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物-【利艾/現代paro】*耶誕賀文*&*利威爾生賀*

1.清水HE,架空設定,第三人稱敘事,人物OOC難免。

2.建議配合BG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yvWJ6nq_H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GPeNN9S0F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qF_ECajpRY

3.聖誕節賀文,是一個絕對不能放過狩獵機會的節日。

4.利威爾兵長生日快樂啦!!!!!(x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一年之中,總有一次的夜晚星空最為特別閃耀。


閃爍著七彩霓虹的夜芎,搭配著遠方閃爍著光點的繁星,隨著鈴鐺的清澈聲響迴盪在整座城市裡,儘管已入深夜寒冬街上卻仍是熱鬧不已。

人們相約在今晚一同在廣場中歡唱,與噴水池一同佇立在正中央的耶誕大樹,同樣掛滿著七彩絢爛的燈泡,頂上還放置著一枚巨大閃耀的金星。而人們則一一將寫好對於代表著明年新希望的卡片,滿山滿堆的掛在眼前巨大的樹木上,雙手合十祈禱著。

廣場旁的音響撥放著柔和的耶誕歌曲,不少家人、情侶或朋友,都在此來到這難得的不夜城裡,舉歡慶祝這一年的過去,擁抱著彼此、笑著再度說聲指教,一同迎接新的一年的到來。

熱絡的城市內瀰漫著一股友善浪漫的氣氛,每個人的雙手都緊緊牽著這一生認為對於自己來說重要的人,在廣場中大聲歡笑。

而在這茫茫人海中,對於每個人來說那最重要的存在,卻只有唯一一個。

能夠讓自己在人群中準確的牽住他的手,從此再也毫無畏懼的迎向每個明天。

因為有了彼此,所以不再感到寂寞。


穿戴著厚重的防寒衣物,艾倫站在廣場的旁邊,圍著圍巾的脖子仍舊縮緊,微微顫抖著吐著白煙。

彷彿連空氣都要跟著凍僵一般,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揉搓著試圖取暖,過於寒冷的空氣使本來就白皙的肌膚彷彿變成了透明一般,映著一抹淡淡的紅暈。

耶誕城的七彩燈光斷斷續續的照在他的臉上,人們的歡笑聲總是從耳邊一閃而逝,卻又立刻再度響起不同的聲音。

熱鬧的城市總是會響應聖誕節舉辦活動,也成為了一年之中人們最為期待的節慶。

但是,對於他,卻有更不同的意義。

艾倫望著廣大的街市,提著手上裝有禮物以及蛋糕的紙袋,來來回回像是在尋覓著什麼一樣,微微蹙起的眉頭透露著些許失望。

「利威爾先生好慢...」

有些不悅地說道,艾倫再度縮緊頸子,試圖蹭暖一些身子,繼續等待那人的到來。這時少年抬起頭望著夜芎,才恍然想起了什麼。

「今天看了新聞,聽說會下雪呢...」

艾倫望著離自己相距遙遠的蒼穹,不管是黑是白卻總是神秘的讓人捉摸不透。晴天的時候也許開心、傷心的時候不知為何哭泣、陰天的時候大概是生氣吧?

艾倫想著,不知不覺自己便傻笑了出來,覺得這樣的想像竟能讓他感到有一點的有趣。

正在一個人傻笑的同時,艾倫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嘎然停止了笑聲,認真地想起來。

「利威爾先生,好像沒有看過他有那些多餘的表情呢...」

艾倫自言自語著,開始認真地想起回憶中的片段。與利威爾在一起的時間他都很開心,也都笑著,甚至是因為被感動而放聲哭泣也有過。

但是利威爾他,似乎除了有微笑過,好像也沒什麼...

「...好像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呢,利威爾先生。」

艾倫有些落寞地說道,抬起頭再度望著人潮湧入的方向,仍舊不見那人的身影。

人們的歡笑聲、談天說地聲、許願聲,都仍舊在自己身邊進行著。

但卻總是唯獨,少了那人的聲音與陪伴。

「...利威爾先生真的好慢...」

看似已經有些受不了地說道,祖母綠的雙瞳透露著不快,猶如孩子般開始耍鬧著脾氣,艾倫開始有股想要直接扭頭走人的想法。

「明明一直提醒我叫我不要遲到,連蛋糕禮物都準備好了,自己卻遲到那麼久...」

看著一股股人潮逐漸湧入,那人卻還是不曾出現。艾倫開始顯得有些喪氣,握在手裡的手機隨著自身溫度而開始溫暖,卻始終躊躇著到底要不要撥通電話給對方。

利威爾先生...該不會忘記跟我的約會了吧...

難過地垂下眼簾,艾倫在風寒之中嘆著氣,吐出一大口的白煙,雙瞳裡的不快逐漸轉成失望,手裡提著的禮物似乎也開始失去了意義。

「...利威、」

「艾倫。」

倏地的,一聲低沉渾厚的嗓音在艾倫身邊響起,在語氣之中似乎夾雜著一些喘不過來的氣息,疲累地說著。

艾倫首先是愣了愣,正要脫口而出的話瞬間被硬塞回去。猛地抬起頭,瞬間就露出來比之前截然不同的燦爛笑靨。

「利威爾先生!你好慢...」

本來一開始顯得喜悅的臉龐,卻又頓時被湧上心頭的不快給遮掩過去。表示著自己不滿的少年,移開了視線不願對上眼前稱為利威爾男人的雙眼。

利威爾有些苦惱地望著正在生悶氣的少年,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來安慰對方,只得伸出手將對方的下巴扣住,將臉拉回來面對自己。

「我很抱歉,艾倫,我遇到了一些事。」

「那利威爾先生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事情太緊急了,公司臨時有事要我回去一趟,我真的很抱歉。」

望著利威爾眼中那真摯的道歉,雖然內心仍感到有些氣惱,但又捨不得責怪眼前的戀人。最後艾倫也只是微微嘟起嘴,卻點了頭。

望著少年原諒自己的模樣,利威爾這時才放下心的嘆了口氣,才注意到了艾倫手上提著的紙袋。

「艾倫,你提著的那是什麼?」

利威爾指著艾倫手上提袋,這樣說道。

而被利威爾這樣提醒,艾倫才猛地想起,除了要與戀人共度耶誕節的這個浪漫計畫之外,對於他還有一個比所有還要更加重要的日子。

提起手上的紙袋,艾倫望著裡面的禮物,便將手上的袋子遞給眼前還在等他答覆的利威爾,直到對方愣愣地接過才解釋道:

「利威爾先生,是今天生日吧?」

艾倫校著說道,像個孩子般漾著那最純淨天真的笑靨。

彷彿剛才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因為此時的快樂而不曾存在過似的,只留下那認為最美好的回憶放在心中。

溫暖著心窩,時時刻刻都想念著彼此,卻自願陷入這樣無法自拔的狀態。

利威爾望著艾倫的笑,這才想起關於自己生日的事情。

「...我都忘記了呢,你居然還會記得啊。」

利威爾望著手上的禮物,有些苦笑地說道。

其實他本身並不喜歡慶祝生日這種事,尤其是慶祝自己的生日。一生下來就被親生父母給拋棄的他,努力在這現實的社會之中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席之地。而會擁有現在這一切的原因從不是為了誰,而都是自己為了生活而獨自努力從基層去爭取的。

不過也許,他現在努力的原因,終於有了個底。

利威爾望著紙袋裡的禮物,有著被包裝完整的精緻黑森林蛋糕,以及圍巾和手套,等等保暖又可以適時送到心意的禮物幾乎全在裡面。

利威爾翻著紙袋裡的禮物,突然發現紙袋的底部似乎還有什麼東西。

「...艾倫,放在紙袋最裡面的是什麼東西?」

利威爾將那與素色紙袋全然不同的奢華包裝物拿出來,用著金箔紙層層包裝細膩的盒子就這樣從紙袋的底下被抽出來,內部卻感覺沒什麼重量。

而艾倫始終只是站在旁邊看著傻笑,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動作或解釋。

望著少年眼前有些狡猾的笑容,利威爾挑起了眉,這就像是在挑戰他的耐心極限一樣,但卻偏偏他這人的耐心就是最差的。瞪了手上的包裝盒子一眼,便開始動手拆開。

逐漸碰到裡面那最核心的物品,利威爾將金箔紙拿開放進紙袋,看著手上那閃著黯淡紫光的盒子,看似是條項鍊的包裝。

利威爾有些驚訝地望著手上的禮物,抬起頭看了艾倫,說:「這是?」

「給利威爾先生的唷,前幾天經過銀飾店的時候看到的,想說很適合您。」

艾倫漾起比起剛才更為燦爛的微笑,開始催促著利威爾打開禮盒。

「利威爾先生快打開嘛,跟我說說看您喜不喜歡。」

利威爾望著艾倫的笑,祖母綠的雙眸閃爍著那最純粹的璀璨,像個孩子般毫不遮掩自己的期待,卻只想聽到那麼一句稱讚的話。

容易得到滿足而袒露幸福的少年,就是這點才會讓利威爾為他深深著迷吧。

一切都讓他感到夢幻且不真實,猶如天使般的存在卻愛上了他這樣的凡人。

利威爾的心頭突然萌生幾絲感動,然而不擅長顯露情緒的他也只是讓情緒從眼眸中一閃而逝,便開始動手打開盒子。

打開了盒子,首先映入灰藍色眼眸裡的,是那閃爍著淡淡銀光的戒指項鍊。

利威爾望著禮盒內的項鍊,觸撫著戒指上面的刻痕。

「因為是給利威爾先生的禮物,所以就刻上了您的名字,還喜歡嗎...?」

艾倫露出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望著利威爾。但後者卻一動也不動,毫無吭聲,只是一直望著靜靜躺在盒子內的項鍊。

撫著戒指內部被刻上痕跡的地方,雖然字跡很小卻清晰的刻印出來自己的名字。

"利威爾˙阿克曼"

雖然比起一般的金鍊鑽戒,這樣的禮品顯得有些貧乏。但卻不知為何,反而更加吸引利威爾的目光,將其停滯在上而不肯移動任何視線。

「利威爾先生?不喜歡嗎...」

艾倫望著利威爾那沉默不語的模樣,開始感到有些喪氣。垂下的眼簾透露著失望,像是等著大人批評教訓的孩子一樣。

望著項鍊,利威爾這時終於將目光從項鍊身上移向艾倫的臉龐,灰藍色的眼瞳有著說不清的深邃。

兩人同時望著彼此,沉默的氣氛卻不使他們感到尷尬。

「...艾倫,謝謝你。」

「所有人送我的禮物當中,我最喜歡你的。」

利威爾說著,隨後便在嘴角勾起一道淺淺的笑容。

艾倫望著利威爾笑著的模樣,本來擔心的情緒瞬間垮下。臉上的表情瞬間轉換成喜悅,開心的笑著說道:

「利威爾先生喜歡就好!」

得到了稱讚而露出那想像中的幸福表情,利威爾也只是笑笑的,伸出手便將人直接摟了過來。

沒意料到對方會突然抱著自己,艾倫首先一愣,便在毫無抵抗的情況下跌入利威爾的懷裡,白皙的臉頰瞬間一紅。

「利、利威爾先生...!」

艾倫跌在利威爾的懷裡,臉紅著卻不想掙脫開來。任由對方溫柔寵溺的抱著自己,艾倫望著利威爾用著眼神問道。

只見利威爾閉上了雙眼,將頭抵在艾倫的頸窩間,撒嬌般的蹭著溫暖,溫度也隨著肌膚的接觸而有所傳遞。

感到有些搔癢,艾倫也在不知不覺回擁了對方。同樣用著溫柔的力道蹭著。

「謝謝你,讓我喜歡上我的生日。」

利威爾淡淡地在艾倫耳邊說道,同樣溫柔渾厚的低沉嗓音讓艾倫忍不住心癢,儘管害羞著卻用著更大的力道抱著對方。

「利威爾不能討厭自己的啊,這樣我會很困擾的。」

同樣在利威爾耳邊說道,這樣的話卻惹得利威爾一陣輕笑。

「是是,都聽你的。」

空出了一隻手,寵溺的騷亂少年柔軟的褐色髮絲,利威爾笑著說道。

任由利威爾這樣弄亂自己的頭髮,艾倫蹭著利威爾,臉頰上滾燙的溫度甚至連利威爾都能感覺得到。

「生日快樂,利威爾先生。」

「嗯,謝謝你。」

在耶誕城之中蔓延著的歡樂氣氛,在兩人之間卻起了那麼一點微妙的變化。


愛情加上了感動、幸福加上了未知,

你是我期盼了兩千年,未拆的禮物。


艾倫親手為利威爾戴上了那條對他來說價值不斐的戒指銀鍊,冰冷的觸感卻不曾感染他熾熱的心。

「艾倫,你的呢?」

望著艾倫毫無任何裝飾的頸子,利威爾蹙眉問道。

沒想到對方會這樣問自己,艾倫首先是一愣,隨後才一臉無關緊要的說道:「咦?我只買利威爾先生您的啊...?」

望著一臉天真無邪的少年,利威爾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就跟想像中的答案一樣,真感覺有時候自己的戀人也是單純到讓他有點無奈呢。

「...為什麼不買你的?這種項鍊通常不都是情侶對鍊嗎?」

有些無奈的講著,利威爾望著一臉還不知情況的少年,這樣說道。

望著利威爾一臉無奈的表情,艾倫還是有些聽不懂似的,眼神透露著困惑。

「是嗎...?可是我只買您的耶。」

艾倫苦笑著說道,無所謂的樣子反而讓利威爾開始有些火大。

「...跟我來。」

義無反顧的直接拉起艾倫的手,往廣場旁的百貨大樓走去。被拉的一愣一愣的少年也只得在利威爾後面大喊,被迫跟上緊湊的腳步。


「歡迎光臨!」

站在櫃台前穿的得體的小姐,這樣面對專業微笑地向他們問好。

利威爾拉著艾倫進入店內,四處閃爍的金光銀光差點讓艾倫震驚的拉著利威爾停下腳步。

「快點過來。」

不耐的聲音從前面傳來,艾倫望著利威爾幾乎黑掉一大半的臉色,雖然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事但還是先趕緊跟上了腳步。

利威爾拉著艾倫來到櫃檯小姐面前,然後指著自己頸子上的項鍊說:

「你們店內有賣這種項鍊嗎?」

「有哦,很多情侶同時一起購買呢,很暢銷的說,先生您也要嗎?」

「給我一條,還要刻上名字。」

「好的,那請問貴名是?」

「艾倫˙耶格爾。」

一開始站在利威爾身後的少年還一愣一愣的不知現況,一聽到利威爾要訂製刻上自己名字的同款項鍊,震驚的叫出了聲。

「等等,利威爾先生?!」

「你給我閉嘴,好好待著。

命令身後抱著一堆問號的少年乖乖待著,利威爾握緊了艾倫的手,阻止他繼續問下去。

艾倫愣愣地聽著,也只好順從對方的話,不敢再多問什麼。

而在等候的這段時間,艾倫的眼神開始飄移,一切都金碧輝煌的猶如小時候夢想過的城堡般,那樣閃著不同的光與色彩,點綴著那最純淨的水晶。

櫥櫃裡擺著各式各樣不同的飾品,友情對戒、情人項鍊,刻出了句句動人情話在那上頭,象徵著彼此的感情永不到盡頭。

璀璨的光芒倒映在祖母綠的雙眸裡,同時閃爍著光芒。艾倫目不轉睛地盯著店內那所有正在閃著光芒的飾品,宛如受寵若驚的孩子一般。

而正當自己看得入迷時,掌心中的那隻手突然一動,頓時讓少年從恍然的狀態之中回過了神。

「艾倫,過來。」

將身後的少年一把拉了過來,還尚未搞清楚狀況的艾倫就這樣愣愣地被戀人給壓上了櫥櫃前的椅子上,正面對著眼前掛著專業笑容的小姐。

「項鍊已經為您刻好名字了,請試戴看看。」

眼前的小姐笑著說道,伸出一隻手指著眼前靜靜躺在禮盒中的戒指項鍊。

剛刻上的名字清晰的印在戒指的內側,同樣跟利威爾頸子上的項鍊閃爍著同樣的銀光,內心頓時交雜著許多驚喜以及百般困惑。

然而望著望著,艾倫竟開始覺得有些眼熟,便開始在腦海中拚命拼湊起那細小的記憶片段。

...不對,這根本,是與利威爾先生同款的戒指項鍊吧?

愣愣地望著禮盒中的項鍊,艾倫便立刻出口詢問:

「利威爾先生,這是...」

「安靜。」

一聲淡淡的阻止,艾倫也只得立刻乖乖地閉上嘴巴,不敢再繼續多話。

「我幫你戴,不要動。」

利威爾說著,伸出了手拿起那條項鍊,繞過了艾倫的頸子之後便在後頸開始調著位置。

而禮盒的旁邊正擺著一副小小的圓鏡,微微仰上的角度剛好可以對到艾倫以及利威爾的臉龐。

望著鏡中利威爾的表情,艾倫不自覺地開始看得入迷。

那歷經滄桑的臉龐不曾失去一分英俊,曾經對待外人一度都是冰冷的他,如今卻融化了這樣的表情,只留下滿滿的溫柔攪和在幸福其中。

艾倫望著鏡中那雙灰藍色的眼瞳,總是讓他猜想著那眼中隱瞞起所有的冰川,此時也像是被融化了一般,隱隱約約能夠看見那底下中從不曾停過的潺潺河水。

溫柔從那人眼中流瀉出來,少年卻不曾感到詫異或不習慣,反倒是更喜歡這樣的戀人模樣。

這樣的表情與體貼,都只為他而生、只有他能擁有。

想到這裡,艾倫不禁偷偷勾起一道微笑,內心的幸福感像是又膨脹了一倍一樣。

而這時,正當艾倫沉浸在一個人的想像裡時,鎖骨上傳來的某種陌生冰冷感頓時讓他回到現實。

堅硬的銀戒隨著利威爾戴上的動作而輕輕敲打著,冰冷的觸感接觸著溫暖的肌膚,讓艾倫胸口前的一小部份開始起了雞皮疙瘩。

「好了,你看看吧。」

過了幾秒之後,利威爾的雙手從艾倫的後頸離開,要艾倫看著鏡中的自己。

「喔、嗯。」

愣愣的回過話,艾倫遍照著指示看著鏡中的自己,這一看卻瞬間感到錯愕傻愣不已。

站在自己身側的利威爾,正好可以完整顯示出那條掛在他頸子上的項鍊,銀戒同樣靜靜地躺在那突出的鎖骨位置,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響卻足夠吸引所有目光的寧靜璀璨。

艾倫望著那條項鍊,再轉回視線望著自己頸子上的項鍊,驚訝的一時之間幾乎說不出話。

「利、利威爾先生...」

「這種對戒項鍊就是要兩個人一起戴吧?傻瓜。」

利威爾淺笑著,走向艾倫的身後,微微蹲低身子在艾倫的耳邊低聲說道。

雙手溫柔地搭在艾倫的肩膀上,一隻手伸長著撥弄那鎖骨上的銀戒,映入眼簾的頓時是那一串自己最熟悉的文字。

"艾倫˙耶格爾"

「以後都不准你拿下來,洗澡睡覺也要一直戴著。」

利威爾持續在艾倫的耳邊說道,惹得少年頓時變得面紅耳赤,低下了頭不敢面對鏡中的自己與戀人。

而剛好與視線對上的,是那利威爾的手指,正仔細的撫摸著那戒指內部的名字。

「艾倫˙耶格爾。」

「多美的名字,是吧?」

利威爾的嘴角勾著微笑,說出的話語卻讓艾倫的臉龐越漲越紅。

低頭望著那人的手指仍在戒指上游移,也一點都不害怕外界視線,艾倫也只得繼續坐著靜靜聆聽。

隨著那一口氣在耳邊輕吹吐出,帶出的話語更是讓艾倫止不住的喜悅與羞澀。

「艾倫˙耶格爾。」

「你已經是我這一生中,最好的禮物了。」


謝謝你,讓我能夠重新喜歡上這個世界。

這個有你在的,不同以往的世界。


利威爾牽著艾倫的手,一起踏出了銀飾店。

此時,象徵著他們的感情,不再只是那片面之詞,而是那帶有重大意義的銀戒與約定。

被自身的體溫給緊緊包覆著有了溫暖,就像是他們從昔日的相識到如今的相戀一般。

艾倫心情好的晃著彼此緊握著雙手,雙眸裡有著說不盡的喜悅以及感動。

然而,當他們走出店外時,瞬間撲上臉龐的是那一陣陣的冷風,讓少年不禁在風中微微顫抖。

然而當雙眼再度向前望去時,卻發覺在那其中卻帶著點點純白的顏色。

點綴著透明的空氣,從夜芎之上降落於世界。

艾倫望著城市中雪白的場景,驚訝的合不攏嘴。

「下、下雪了...!」

艾倫震驚的望著漂著白雪的城市,那不大不小風雪讓廣場上的人們都開心的在其玩樂。

不知何時,當他們在銀飾店內看著戒指的這段時間,上天也悄悄的給了世人們這份難得的禮物。

從未見過的風景,讓艾倫的心情頓時雀躍不已,拉著利威爾的手指著戶外說道:

「利威爾先生!下雪了呢!」

「嗯,是啊,第一次看到呢。」

利威爾同樣也掛著淺笑,灰藍色的眼瞳也有著驚愣,但更多的卻是驚喜。

今年的耶誕生日,與以往的感覺截然不同。那樣帶著感動以及幸福穿梭在其中,也有著一份份接著的驚喜。

望著白雪飄然在空氣中的模樣,利威爾吐出一口白煙,轉頭問道一旁躍躍欲試的少年:

「去看看吧。」

「嗯!」

不等利威爾起步,艾倫就興奮地拉著利威爾往前衝,進到了飄雪的空氣之中。

愣愣地跟在身後少年的腳步,一邊聽著那悅耳的笑聲、以及那從少年的真心裡飄散出來的感情,

利威爾望著艾倫的背影,再一次幸福的笑了。


兩人衝進了雪裡,艾倫立刻伸出了雙手,接捧那從蒼穹之中飄下的白雪。

「好冰...!」

艾倫握著那手掌心裡的白雪,然而那團白雪立刻就在掌中融化,成為了一灘冷水。

「啊啊、融化了...」

艾倫有些失望地望著手中化為水的雪,甩開手上的水珠之後想要繼續接著白雪。

而利威爾站在少年身後,望著他不屈不撓的頑固個性,只是先笑了笑,便將一直放在口袋中的手套給拿了出來。

走了過去,利威爾將艾倫的手直接拉了過來,為少年戴上了手套。

「小心點啊,別凍傷了。」

愣愣地望著戀人為自己套上手套的樣子,直到戴好之後艾倫才回過了神,紅著臉望著手上那素色的保暖手套。

「謝、謝謝...」

望著少年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利威爾只是一直笑著,然後伸出了手摸著對方的頭。

「冷到就不好了,我可是會心疼的啊。」

利威爾淡淡的語氣,不知為何,聽在艾倫耳裡卻猶如勾起情慾的話語一樣,那樣帶著致命的烈火直往心臟奔馳。

羞紅著臉,艾倫將別開了臉,然而肌膚卻頓時感受到一股股刺痛的冰冷。

被這樣的觸感給微微愣住的艾倫,轉過了頭,看見利威爾那雙暴露在寒冷空氣中的雙手。

「利威爾先生,你的手好冰...!」

「啊、冰到你了嗎,抱歉。」

利威爾望著艾倫,愧疚似的笑了笑,索性便將觸撫著少年臉龐的手給收回,吐著白煙將雙手放回口袋裡。

看著男人誤會了自己的意思,艾倫蹙起眉,望著雙手被套上的溫暖手套,接著便毫不猶豫地將它脫掉。

「利威爾先生,你的手這麼冰不行啊!」

「你怎麼脫下來了?快點戴回去,我沒事。」

同樣跟著蹙起眉的利威爾,望著少年手上遞回來的手套,伸出了手將它推回到對方面前,然後又將手放回口袋裡。

艾倫望著利威爾如此固執的模樣,一方面是既無奈又擔心。望著自己手上那雙到底不知到底該給誰戴的手套,本來思緒凌亂的腦袋裡剛好閃過了一個想法。

「利威爾先生,不然我們一起戴吧?」

「哈?」

利威爾愣愣的回過頭,望著少年,眼神中滿滿都是狐疑的問號。

吐著白煙,微微紅潤的臉頰漾開了淡淡的笑靨。少年輕輕的將利威爾的手給牽了起來,將其中一隻手套快速的為男人戴上。

利威爾望著自己其中一隻手被戴上手套,困惑的挑起眉毛,正要開口回絕艾倫時,少年的手卻突然伸出握緊自己的手。

利威爾低著頭,看著艾倫也將其中一隻手戴上了手套,緊緊的覆蓋彼此的掌心,溫暖從那絲絲毛線之中透露出無數溫暖。

「一起戴的話,我們兩個就不會有誰會比較冷了。」

艾倫甜甜地笑著,透露著天真的雙眸滿是歡喜,像是極其滿意自己的點子一般,而不禁在心底開始沾沾自喜著。

利威爾望著少年眼角與嘴角彎起的弧度,猶如那夜芎之中那柔和的月彎一般,在滿天繁星的點綴之中卻始終不被遮起其耀眼,反而更加慷慨地給予夜晚世界那自然溫和的皎潔光芒。

而少年所擁有的,卻是比起那一輪明月,還要更加純淨柔白的光輝,甚至是有時都無法直視的耀眼。

望著那雙同樣純淨的祖母綠雙眸,滿滿的溫暖關懷都在那裏頭,像是早晨破曉那飽滿而溢出的陽光一般,任由利威爾在偶爾脆弱的時候能不斷的去擷取。

那樣的溫柔太過於熾熱,卻讓他拚上性命也要去觸碰。

望著艾倫天真的笑顏,利威爾此時只深深感覺到一件事情。

「...真是敗給你了,笨蛋。」

以為自己能夠馴服的完美獵物,最後反倒是自己被對方給悄悄吞噬掉了心呢。

嘛,反正他也被控制的心甘情願,無所謂。


隨著聖誕節即將隨著時間進入尾聲,人潮開始一一聚集在巨大耶誕樹的底下,彼此高談闊論著。

冬季的寒風吹熄不了彼此心中那熱情的情緒,像是一把把火焰一般在每個人的赤子之心熱烈燃燒著,期盼的眼神抬頭望著眼前的耶誕巨樹,準備倒數那最後五秒鐘。

慶祝神的慶典,代表著人類謝謝神明再次給予他們能夠重新來過的一年。

利威爾與艾倫也一同身在人群之中,彼此各戴著一隻手套的手緊緊牽住彼此,好避免對方在擁擠的人潮中與自己走散。

同樣跟著抬起頭,他倆一同仰望那遼闊無數的夜芎。滿天繁星在其閃爍著,清晰的空氣更是能夠看到那輪明月所散發出的皎潔光彩。

熱絡的人群傳遞著歡喜的氛圍,仍舊持續落下白雪的城市,使得街道上早已白雪皚皚,不同的光照射在白淨的雪地上,形成不同顏色的光暈。

而眼前同樣閃爍著七彩燈泡的樹木,在城市之中更顯得輝煌搶眼,猶如一頂金色皇冠佇立在正中央一般,努力地散發出屬於它獨特的光彩。

灰藍色的眼瞳倒映著這彩色的一切,利威爾握緊了艾倫的手,像是要確認對方還在自己身邊一樣。

艾倫注意到利威爾用力的力道,轉過頭望著身邊的人,總是不隱藏任何喜怒哀樂的雙眼,就這樣帶著困惑的直直望進男人同時也轉過來的雙眼。

「利威爾先生,怎麼了嗎?」

望著那雙祖母綠的雙眼,利威爾看著有些入迷起來。那樣純粹而美麗的色彩,讓他想起來,似乎這一生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的雙眸竟是這樣稀奇的顏色。

看似深邃而濃厚的祖母綠,總是在那沉靜之中掠過一絲猖狂,天真的眼眸卻總是帶有調皮的笑意望著他人,惹人憐愛的天使卻總是帶有著逃跑的心。

少年的輪廓似乎總是描繪著某種純真,不曾帶有一絲惡意接近他人、傷害他人的這份心意,總是盡著全力去為對方付出著想,卻老是忘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儘管一再的被冷漠傷害,他卻永遠是那個艾倫˙耶格爾,那從不為誰的傷害而改變的善良。

利威爾望著這樣的少年,心底開始有著幾絲不捨的感覺,頓時充滿憐愛的眼神有著溢滿的溫柔。

「艾倫,有人跟你說過,

其實你很耀眼嗎?」

利威爾望著少年的祖母綠眼眸,嘴角旁輕輕的勾起一道弧線,這樣說著。

只見艾倫先是疑惑地望著男人,直到聽見對方的問話之後,臉龐瞬間克制不住的漲紅起來。

結巴著不知道要回應男人什麼,但對方卻看起來一臉正在等待的樣子,艾倫也只好硬著頭皮,羞澀膽怯的回了一句:「...為什麼您突然講這個...」

「因為我想講給你聽。」

「...」

溫熱的紅色依舊在艾倫白皙的臉龐上擴散開來,帶有著熱度灼燒肌膚。少年將頭低了下來,儘管剛受到對方無比稱讚的他,卻反而更不能直視男人視線。

艾倫的手還被利威爾給緊緊牽在掌心裡,明顯的高溫傳遞至利威爾有些低溫的手心裡,感受著對方猛烈的脈搏跳動,利威爾只是有趣的再笑了笑。

「艾倫,耶誕節快樂。」

說完,利威爾不等對方的答覆,便伸出另外一隻手將對方給拉過,而少年也就這麼順其自然的跌進男人的懷裡。

艾倫愣愣的感受著利威爾懷中的餘溫,那來自男人身上獨特的淡淡芳香,比起平常更加猛烈的衝擊著他的嗅覺,有些暈頭轉向的趴在利威爾的肩頭上,艾倫滿意的蹭了蹭,溫熱的吐息噴灑在男人的大衣上。

利威爾緊擁著艾倫,也不管身旁眾人的目光,伴隨著嘴角勾起的笑靨,灰藍色的眼眸不再顯得之前讓人感到的冰冷與疏遠。

在遇到艾倫以前,他並不懂得所謂情感是什麼,只覺得那是麻煩的東西。反正到最後不愛了,雙方甚至還無法好聚好散,何必增加困擾呢?

直到有一次的冬天,因為實在是受不了身旁友人的嚷嚷,利威爾只好跟著來到了夜市一起逛街,一整條路都蹙著眉不停地聽著從耳邊傳來的喧囂。

『吶吶,利威爾,話說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交往啊?』

『吃妳的東西,少說廢話,臭眼鏡。』

『幹嘛那麼冷淡,艾爾文他們可是都已經交往好幾屆了耶,你到現在卻還是單身,太好笑了吧!』

『臭眼鏡妳信不信妳再說任何一個多餘的字我絕對會讓妳--』

然後,就在這時候,利威爾撞到了一個人,巨大的力道使兩人都微微晃動腳步。

對方明顯受到頗大的驚嚇,而男人本來就有些暴躁的脾氣又更加火氣上升,轉過頭準備怒瞪對方一眼。

然而,他卻萬萬沒想到,這一眼,竟會改變他往後人生的所有。

那雙滿有歉意以及望見自己後的恐懼,全都充斥在那雙有著稀少顏色的祖母綠裡,對方的臉上表情突然僵硬,像是看到自己難看到極點的表情之後被狠狠嚇到了。

『那、那個,對不起...』

尚未成熟的聲音,帶有點稚氣以及怯弱的聲音小聲說道。年輕的白皙臉龐不曾留下一絲難看的皺紋或傷痕,纖弱的身子卻有著極為龐大的活力熱情與青春支撐,儘管已經入冬卻仍舊穿得不多。

利威爾望著眼前明顯身高高出自己一些的青少年,原先惡劣的眼神稍微退去了一些,留下了滿心的好奇。

『下次走路注意點,小鬼。』

『啊,是、是!』

利威爾還是不滿的稍微喝斥了對方,還尚未等到對方回應便逕自轉身先走。

走不到幾步的距離就聽到身後少年規規矩矩的回應,利威爾首先是愣了會兒,接著便勾起不明的笑意,任由身後的友人邊喊邊追上自己。

而在那晚之後,過了幾天,利威爾卻在自己公司的附近,正巧遇見正在打工的少年。

『歡迎光臨!诶?您...!』

少年站在收銀機前,愣愣的望著同樣也是感到訝異無比的男人,彼此的視線在空氣中短暫的交會一會兒,便各自移開了雙眼。

『...原來你在這邊上班。』

『啊,是的,我是工讀生。』

少年禮貌性地笑了笑,祖母綠的雙眸漂亮的瞇了起來。

利威爾望著少年微笑的模樣,從那天相遇之後就覺得一定會再相見的這份奇蹟,如今還真的給他實現了。

灰藍色的眼眸像是鎖定了目標一般,嘴角上揚著有趣的弧線,而內心也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

『...我叫利威爾。』

『咦?啊、啊,是的!我叫艾倫,艾倫˙耶格爾。』

於是之後,他們的邂逅就像是童話故事中的那樣,既平凡卻又讓人無法不依賴。


他們在眾人之中擁抱著彼此,溫暖的體溫彷彿就像是從彼此的胸口流瀉而出一般,那樣讓人感到飽滿而幸福。

風雪仍舊持續颳起一陣陣的冷風,卻不再讓他們感到寒冷。內心的幸福感早已膨脹的無法自拔,讓人深陷在其中卻只感覺滿足與歡愉。

現在的他們,在眼裡,只有對方,別無他人。

利威爾緊緊擁抱著艾倫,此時此刻感受的除了慶幸還是慶幸,慶幸自己能夠在那個時間點與少年相逢、慶幸自己自己能夠在那個人生的交疊處與少年邂逅。

一切的一切,都讓曾經那個堅信緣分不可信的固執男人,變成了懂得浪漫與體貼他人的人。

而他的浪漫與溫柔,始終都只為了一個人而擁有。

「艾倫,等等看完煙火之後,要幫你買你最愛的鬆餅吃嗎?」

「咦?可以嗎?我想吃!」

「嗯,還有,你下個月就搬過來跟我一起住吧。」

「咦?利、利威爾先生的家...?」

「反正我也一個人,冷清的時候也是空著,你就過來吧。」

利威爾輕輕拍打著艾倫的背,靜靜地說道。

「...過來陪我。」

「嗯,好的。」

軟軟的聲音帶有著甜甜的韻味,淡淡的縈繞在心頭上,艾倫漾開了像孩子一樣的純真笑靨,滿滿的幸福在臉上綻放。

利威爾聽著艾倫軟甜軟甜的笑聲,內心不自覺又多出幾分更想寵溺的心情。於是利威爾便將艾倫給推開,轉而捧起那雙始終稚嫩的白皙臉蛋。

「我覺得你有時候必須稍微克制一下。」

「咦?」

一臉還無所知的少年,露出懵懂的表情,愣愣的望著男人。

而利威爾也只是回望艾倫,並沒有多說什麼,也許也是這樣的特質才讓他更加喜歡而放不下吧。

這種天真傻氣的懵懂,總是使他招架不住的為之著迷啊。

利威爾捧著艾倫的臉蛋,然後再度拉近彼此間的距離,柔軟的唇瓣瞬間包覆著彼此。

艾倫睜大雙眼,驚愣地望著男人,卻只見對方已經閉上雙眼,蓋上的嘴唇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就這樣霸道的佔走他唇上每一寸粉嫩而柔軟的地方。

感受著對方同樣柔軟的雙唇,艾倫也逐漸平下心境,轉而伸出雙臂,緊緊勾住對方的頸子。

兩人在風雪紛飛之刻,不顧身旁眾人的眼光,大膽的向世界顯示對於自己自己非凡的愛,在泛白的城市街景裡卻緩慢燃燒著這麼一份火光。

他們只擁吻了片刻,卻像是得到了全世界那樣滿足,爾後便輕輕鬆開彼此的懷抱。

而在此時,那在廣場邊緣的大鐘突然發出宏亮的響聲,塔內的機器精靈打開狹窄的大門,提著一根鐵棒走了出來,接著便在眾人仰望之際,用力敲下那頂上的大鐘。

午夜已到,人們開始舉手歡呼,慶祝倒數今年最後幾天的耶誕節,而今年又即將平安的過去。

利威爾與艾倫同時眺望著那遠方響起的大鐘,隨後便聽到身後的耶誕樹上再度傳來一聲巨響,還來不及等兩人回頭,一陣陣絢爛的煙花在夜芎之中像是流星一般劃過痕跡,便又帶著燃燒過後的白煙與灰燼,悄然隨風離去。

兩人不同顏色的眼眸,眼底所倒映的卻是一樣的風景、一樣的事物、一樣的人,一樣的過去以及未來。

利威爾緊緊牽住艾倫的手,而艾倫也用力的回握著,在寒冷的下雪夜傳遞自己溫暖的體溫。

城市之外的煙花依舊不停地綻放著,猶如他們答應彼此的,那永不止息的愛。

不用說出就足夠明白、不用承諾就足夠信任,

不用刻意去討好誰的心、不用擔心誰會傷了誰的心,

因為他們相信彼此,在現在以及往後的未來,他們都會繼續扶持著彼此走下去。

直到雲淡風輕、直到所剩無幾、直到世界末日,

他們都會記得,是誰曾與自己素味平生,卻甘願從陌生人的身分變成陪伴自己直到盡頭的伴侶。

而現在的他們,都還有很多很多的時間,可以去慢慢規劃往後的未來。

「艾倫,耶誕節快樂。」

「利威爾先生也是,耶誕節快樂。」


不用太美麗,平凡相依。


-FIN-

评论
热度(12)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