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分之一的愛-【瓶邪/虐向】

1.CP更改為[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

2.突發向,清水虐向,OOC難免。

3.建議配合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Xa9kUcU5s4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我們活在浩瀚的宇宙裡。

漫天飄灑的宇宙塵埃、和星河光塵,

我們是比這些,還要渺小的存在。


皚皚白雪,鋪滿了整座長白山,微微發光的耀眼彷彿映照在整座世界之上。

蒼穹仍舊高掛著那亙古不變的蔚藍。然而那隱藏在雲朵之間的陽光,此時卻怎麼樣都散發不出那沁入人心的溫暖,就像是失了溫度一般。

冰冷的空氣彷彿冷卻了心跳以及呼吸,片片雪花的痕跡殘留在那人幾乎快失溫的臉頰上。甚至像是凍結了時間,使其停滯不前。

融化成水的雪花緩慢流過他的臉龐。經歷歲月的滄桑早已在那張臉上留下皺紋痕跡,然而卻遮俺不了他那帶著期盼又怕受傷害的激動情緒。

他喘著氣息、腳步駐足,望著眼前的場景,頭頂上的光亮清楚映照著裡頭所謂的終極。

冷汗流著,他的心臟卻用力的跳動著,鼓譟的情緒在他的體內竄動不已。

於是他馬上開始仔細搜尋,找尋著那人的足跡,甚至在這寂寥的空間裡大喊好幾聲。

過了不久,果然很快就便找到了,屬於那人的身影,猶如那在黑暗中的一絲光亮。

然而當他親眼看到那道光亮被絕望給吹熄時,心瞬間一沉,眼眸中的瞬間淡漠更是讓人感到徹底心涼。


那被時光帶走的歲月不再。年輕少時曾闖蕩過的痕跡,彷彿就像是這場雪的刻意掩蓋一般,逐漸被埋藏在過去的深底。

猶如是那瑟瑟秋風裡凋落的枯黃樹葉一般,再也回不到嫩綠鮮亮的從前。


「秋天的季節,很適合道別。」

腦海中突然響起那人在離開之前所說過的話,聲音帶著堅毅卻備感空虛。

在他的記憶之中,就算彼此相處這麼久,那人的眼神卻始終帶著沉著穩重的情緒,讓人捉摸不透。猶如一片正在潺潺流動的深層冰川,一怕深入了就會被眼神給立即冰凍。

然而當時,那個人毫無體溫的手掌心,卻第一次因為握緊了自己而開始逐漸有了溫熱的溫度。眼神之中的朦朧迷霧彷彿也像是被撥開了一樣,終於得以見到旭陽。

裡頭的冰川正在慢慢融化,逐漸化為一攤水,彷彿也像是將這世界的人情糾葛通通都忘記一樣,拋於腦後。

開始依賴著彼此的同時,然而也是他們必須要分離的時刻。

而這一過,就是十年。


你並不知道生活什麼時候就突然改變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濃稠的黑暗裡去。


他抬頭一看,儘管已經親眼見證內心卻仍是發狂似的不願相信。

就像頭被囚禁的野獸一般,被困在這命運所設的十年之局裡,再也出不來。

他無助地跪了下來,在一片白雪裡身陷其中。先是一愣,隨後淚水便瞬間潰堤。

而在前頭已經被敞開的青銅大門,沒有溫度的陽光清楚照亮了裡場景,是一片黑暗之中的另外一片虛無。

涼透人心的微風輕輕帶起門內一股股哀愁的回音,彷彿就像是一頭野獸絕望的從深淵裡面真實沙啞的嘶吼著,迴盪在這殘壁之間。

然而當他重新定睛一看,在昏暗的空間,

裡面確實躺著這麼一具少了胸膛起伏的軀體。


天真歲月不忍欺,

青春荒唐我不負你。

明月夜送君千里,

等來年、秋風起。


那人的雙眼安詳的闔上,臉上卻有著早已乾涸的血跡。

破舊的暗藍色連身帽早已變的骯髒不堪,雙手因為沾滿泥土而充滿汙垢,毫無力氣的捶擺在身側。

塵埃開始四處飛揚,帶著孤寂的離開這座十年之牢。

而那具軀體旁的塵土也開始隨著外頭的冷風被揚起,被微微吹動的連帽搖擺著,然而那人卻仍舊一動也不動。

吳邪在一片淚眼模糊之中,沙啞的嘶喊著,卻得不到任何一聲回應。

「小、小哥...張起靈...」

吳邪的淚水沿著臉龐滴落至鋪滿灰塵的地面,激起一點點的塵埃。在虛無的空間之中,迴盪的只有深淵的哀號以及他的哭泣。

他終究是捉不住的影子,他終究是追在後頭的天真。

抓在手中的一把把沙子,儘管握的再緊,卻仍舊緩緩的從指縫間溜走。


不是你的,握再緊也沒有用。


隨即,一陣微風迎來。吳邪頓時被眼前的塵埃弄得睜不開眼,被迫只好半瞇起眼。然而在那一陣陣被激昂起的朦朧之中,他好似看見那人微微透明的身影,從那個軀體裡緩慢升了出來,隨後便睜著那熟稔的灰藍色眼眸,帶著滿懷的眷戀看著他。

阻隔他們的終究只是一片薄紗,但卻始終足夠將他們分離於彼岸。

「吳邪,謝謝你。」

在一片喧囂之中,吳邪彷彿還看得見、聽得見,那人的唇語以及真實的聲音。

沉著而低沉,就跟十年前的他一樣,從未改變。

而這一聲,儘管輕描淡寫,在吳邪的心上卻是深深地又烙下一痕。

吳邪無法抗拒這場塵土飄揚,然而眼淚卻再度從眼眶之中奔瀉出來。

「張起靈...」

原來張起靈,在這十年也從未忘記過他。


風的結尾,帶著一陣狂暴離開了青銅門前。

忍受了近乎一分鐘多的塵暴,吳邪終於得以睜開雙眼,然而那人的身影卻早已不在。

吳邪愣了愣,隨後便抬起頭望著那與蒼穹之間遙不可及的距離。飄揚的塵土彷彿還帶著那人生命最後的一絲餘香,飄向了長白山的盡頭。

吳邪的雙眼始終捕捉著那一道似有若無的煙霧,直到那抹透明消失殆盡。

耳畔開始有著沉寂的低鳴,一切再度回歸於最初。

吳邪輕閉上雙眼,勾起一道如此淒涼絕美的笑靨。


「張起靈,一路好走。」


語音落盡,十年之局的諾言也徹底瓦解,化為灰。


蒼穹還是那樣蔚藍,不為任何一個人而改變晴天或者雨天。

就猶如時間一樣,不為任何一個人,而改變過去或者未來。

每個人的人生依然在繼續前進,世界也是。


而在幾年之前,有那麼一個人的時間,注定終將被命運給停滯在那十年裡面,

不得繼續前進、或後退。


當初的約定,是否只是童言無忌?


-END-

评论
热度(3)
  1. 爧霠花落無聲❀晨漾 转载了此文字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