭大笑。然而笑聲卻不再是回憶中的那樣純粹,而是充滿譏諷似的嘲笑,讓人不甘的嘲笑。

伊翔仰著頭,直到笑聲停止、嘴角苦澀的垮下,也仍舊是仰著頭。

「...明明當初,做出選擇不就好了嗎。」

遮住眼睛的手漸漸移開,他睜開雙眼,墨色的雙眼流洩出滿懷的悲愴。

一次的心跳伴隨著巨大的痛苦襲擊全身,他的眉頭蹙起,掌心不斷緊握再放鬆,直到顫抖的雙手再也握不緊為止。

 

不管你在不在,我一直都是那麼無助啊。

...祐辰--

 

 

離開了那座花田,伊翔繼續開著車,駛向深山的更裡面。

一路上他都開著窗戶,右手駕駛著方向盤,左手伸在窗戶外面,而左手的掌心緊緊收起,那隱藏在手掌中的粉櫻色花瓣伴隨著行駛的風,偶爾會飛出去幾片。

蜿蜒的道路從來難不倒他,沿著腦海中熟記的道路一一走過熟稔的風景,他更加確定了自己正在逐漸靠近。

然而,當他自己離目的地越近,心情卻變得越加沉重。

難耐的心情並不是喜悅的情緒,而是更加複雜的悲傷,甚至是無奈與絕望。

『伊翔,我喜歡你。』

『我會喜歡上花,都是因為伊翔呢。』

『伊翔,我要結婚了,你會祝福我吧?』

『伊翔,我想我們以後,都不要再見面好了。』

 

『伊翔,對不起,

其實一直都,忘不了你的。』

 

有太多的回憶同時間湧上心頭,伊翔更加難受的蹙起眉梢。

臉龐因為痛苦而扭曲著,像是找不到地方發洩一般,儘管關節已經泛白卻仍舊更加用力的握緊方向盤。

最後,一直都放不了自己的,其實一直都是我嗎...。

望著擋風車窗外的風景,伊翔不禁無奈的想著。

心煩想法一直在腦海中徘徊,揮之不去,以至於沒發現眼前這個車道的轉彎異常讓人感到熟稔,直到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車已經停在鐵矮柵門的出入口。

他愣愣地望著抵達的目的地,眼前的模樣仍舊跟前幾個月來到訪的樣子時候差不多,裡頭仍顯得那麼寧靜而荒涼,隱密的幾乎讓人很難注意。

伊翔望著森林內部,隱密的小道鋪滿了落葉以及枯枝,勉強還算可以讓人走進去。於是他便將車子熄了火,打開車門,瞬間迎面撲來的就是一陣冷冽的寒風。

他拉緊大衣,走出車外,將車子鎖上,然後轉過身面對眼前敞開的森林。

有些年久失修的牌子僅僅寫上幾個字,掛在同樣顯得有些破舊的鐵矮柵門上,不大不小的風來回吹動著門栓,發出有些詭異的聲響,眼前底下微微開啟的柵門像是在讓自己請進一般。

大面積的陽光仍舊照亮於此地,雜草遍布滿生,因為沒有什麼人來過的關係並沒有太多的痕跡可循。伊翔望著柵欄後面的雜草,站在原地思索了一會兒,然後帶著平靜的表情走了過去。

伊翔伸出手推了推柵門,柵門頓時發出一股刺耳尖銳的噪音,他跨過了柵門後的一叢小草,然後轉過視線,望著更加明亮的裡頭。

和熙的陽光布滿此地,到處飄落著枯葉的地面還尚未經人踩踏過,那些還未枯萎的綠葉還高掛在枝頭上,隨著風兒搖擺在其中婆娑著,自然的猶如這裡從不被人使用或經過一樣,只是單純一片被荒廢的土地。

伊翔望著眼前道路的生疏,淡漠的眼神卻隱藏不了逐漸揪痛的心頭,儘管表情仍努力維持那樣平靜,彷彿從未因為什麼而影響自己的情緒。

然後,他邁開腳步,逐漸消失在小徑的盡頭。

 

 

方才被握著的粉櫻色花瓣,仍殘留一些在手掌心裡。

伊翔踏著不疾不徐的步伐,順著同一條路直走,而路上的枯葉也越顯越多。

他的腳步摩擦著地面上的枯枝枯葉,平穩的表情始終沒有變過,而陽光也為他照亮眼前唯一的道路,直直領進庭園的最深處。

一路上陽光的耀眼從未減少,只是偶爾會被路旁生長的樹木綠葉給遮住光線,零碎的光點就這樣匯聚在雜草叢地上,樹木高聳的倒影也理直氣壯的直接覆蓋於伊翔的身上。

自從伊翔來到這座庭園之後,便再也沒有見過任何人影。他只剩下一個人佇立在陽光底下,身穿顯眼的黑色風衣,步於這座人煙幾乎滅絕的庭園裡。

然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倏地停下腳步。

他認得出來這裡是哪,也知道自己正在靠近的是什麼地方,儘管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不堪,他卻像是還再執著著些什麼一樣。

他望著自己疑惑踏出腳步的雙腳,猶豫不決的佇立在原地,他沒有抬起頭向前看,墨色的雙瞳盡是無法言語的漠然。

就差那麼一步,就跟當初的他與他一樣。

隨後,他才緩緩地抬起頭,眼眸中隱藏的情緒逐漸變得有些濃烈,像是融化一般開始流動著那些刻意隱藏的感情,那些深刻的感情此時此刻顯得一覽無遺。

他將視線直直往前望,直到雙眼定睛在那不遠處豎立的灰色碑文上,冷硬的石頭閃爍著微微的光點,而伊翔臉上的表情始終保持著平靜的自然。

此時,一陣微風輕柔的吹過,揚起了伊翔的黑色大衣與髮絲,

然而伊翔那握緊在手心裡的花瓣,始終沒有被帶走。

 

『...伊翔,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

請,不要帶花來看我。』

『欸,沒事別說這種話啊,笨蛋祐辰。』

『我是說真的啦,伊翔。』

『...為什麼?』

『嗯,因為啊,花太普通了?』

『噗嗤,你要拒絕也得找個理由吧,好啦別聊這話題了。』

『嗯...說得也是,哈哈。』

 

回憶中的他們,總是這樣親暱的依賴著彼此,從不遮掩自己的需求。

他們總是會一起站在陽光下,享受著大自然給予的沐浴,將一切冰冷趨之於外的熾熱。

然而,比起一起佇立在陽光下,

他們卻更喜歡擁抱的溫度,以及那側耳就能傾聽的心跳聲。

 

「...據說擁抱,是兩個人的心,最靠近的距離呢。」

伊翔靜靜地說著,墨色的雙瞳有著許多複雜的情緒,於此時此刻毫無遮掩的流露出來。

沉默的庭園有著風的喧囂,伊翔望著那座墓碑,踏著腳步走上前。

站定在墓碑前,伊翔緩緩深呼吸一口氣,接著便蹲下身子,更加清楚地望著墓碑上的塵埃以及細小的刮痕。

他伸出手,撫上刻字的地方,卻冰冷的彷彿刺穿著肌膚,引起陣陣疼痛。

「...你好冷,祐辰。」

伊翔苦澀的說著,冰冷的墓碑感覺不到任何溫度,只剩下尖銳粗糙的觸感來自於手指的撫摸,然後像扎針般深入心底。

『我覺得我這人啊,真的很怕冷呢。』

『要是我覺得冷的話,伊翔記得要來陪我喔。』

那些過於遙遠的聲音再次出現於腦海之中,伊翔也只能苦澀的去回味,那些物是人非的場景。

「對不起吶,你一定覺得很冷吧。」

伊翔靠了過去,倏地的伸出雙臂,擁抱著冰冷的墓碑,儘管閉上了雙眼卻仍能看見表情因為痛苦而開始扭曲。

墓碑的冰冷感更加清晰的襲擊伊翔的體溫,然而他卻像是毫不在意般,就像是在擁抱一個真實的人一樣,傳遞著自己擁有的溫度。

如果,我的心意也能夠傳達給你,那該有多好--

「吶,祐辰,

既然不想離開我,那就別離開我吧。」

 

「下輩子,下輩子,

我一定會讓你更快樂,相信我。」

 

「你也、別再離開我了好不好...」

 

蔓延的哭聲開始充斥於整個庭園,伴隨著風的喧囂彷彿迴盪在整座山谷間。

終於溢滿的悲傷再也抑制不了,伊翔抱著墓碑,整個人哭得狼狽。

空虛的感覺以及思念日復一日的膨脹著,隨著時間的長久流逝非但沒有變得淡薄,反而變得更加濃厚而讓人難忘不捨。

一年又一年,四季輪替、花開花謝,

漸漸忘記的只有你在我人生中的身影,逐漸成為一片模糊的光景。

 

...--只是我還不想將你忘記。

 

「...被人忘記,會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呢。」

「所以,當我對你的感情被你忘記的時候,我真的很難受很難受。」

 

伊翔緊抱著墓碑,哭紅的雙眼流露著滿懷的傷心與失望。

他的雙手顫抖著,卻不是因為感到寒冷。

哽咽的喉間吐露著壓抑的思念,那直到現在仍舊足夠讓他窒息埋沒的思念。

 

「吶,祐辰,

...我喜歡你啊--」

 

 

破曉的晨曦劃過天際,溫暖的朝陽瞬間在天際線的那端灑向全世界,喚醒了沉睡的城市。

街道上的吵雜聲再度熱絡於林立的大樓下,又是人們與人們擦身而過的一天。

而位於某條巷內的某座公寓,只有一間位於樓層角落裡的家,還尚未發出任何聲響。

簡潔風格的房間裡只擺置著一個高大的衣櫥和一張雙人床,掛在牆上同樣簡潔俐落風格的時鐘仍滴滴答答的繼續走,然而屋子的主人卻還不見任何起床的跡象。

他捲縮在被子裡,墨色的雙瞳毫無防備的輕輕閉上。

房間的窗戶微微敞開著,從外頭流入的陌生空氣充斥著冰冷,捲席了整座房間。

隨著微風輕輕揚起的白色紗簾摩擦著發出細微聲響,迴盪在沉默的屋子氣氛中,然而時間的流逝以及早晨的朝氣蓬勃仍喚不醒那捲縮在床上的男人。

他的雙眼安祥的閉上,像是永遠不再會清醒一般。

 

『那,伊翔,如果有一天我不在這世界上了,你會怎麼辦。』

『咦?祐辰?』

『吶,當然一切都只是假設而已,我才不會這麼輕易就離開伊翔呢。』

 

稚氣天真的笑靨在他的面前綻放的毫無遺漏,芬芳的花香充斥於空氣之中,緩慢的被吸入肺腑。他望著眼前始終漾著微笑的摯友,只覺得一切開始變得矇矓。

 

『…如果沒有祐辰,我大概也不會想活著了吧。』

 

就算未來的你不屬於我,

我也仍舊為你而活。

 

We are prisoners of love.

评论
热度(2)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