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與你共度的最初-【鬼白/甜向】

1.CP更改為[鬼燈的冷徹]鬼燈x白澤。

2.只是個小短文,真的真的超級短。(ry

3.突發清水甜向,OOC難免。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有一天,有一個人問著神明,該如何擁有一顆心。

而神明會回答那個人說,你要先學會如何珍惜一顆心。


白澤總是站在遠處,望著不遠方的鬼燈。

最近來到地獄的次數變多了,其實也可以說得上是為了那個男人。

妖媚的雙眼此刻卻定睛不移直望著忙著辦公的鬼燈,儘管身邊的花花小姐不斷的纏繞在自己身邊、勾搭著自己的手臂,白澤卻再也沒有心思陪伴那些女人玩。

雖然嘴巴上說愛的是女人,然而內心卻是真實且赤裸的愛上了男人啊。

無奈地嘆了口氣,白澤也只好移開視線,轉頭繼續與身邊的小姐走進酒店。

然而,白澤卻始終沒有捕捉到,在他移開視線之後,那從不遠處傳過來的炙熱眼神。


他以為他不會永遠不會得到他的注意,

就猶如他始終在等待他的坦白。


鬼燈正立於巨大的閻羅王殿內,接受著難得要認真勤奮工作的大王接下來的任務。

「我派你去桃源鄉,去跟白澤君拿要懲罰亡者的藥!」

雖然很開心大王難得會有一次想要認真工作,但是這次的任務卻是在不太情願的狀態下接過的。

望著手中的紙卷,鬼燈也只是禮貌的欠了個身,然後走出了大殿。


現在是桃源鄉豐收桃子的期間。

一來到所謂的頂級天堂,就看見白澤手下的徒弟-桃太郎,正在勤奮的採著成熟的桃子。

正當鬼燈還在猶豫要不要叫住他時,桃太郎已經先注意到了鬼燈。

「咦?鬼燈大人?」

揹著滿滿一籃的新鮮桃子,桃太郎用著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

走到了鬼燈面前,鬼燈也禮貌的向對方微微鞠躬,然後說:「你好,近來可好?」

「嗯,很好呢。」笑著跟鬼燈報備自己的生活,桃太郎注意到鬼燈手上的紙卷,疑惑地指了指。「那是...?」

「啊,說到這個,」

鬼燈將手中的紙遞給桃太郎,然後問:「我要找白澤,他在嗎?」

桃太郎望著手上鬼燈遞過來的紙卷,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然後指了指桃源鄉裡唯一有的房子。「白澤桑在裡面喔。」

感謝的點了點頭,鬼燈說了句「謝謝」就逕自走掉了。

望著鬼燈離去的身影,桃太郎不知道為何,突然莫名地笑了出來,在轉身離開繼續採收的同時,也不知不覺說出一句:

「他們兩個要是能坦白點,那就好了。」


總是不敢輕言說出感情、總是不敢勇敢伸出手握緊。


鬼燈拉開了紙門,只見白澤正站在一鍋藥草前,用著巨大的棍棒攪拌著。

「歡迎光臨~」

一樣輕浮的態度,讓鬼燈不自覺的挑起眉,握緊身後的狼牙棒,淡淡地說:「是我。」

聽到了這與眾不同的低沉嗓音,白澤先是一楞,停下了攪和的雙手,驚訝的轉過身。

「惡鬼?!」

愣愣地轉過身,也不管還在熬煮的藥材,白澤活像是見鬼似的緊盯著鬼燈。

望著跟從前完全沒差別的神獸,鬼燈也只是嘆了口氣,將手上的紙卷交給了白澤,說:「我是來拿藥的。」

望著鬼燈遞出來的紙條,白澤接過來細細一看,才終於明白鬼燈來到此處的目的地。望著鬼燈,白澤卻突然嘆了口氣。

望著嘆氣的神獸,鬼燈疑惑的挑起眉,問:「幹嘛?」

「呃啊,不,沒什麼,我還在煮呢,等我一下好嗎?」

望著表情有些生疏的白澤,鬼燈露出疑惑的視線,但顯然現在的神獸不太想搭理他,也只好先做罷。


兩個人靜靜地待在店內,鬼燈在望著白澤製作藥草的過程中,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當白澤注意到鬼燈時,才發現自己口中的惡鬼已經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進入了夢鄉。

將一手的藥草丟了下去,白澤稍微攪拌了一下,接著便將大鍋的蓋子蓋上,接下來只要等著悶好就可以了。

終於把事情都做完,白澤再度將眼神飄回已經閉上雙眼的鬼燈,臉上的表情充滿無奈。

「真是的,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在好好睡覺啊?」

輕手輕腳的坐在鬼燈身旁的椅子上,白澤這時才注意到,這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眼前的惡鬼。

不知不覺看了出神,白澤望著鬼燈那幾乎跟自己一樣的眼線,還有頭頂上的角、臉龐的輪廓、緊閉的嘴唇,

還有那歷經滄桑的斑斑皺紋。

無理由的臉紅起來,白澤趕緊拉回自己,內心不停謾罵著自己怎麼可以對一隻惡鬼有著如此過分的非分之想。

但是感情總是敵得過理智,白澤的視線在過了幾分鐘之後,仍舊移到了鬼燈臉上。

顫抖地伸出一隻手,白澤深呼吸了一口氣,鼓足了勇氣,深怕著等等鬼燈會突然驚醒而發現自己的動作。

直到白澤的手輕輕覆上鬼燈粗糙的臉龐,才稍微停止了些顫抖。

望著鬼燈仍舊熟睡的臉龐,儘管坐著卻仍舊睡得挺熟,可見這傢伙每天都很累吧。

有點心疼地撫摸著,白澤的眼神有著無限的溫柔。

儘管是在睡夢中的臉龐,眉與眉之間卻仍舊微微皺起,白澤的手指輕輕搓開那一部份,沒有皺眉的惡鬼此時終於不再看起來那麼恐怖。

白澤再度靠近點望,其實近看的鬼燈長得也不錯看。

滿意中帶著羞澀的微微揚起嘴角,白澤的眼神以及手指在鬼燈的臉上游移著好一會兒,才終於意識到自己似乎做得有些超過了。

正當白澤要放下手,以為鬼燈仍會像剛才一樣熟睡著,不會發現自己的動作,想要快速滑下椅子時 一一一

「你要去哪?白豬。」

手腕突然被緊緊的牽制住,白澤瞬間當場愣住。

過大的力道惹得白澤有些疼痛,但是驚訝的感覺早已壓倒了內心那瞬間而起的恐慌。

將臉緩慢的移向本來應該要繼續熟睡的鬼燈,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已經整個人清醒過來了。

仍舊犀利般的眼神,瞬間就讓白澤感覺到自己完了。

「那、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一一一」

「哼。」
不管白澤的掙扎或者是解釋,鬼燈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依舊持續望著白澤。

白澤被望的很不自在,想要努力地掙脫鬼燈緊握著自己手腕的力道,一邊仍用著平常的說話方式怒吼著:

「你這惡鬼!放開我啦!」

像是想要把剛才的事情都當作沒發生一樣,白澤的視線始終不敢停留在鬼燈身上。

只見鬼燈都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一昧掙扎的神獸,淡淡地說:


「我喜歡你。」

那句終於脫口而出的真心,就算到最後仍不會被你接受,

我還是想要告訴你,我喜歡你。

這一次,真的再也沒有任何聲音。

紙門外面的桃源鄉,微風徐徐,安靜無比。

屋內除了熬煮藥材的聲音,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更是沉默。

白澤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也無法相信自己嘴唇上此時傳來的感覺。

鬼燈在說出那句「我喜歡你」之後,就直接壓住了白澤,親吻了他。

本來應該是要瘋狂反抗的人,此時卻安靜的窩在鬼燈懷裡,只是睜開眼睛震驚地望著眼前的惡鬼。

白澤的雙手停留在鬼燈的胸膛上,既沒有推開他、也沒有環抱他。

雖然說自己也是喜歡這個人的,但他總是無法反應過來,在鬼燈已經做了事情之後。

鬼燈並沒有睜開眼,而是閉上了雙眼,那些殘留在眼眸中的魅惑此時就像是在吸引著白澤一樣,促使他用柔軟的雙唇回應男人的感情。

是啊,他也喜歡他,而且是好喜歡好喜歡。

緩緩的,白澤的雙眼也逐漸閉上,本來停留在鬼燈胸膛上的手,此時也漸漸移向鬼燈的頸子,形成一個圓圈,緊緊的勾住他。

不能再讓他離開自己、不能再讓他跑掉。

安靜的桃源鄉、兩人置身的屋內,卻是一段才剛開始燃燒起的感情,在彼此的內心裡猛烈傳遞著溫度。

隱藏已久的感情再也無法隱瞞,喜歡就是喜歡,不管曾經否認了什麼。

只要此刻,他們是彼此相愛就好。

唇與唇之間互抵著,柔軟的唇瓣輕聲低語著自己的感情。

一次次訴說的喜歡,縈繞在對方的耳裡,久而不去。

幸福的溫度。


-END-

评论(9)
热度(5)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