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my dream-【利艾/現代同居paro】

1.利艾,現代同居paro,各種臨時腦補。(#)

2.清水,甜向。

3.建議配合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PdzqunVsuI

4.利威爾溫柔大丈夫。

5.最後求婚梗注意。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如果有你陪,感覺什麼夢想都能實現。


利威爾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攝影師。

一個人站在街頭上,手拿著專業的單眼相機,在接近晚霞的天空與熱鬧的街道之中的交際線,將清晰度調成朦朧的美麗,喀擦一聲,拍下那瞬間捕捉好的完美視線。

天空的晚霞混搭在街道上的熙來攘往,人來人往的影子變得模糊,反倒是天空的另外一邊,逐漸下山的夕陽呈現出溫暖柔和的橘紅色光芒,將天空本來的蔚藍變成了那最溫暖的顏色,明顯且清晰的襯托出來,朦朧的環境之下,照片中的風景卻顯得讓人陶醉。

他喜歡在這樣繁忙的街頭上找尋著一絲屬於沒人打擾的寧靜,在其中深刻且真實的拍照寫實下來。就這樣慢慢地,不僅成為了他從小到大的夢想,也變成了他人生中那些曾經走過而留下來的痕跡。

利威爾不僅喜歡攝影,他也喜歡自然帶給他那風景中的驚喜以及開啟回憶的瞬間。

望著人潮來往的街道,以及那逐漸退色而變得昏暗的天空。此時利威爾注意到手上的手錶已經快接近於六點半。還好因為是夏天的關係,天黑的比較晚,卻也使他沒有注意到時間的快速流逝。

利威爾望著手錶,心想也差不多該回家了。便將手上的相機安全的收好之後,轉身往街頭的另外一邊走去。

總不能讓他等太久。利威爾在離開時,也在想著。


當他的生命中出現了更重要的人時,他將會緊抓著他不放。

當那個人同時也成為了自己的夢想。


在回家的路上,利威爾買了兩人份的牛奶剉冰。

走進了大樓,頓時一股冷氣的舒適感朝他的臉上撲來,但他迅速就進了電梯,按下了樓層。

望著手上的冰還沒有融化,利威爾稍微鬆了一口氣,過了幾秒鐘,電梯門噹的一聲,打開。

此時手錶上的時針已經走到了快要七點的位置,利威爾有些趕忙的將家裡鑰匙抽出並旋開家裡門把,打開大門的同時也向裡頭喊著:

「我回來了。」

利威爾進了家門,將鞋子脫好並擺在玄關,整潔無瑕的家裡環境是利威爾一向習慣的居住環境,只要是看到一點的灰塵就足夠讓他一整天都窩在家裡不停的大掃除。

正當他已經走進了客廳並將冰品擺在茶几上時,此時一個聲音突然從走廊裡的浴室發出,接著看見的是一團團的霧氣從浴室裡湧現出來,伴隨著沐浴乳的香氣,然後發出的是一個年輕少年的聲音。

「利威爾先生,您回來了?」

利威爾望過去,只見浴室的門口探出一顆頭,褐色的髮絲因為碰觸到水而濕潤的貼在頭上以及臉頰兩側,頭頂上披著一條毛巾,水汪汪的碧綠色雙眸緊盯著利威爾不放,尚未完全擦乾的身體穿著衣服,因為見到自己而感到開心的情緒全顯示在那逐漸揚起的笑容以及臉上的表情。

利威爾也揚起了淡淡的淺笑,扯了一下束在頸子上的領帶,說:「嗯,抱歉晚了。」

只見那名少年搖了搖頭,從浴室走了出來,在夜晚燈光的照耀下,利威爾彷彿還能看見那雙碧綠色的雙眸栩栩如生的漣漪。

如同孩子般揚起的燦爛笑臉始終豪不遮掩內心的開心情緒,利威爾伸出手緊緊抱住眼前的少年,說:「我還沒洗澡呢,等洗完澡陪你一起吃冰,好嗎?」說完,利威爾鬆開了懷抱,指了指茶几上的冰品。

少年點點頭,興奮又開心地緊牽著利威爾的手,猶如小狗一般可愛的搖著尾巴,微微泛紅的臉頰讓利威爾都不禁捨不得移開眼神。

利威爾望著眼前的少年,伸出手憐愛的撫摸著對方柔軟還帶有點水氣的褐色髮絲,然後再度揚起溫柔的微笑,說:「快去吹乾頭髮吧,我去洗澡。」

少年點點頭,稚氣的聲音開心地道謝著:「謝謝利威爾先生!」

看著少年雀躍的模樣,利威爾望著對方,突然伸出雙手捧住那柔軟白皙的臉頰,在少年的嘴唇上輕輕點上一吻。

只見少年被利威爾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搞得頓時臉紅心跳,卻也不想推開對方,只能任由男人將自己的臉捧在手掌心裡。而利威爾也小心翼翼的呵護著、撫摸著,少年那還帶著稚嫩氣息的臉頰。

「艾倫,我喜歡你。」

利威爾這樣淡淡地說出少年的名字以及喜歡的告白,對方的臉頰瞬間變得像蘋果成熟一樣的緋紅。

「唔、利、利威爾先生...」

艾倫欲言又止卻又臉頰緋紅的模樣,利威爾全都盡收在眼底。只見利威爾只是淡淡的一笑,便鬆開了捧著對方臉頰的手,說:「我去洗澡,你可以先吃沒關係。」

艾倫站在原地,泛紅的臉頰帶著熱度,碧綠色的雙眸因為迷戀而倒映出利威爾的影子,他說:「不要,我要等利威爾先生。」

利威爾聽見對方回答,只是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拿起換洗衣物就進了浴室。


當他的心中出現了某種想要保護的意義,

想要讓這個人能夠永遠微笑著。


利威爾洗好出來之後,艾倫真的乖乖待在沙發上,絲毫沒有動茶几上的冰品。

站在走廊前,利威爾看著眼前這幅令人感到窩心又溫暖的畫面,也一時無法說上內心的感觸,只能再度露出微笑,然後走到客廳與少年同坐。

起初艾倫只是靜靜地坐在沙發上,沒有看電視也沒有玩手機,只是望著自己的大腿發著呆,所以當利威爾無聲無息就突然出現在他身邊時,艾倫難免稍微嚇了一跳。

「艾倫,吃吧。」利威爾揉著對方已經吹乾的髮絲,這樣溫柔的說著。

艾倫望著利威爾,似乎很期待能夠兩個人一起吃冰一樣,開心的點了點頭,也將其中一碗冰遞給了利威爾。

「一起吃吧,利威爾先生。」說完,艾倫再度露出那孩子氣的笑臉,剛才那樣沉默等待的氣氛全都一哄而散。

而他始終打動著利威爾的全部。

夏日的夜晚,兩個人誰都沒有提議要開冷氣。打開落地窗,讓外頭的微風吹起窗戶旁白色紗簾,偶爾艾倫掛在外面的手工晴天娃娃彷彿會應和外頭的蟬鳴聲一樣左右搖擺,電風扇在兩人之間來回吹著,卻都不曾感覺到一點炎熱。

利威爾撇向艾倫的臉龐,此時他正在一口口吃著手上的冰,每吃一口就會露出幸福的表情。彷彿只要是這樣小小的滿足感,對於眼前的這名少年來說卻早已是種快樂的來源。

輕輕地笑了,卻讓敏感的少年立刻聽聞自己的笑聲。轉過頭望著利威爾,微微歪著頭狐疑地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放下手中的冰品,利威爾同樣也望著少年。此時他注意到了艾倫嘴邊沾到的牛奶,像是看著小孩毫無顧忌的吃著喜歡的食物,利威爾嘆氣地笑了笑,伸出一隻手將對方嘴邊的牛奶擦去,然後含在嘴裡吃掉。

本來還很疑惑對方的情緒反應,一見到利威爾伸出手將自己嘴邊的牛奶舔掉之後,艾倫本來稍微降暑的溫度瞬間又像是煮滾的熱水一樣燒燙著臉頰。

「利、利威爾先生!」艾倫發出了抗議,在利威爾耳裡卻像是小孩子無厘頭的對話。利威爾笑著,完全不把艾倫的反駁當作一回事,只是摟住對方的腰並將手上的冰搶過來並放在茶几上之後,利威爾毫不猶豫地壓了上去親吻著他。

彼此都能在對方的口中嘗到淡淡的牛奶香以及冰涼的氣息,利威爾更加緊力道的抱緊懷中的人兒,一次次的深吻讓艾倫臉紅的不知所措,儘管外頭的風不斷的吹進室內,卻始終降低不了兩人之間交織不斷的炙熱溫度。

利威爾在即將離開艾倫那兩片柔軟的唇瓣時,輕輕且溫柔的舔了一下。望著少年發燙紅通的臉頰,彼此之間的嘴唇中還牽引著一些透明的白色體液,利威爾滿意地笑了,緊緊抱著艾倫的手卻始終不曾鬆開。

「真浪費,早知道就不買冰回來吃了。」望著桌上因為夏日溫度的關係而已經融化一些的冰品,兩人卻都只吃了幾口就急著沉溺於跟彼此在一起的快,但是利威爾卻不以為意,手悄悄的撫上艾倫同樣柔軟白皙的大腿,這讓倒在利威爾懷中微微喘著氣的少年又驚呼了一聲。

「唔、利威爾...」艾倫將頭埋在利威爾的頸肩裡,織熱的呼吸吐在利威爾的肩膀上,弄得男人有些搔癢。利威爾的手也同樣在少年的大腿間來回游移,看似不懷好意。

「與其吃冰,還不如直接吃了你。」直接了當地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利威爾並不覺得害躁,反倒是懷中的少年征了一會兒,然後突然扭動身子想拚命從利威爾的懷中鑽出來,像是害怕下一秒就真的會被男人吃的一乾二淨了。

「不行不行!利威爾先生昨晚明明才做過的...!」紅透著一張臉,艾倫死命的想抵抗利威爾的力道。但是利威爾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便不費任何吹灰之力的就輕易將艾倫給打橫抱起。

「沒人規定不能連做兩次吧?走吧。」完全無視懷中少年害羞尷尬的神情以及那拚命想抵抗的想法,也不管還擺在茶几上的冰品,利威爾直接轉過身毫不猶豫地走進屬於兩人的房間。

「利威爾先生,請快點放我下來!」

「你今晚真吵呢,明明昨晚乖順的像隻小貓一樣,看來今晚必須用點特殊方法了。」

「咦咦?!利、利威爾先生在說什麼啊!請快點先把我、唔...」

在你身邊,我總是能夠安心地做自己。

艾倫。


只想要待在你身邊,就是這樣的直覺。

Forever.


利威爾在一次攝影展中看見了一張照片。

那是一位攝影家,在充滿朝氣陽光的雙人床上,緊緊抱著自己心所歸屬的戀人,幸福露出微笑的模樣。

那位攝影家也是位同志,而照片裡被抱住的男性還在熟睡中,緊閉雙眼沒有任何煩惱的天真臉龐,想必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偷拍的吧。

利威爾看著那張相片,不知不覺就被這照片中所圍繞的氣氛給吸引住且深深著迷著。呼吸著早晨間的清晰空氣,此時的世界彷彿只剩下這一對戀人,懷中的氣息是自己最熟悉的香味,伴隨著陽光的照耀而逐漸睜開眼眸,回憶中每一天的第一眼,開始產生了變化,除了那依舊柔軟的床被以及房間的布置之外,懷中還多了一個人的呼吸以及心跳。

那樣雀躍的心情,儘管是身為同志也想跟外界人士分享這樣溫暖快樂的心情吧。利威爾這樣想著,嘴角不自覺地彎起一道笑容。

他也很想在每一天的早晨中,緊緊擁抱著自己內心依戀已久的人。


在眼皮的數次顫抖之後,利威爾終於睜開了雙眼。

從窗戶透進來金黃色的陽光溫暖的照耀在他赤裸的胸膛上,同時也趕走了他的疲憊,擺在窗外的盆栽也因為一天的朝氣而帶著活力且努力生長著,房內間充滿著那熟悉的香味以及冷氣帶來的舒適溫度,床頭旁的矮櫃上的時鐘,滴滴答答的依然在走著。乾淨舒適的雙人房間,潔白的床鋪以及床被,床的頭頂還加裝了雙人床的帳篷,本來束起來的紗簾在昨晚被利威爾給粗暴的扯了下來之後而散落在床的四周。

隨著冷氣的風而被輕輕吹起的白色紗簾,利威爾稍微翻了個身,此時注意到懷中有個重量,才看到艾倫還倒在自己的胸膛中熟睡著。

緊閉的雙眼,長長的睫毛隨著一次次的脈動而些微顫動著,同樣赤裸的白皙肌膚全是昨晚自己在少年身上留下深淺不一的吻痕。

像個孩子捲縮在自己的懷裡依偎著,淺淺的呼吸伴隨著睡前對著自己展露的羞澀微笑,褐色的頭髮在金黃色陽光的照耀之下更顯得讓人著迷,利威爾不自覺地伸出一隻手輕撫著對方柔軟的髮絲。

此時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事情一樣,利威爾突然靈機一動,馬上拿起擺在床頭的手機,開啟相機的自拍模式,把艾倫抱緊在懷裡之後,將相機的前鏡頭對準兩人,在房間中響亮的響起一聲「喀擦」。

滑開了手機,出現的是一張早晨陽光溢滿的時候,兩個人緊緊擁抱的照片。

利威爾望著自己在照片中那樣淺笑著幸福的模樣,頓時突然感覺內心、人生,甚至全部的所有,都沒有了半點的空虛。彷彿就像是某個無底洞一樣,卻把他人生裡所有的不順利都給吸走了一般。

想起了自己在攝影展看到的那張照片,也許現在的自己也可以跟那位攝影家的幸福相比也說不定。利威爾現在終於能夠體會那位攝影家在拍下那瞬間兩人相互擁抱的美麗畫面時,所懷抱的心情有多麼的激動。

在緊緊懷抱著艾倫而再度準備掉入睡夢的同時,利威爾似乎也依稀想起來了,當初那張作品的命名。

『掏空我的愛』


當兩人醒過來的同時,已經是早上十一點多的事情了。

首先艾倫先睜開了雙眼,想要試著在利威爾緊實的懷抱中稍微扭動身子,卻不小心吵醒了利威爾。

「咦?!」愣愣地看著利威爾緩慢睜開灰藍色的雙眸,仍舊一臉睡眼惺忪地望著自己,艾倫立刻就羞紅了臉低下頭。「對、對不起...」

望著懷中的少年低聲對自己道歉,利威爾卻感到一頭霧水。只是輕輕撫著艾倫的頭髮,淺笑著。「幹嘛道歉呢?」

「咦?因為我吵醒了利威爾先生...」

「傻瓜,這種事無所謂的。」

「可是...唔!」

利威爾逕自先壓上了身,給了彼此一個早安吻。儘管習慣有嚴重潔癖的他,但對於艾倫的事情卻總是能拋棄自身的做事原則,這也曾經令他大吃一驚。

像是蜻蜓點水一樣,利威爾只是將唇觸碰到對方一下而已,但對於艾倫來說,又是另一個足夠令他臉紅心跳的瞬間。

「早安,艾倫。」

「利威爾先生,早安。」

如果以後的每個早晨都能夠擁有你的笑容與氣息,那有多好。


有一種想法,想要這樣一直跟你在一起。

沒有別的想法,就是只與你一起。


「咦?利威爾先生今天不出去攝影嗎?」將外出衣物換好之後,艾倫問著利威爾。

「總是出去攝影把你一個人丟在家也不好。怎麼,不想跟我一起嗎?」惡趣味的開著玩笑,利威爾穿上了鞋,這樣說著。

「才、才不是!因為覺得很難得嘛...」小聲這樣嘀咕著,艾倫也跟著穿好了鞋,準備一同出門。

由於快接近中午的關係,兩個人想著乾脆直接出去外面解決早中飯好了。同時利威爾也提出兩個人一起單獨出去約會的想法。

但是,利威爾此刻腦子又出現了新想法。

「那乾脆你來當我的模特兒好了。」

「咦?!什麼模特兒?!」

「就是攝影的模特兒。」脫掉剛穿好的鞋子,利威爾轉身回房拿起自己的攝影機配件,然後才走到玄關重新穿好鞋子。「吃完午飯之後,跟我一起去攝影吧。」

「可是利威爾先生,我可以嗎...?」有點信心不足的說著,艾倫的頭稍微垂低了一些,這讓利威爾皺緊了眉頭。

「如果你不適合我就不會這樣提議了,別再說了,就這樣決定了。」一把抓住少年的手,利威爾連一點轉圜的餘地都不給艾倫,就這樣手拉著手出了家門。

在我眼裡,你比其他的人都還來的特別許多。

就猶如夜空中閃爍的星星,卻比那唯一的月亮更來的搶眼。

你就是我心中的流星雨,在你落下之時我將緊緊接住你。

「你很特別,艾倫。」


因為是你,我才會有那樣的勇氣。

親口說出我喜歡你。


兩個人在吃完午飯之後,利威爾開著車,帶著艾倫來到遠離都市吵雜的悠閒鄉下地方。

由於正值夏日時期,他們來到的這片鄉下,到處充滿著扶桑花的身影。幾乎是一片紅的將整片花田染成艷紅色,隨著金黃色陽光的襯托,風兒小心翼翼的將花朵柔軟的花瓣一一吹起,四處飄散著扶桑花的香味,令人心曠神怡。

不只一片的扶桑花花田,還有黃色、橘色、粉紅色,一片接著一片不同顏色的花海,隨著微風像海浪一樣一波波的搖擺著。利威爾將車子停在寬敞大路旁,兩個人旋即下了車,欣賞這屬於夏日的浪漫。

新鮮的戀情,微妙的美。利威爾想著。這是扶桑花的花語,代表著光明與吉祥的花朵。也許這是種神話中的祝福,代表著他們今天一整個下午的攝影能夠順利。

艾倫更是沉浸於這樣美麗的花海之中,碧綠色的雙眸被陽光染上了一層薄薄的金黃色般,眼瞳裡倒映的是這足夠讓人陶醉一切,毫無遮掩的綻放著笑顏,內心的歡喜在臉龐上隨處可見。

「好美...!」少年喃喃的讚嘆著。利威爾始終望著艾倫臉上雀躍的表情,總是像個小孩一樣長不大的天真。但就是因為這樣,利威爾才會更珍惜那份可貴的真心。

「艾倫,走吧。」走到對方身邊,利威爾牽起了艾倫的手,而艾倫也被這樣的舉動給喚回心神,望著利威爾,開心的點點頭。

「嗯!」


扶桑花的外表熱情豪放,卻有一顆獨特的花心。

猶如你那看似平凡對我來說卻是特別的存在。


他們踏著輕快的腳步,快跑著進入花海。

人煙稀少的寧靜鄉下,一直都是利威爾最嚮往的攝影地點。一手拿著單眼相機,另外一手則是緊握著艾倫的手,灰藍色的眼眸清澈的倒映著環繞著腿部的花兒。放眼望去,是一片接著一片,完美呈現不同顏色的花海。

微風徐徐吹來,為這個炎熱的夏日帶來清涼的溫度,風中帶著花朵的香氣,一切顯得舒適而清閒,彷彿此刻再也沒有任何的煩惱一般,如此安靜。

艾倫天真地閉上眼睛,帶著微笑脫離利威爾的掌心,腳步輕盈的踏著每一寸土地,圍繞在腿部旁邊的花兒也優雅的彎下腰枝讓少年走過,那如此融合的唯美畫面,一時之間讓利威爾出神而忘了拍下。

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真正目的,利威爾才趕忙的將手中的相機擺好位置,將鏡頭的焦點對準艾倫的背影,隨著花朵以及陽光的襯托,明亮的彷彿像是人在發光一樣,利威爾彎起一道微笑,將這幅猶如花仙下凡的奇幻模樣,真實地拍寫下來。

照片完全不用調適就十分完美的比例以及人事物不需要經過調整就能夠通通準確的到位,利威爾望著相機裡的照片,第一次因為拍出了好照片而有著雀躍的心情。

「艾倫,過來。」

出聲將少年喚回自己的身邊,他領著艾倫到某一條花田的泥土路上,細細察看花兒盛開的狀況,走著走著,利威爾注意到一朵開得正鮮豔的紅色扶桑花,滿意地笑著,便伸手將花朵摘下,送到艾倫的面前。

「咦?利威爾先生?」艾倫不解地望著利威爾手中的扶桑花。

「戴上它。」利威爾堅定地望著艾倫,同時將花朵再推向艾倫一些。

愣愣地接過花朵,艾倫卻不知道該如何擺飾,只好將疑惑的眼神再度投向於利威爾,而利威爾看見了艾倫不知所措的雙眼,只能苦笑著,接過花朵,並將花朵穿擺在少年的耳朵上方。

就像是代表著扶桑花的夏日仙子一樣。利威爾滿意地看著艾倫泛紅的臉頰,搭配著那對始終栩栩如生而清澈的碧綠色雙眸,褐色的髮絲緊緊貼著一邊擺飾著的艷紅色扶桑花,陽光明亮的照耀下來,艾倫只是對著利威爾露出羞澀的微笑。

微風依舊在吹,利威爾指示著艾倫到他要的拍攝位置,看著少年的背影逐漸沒入在一片的扶桑花田中,那如此融合的完美比例,利威爾甚至不需要指示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畫面。

「艾倫,轉過來。」利威爾對著距離有些遠的少年說著。而艾倫也停下了腳步,似乎唯恐會踩到腳下的花兒,緩慢的半轉過身,露出那擺著扶桑花的半邊臉頰,艷紅色的花兒卻始終不搶模特兒在鏡頭中的光彩,反而形成一幅很唯美的畫面。利威爾滿意地笑著,按下相機。

「利威爾先生,可以嗎?」從遠處踏著緩慢腳步過來的少年,這樣問著。而利威爾此時已經被照片中的光景給吸引住,完全無法移開視線。

照片中的少年,白皙的臉頰染上了層層淡淡地的紅暈,搭配著鮮豔的紅色花朵,卻更顯得人物的突出。艾倫漾起了一絲羞澀的笑容,碧綠色的雙眸被染上一絲璀璨金色的模樣,纖細的手輕輕撥開絡在眼眸間的髮絲,風兒適當的吹著花田裡的扶桑花,一個人就這樣完美的佇立於,一片正在輕輕搖擺的花田海浪之中。

猶如佳人回頭時的唯美彩畫。

此時注意到艾倫已經走到了自己的身邊,利威爾抬起視線,看著那專屬於自己的模特兒,說:「...很完美,這是我看過最美麗的照片。」

聽見利威爾對自己的稱讚,艾倫立刻又臉紅了起來,小聲地說著:「利、利威爾先生喜歡就好...」

望著艾倫,利威爾揚起了一絲溫柔的微笑,伸出手將對方給摟過來,輕輕地抱著。「很喜歡,真的。」

感受著對方抱著自己的溫柔,艾倫也不再在意那種拘束,漾起了一絲孩子般的天真微笑,伸出手也抱著利威爾。


當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是兩顆心最近的距離。


接下來的時間,利威爾拍攝了更多與艾倫有關的攝影照片。

這是第一次,他有種想要永遠一直拍下去,不想要停手的感覺。看著每張照片裡的艾倫都是那樣如此搖曳生姿,猶如花瓣那樣的柔軟、又帶著花蕊裡的香氣,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兒一樣的羞澀。

大自然的每一切彷彿也像是在應和他們一樣,帶來了更多的驚喜。比如說受到花粉氣息而被吸引過來的蝴蝶,卻剛好停在艾倫擺放置耳朵上的花朵裡。利威爾看著那樣人與自然完美的合而為一,雙手更是勤勞的不停拍攝。

從來沒有這麼滿足的愉悅過。利威爾這樣心想。看著少年在片刻休息的時間裡依舊於花海裡奔跑著,那樣自然卻帶著感動的唯美畫面,一直都是利威爾所追求的。

那最美麗的風景。

利威爾看著少年逐漸跑遠在花海的盡頭,淺笑著蹲下身子,仔細的看著腳邊的草叢圍繞著的扶桑花群。現在他們置身的是一片黃色的扶桑花田,亮麗鮮豔的顏色幾乎把太陽的金黃色光芒給壓倒,卻又呈現如此柔和的姿態。

利威爾輕輕撫上一朵黃色的扶桑花瓣,柔軟的讓人驚豔,卻始終不曾滅絕。雖然植物解說裡扶桑花是夏季盛產的花朵,但在其他的四季之中卻又依舊茂密盛開著,如此強勁的生命力,如同熱情外表下的纖細之心。

輕輕笑著,利威爾的手離開了黃色的花瓣。正要站起身時,突然肩膀旁邊伸出了一隻手,利威爾微微嚇了一跳,等到站直身體望向身後的人時,才發現一直都是自己最熟悉的人。

「艾倫,怎麼了?」望著艾倫手上的黃色扶桑花,利威爾這樣問著。

艾倫淘氣的笑著,靠近了利威爾一些。他並沒有回答利威爾的問話,只是學著利威爾剛才那樣伸出握著花朵的手,並親自將花朵放在利威爾的耳朵上。

接著就換利威爾愣住了。一時之間無法回過神,只能有些疑惑地伸出手摸著耳朵上那真實的花朵,然後抬起視線,困惑的望向還在笑著的艾倫。

「你這是幹嘛?」還無法知曉對方要對自己做什麼,利威爾依舊困惑的一頭霧水。

艾倫還是嘻嘻的笑著,露出孩子淘氣的一面。泛紅的臉頰不再羞澀,就像是已經玩開來而不再害怕的小朋友一樣,開始做些調皮的事。「利威爾先生也來拍張照吧?這樣很美呢!」

利威爾望著艾倫,又摸了摸耳朵上的花朵。正想拒絕時,艾倫已經一把將利威爾手上的相機給搶過去。「利威爾先生都還沒有拍過自己吧?總是一直幫別人拍照都忘了自己,這樣可不行呢!」說完,少年一個轉身就跑離了利威爾身邊。

「喂!你...」皺著眉想將少年拉過來,但伸出手時已經來不及了。而艾倫正在遠處將相機鏡頭對準自己。

「利威爾先生,快點快點嘛!」站在遠處對著自己揮手的艾倫,這樣笑著說。而利威爾無奈的望著少年,也只好苦笑著妥協。

「知道了,拍就拍吧。」因為從沒當過模特兒的原因,利威爾一時之間還不知道該如何擺姿勢。反倒是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自己拉著當模特兒的艾倫,不斷地清楚指示著利威爾該擺哪個動作,直到好幾分鐘才終於到位。

利威爾只是簡單的蹲下來,將擺著黃色花朵的半邊臉頰明顯地呈現在鏡頭中,假裝低頭在撫摸著花兒。深沉的灰藍色雙眸清晰的倒映著花兒的柔軟以及脆弱,紅潤的嘴唇明顯勾起一道淺淺的笑容。陽光也適當地給了溫暖的光線。艾倫將鏡頭焦點對準利威爾之後,快速的按下了按鍵。

「好了好了!」艾倫雀躍的望著相機中的相片,開心地奔跑著朝向利威爾。就像是看到新奇的事物一樣,趕緊將相機推給利威爾觀看。

「可以嗎?我覺得利威爾先生好美呢。」艾倫將手交疊在身後,微笑著望著利威爾。而利威爾也望向他,笑著。

「真是的,拍我幹嘛呢。」搖著頭無奈地說著,但當利威爾打開相機看著剛才艾倫為自己所拍下的照片時,不禁再度愣在原地。

雖然這張照片中的人物明顯跟剛才的模特兒有些身高距離,但所散發出的氣息卻是強勢的。明顯比較寬闊強壯的身材,雖然歷經歲月的滄桑卻依舊白皙完美的臉蛋,嘴唇輕輕勾起一道美麗的弧線,隨著微風跟著花朵一起被吹起的衣襬,手溫柔的撫摸著腳下挺直的花兒,擺放在耳朵上方的黃色花朵依舊不搶人物的風采。又是一幅比例完美更令人吃驚的照片。

「利威爾先生,覺得怎麼樣?」緊張的站在旁邊,艾倫知道自己的攝影技術遠不如利威爾,但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拍出好的照片。更何況照片中的人物是利威爾,他更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拙劣技術而拍壞了他。

利威爾望著手中相機裡,那張足夠讓他再度大吃一驚的照片。緩慢放下手中的相機,利威爾也不管少年眼中的震驚,伸出手直接將對方擁在懷裡親吻。

艾倫驚愣地看著利威爾撲向而來的親吻,也只能閉上雙眼迎合對方的吻。儘管利威爾只伸出一隻手抱住艾倫,卻已經是足夠少年無法推開的力道。

短短的親吻,卻已經足夠兩人喘氣著。利威爾依舊沒鬆開摟著少年腰枝的雙手。聽著耳邊傳來少年的呼吸聲,利威爾只是淡淡地說了句話:

「一直在一起吧,永遠。」

謝謝你,讓我能夠更加肯定我自己。


因為有你陪,我不會放棄,

謝謝你,讓我能夠遇見你。


兩人在下午接近五時,在依舊呈現蔚藍顏色的天空下,並肩而坐。

艾倫將兩隻手撐在背後,仰首著天空的姿態。而利威爾直接躺臥在花田上,雙手背在頭後,碧綠色的雙眸以及灰藍色的雙眸,都倒映著天空的模樣。

現在他們所處的地方,是一整片橘色參雜著紅色還有黃色的扶桑花田。

兩個人都靜靜地沒有說話,彼此很有默契地都不想打擾這片刻的寧靜。在許久不見遠離都市的安祥氣氛之下,吵雜的汽車呼嘯而過的聲音也不復存在。

利威爾將相機擺在一旁,視線很自然的迎合上天空的模樣。蔚藍的天空時不時飄過幾片白雲,偶爾成群的鳥兒會從他們的頭頂上飛過,微風帶動著白雲慢慢向前,伴隨著花的香氣,就像是在祝福旅途平安一樣。

眼眸隨著白雲移動著,一切寧靜的猶如人間外的世外桃源一般。就連呼吸聲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那不規律的聲音

利威爾伸手,拿了擺放在旁邊的相機,將相機打開並一一審查著今天拍下的結果。裡面到處都是少年站在花田裡的身影,與花朵融合為一,金黃色的陽光像是為了他而打照一樣,畫面中的艾倫彷彿不管走到哪裡,陽光就會跟到哪裡。

璀璨的猶如鑽石般閃耀,少年的價值卻是無價的。

利威爾淺笑著,將手中的相機放下,坐起身與少年並肩。儘管照片裡的艾倫看起來如此美麗的無與倫比,但真實的他卻比任何一件新奇的事物還要更吸引人。

天使。利威爾曾經這樣形容過他。那始終長不大的天真以及抹不去的溫柔,就像是展開耀眼的白色翅膀一樣,從天上而降,為自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兩個人一起肩並肩坐著,望向遠方花海的盡頭。微風依舊在吹,搖曳風姿的花朵還在搖擺,蝴蝶成群的出現降臨在花瓣上,輕巧的重量不曾壓倒過任何一株植物,吸取著其中的花蜜。花田的另外一邊是一片的森林,嫩綠色的樹葉沙沙作響,搭配著花朵的鮮豔色彩卻不顯得突兀,反倒是有種融合在一起的錯覺。

「艾倫。」

「是,利威爾先生?」

「謝謝你。」

突然的,利威爾說出了一句謝謝。轉過頭望進少年疑惑的碧綠色雙眸,利威爾只是淺淺的笑著,輕輕吻了對方的臉頰。

望著對方再度緋紅的臉頰,利威爾說:「謝謝你願意陪我做那麼多,謝謝。」

艾倫臉紅著望向利威爾,搖搖頭。「這都是我願意的,利威爾先生才不用道謝。」

利威爾笑著,將視線再度投往遠方,淡淡地說著:「說真的,我一直以為我不會有喜歡的人。」

「我以為我的喜悅只能與自己分享,我以為我的一切只能自己獨有。」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喜歡上你嗎?」利威爾轉過頭,再度望向少年的視線。

艾倫搖搖頭,眼神已經透露出好奇。

利威爾依舊笑著,伸出的手掌緊緊包覆著艾倫的。「在我看見你的第一眼,光是只看著你的背影,我就已經足夠認定,你是我最特別的人。」

「我從沒有為了一個人如此著迷過,聽見你的聲音、觸摸著你的身體、望進你的雙眼,都是我在遇見你之後一直所期盼的。」

「我真的沒想過,有一天我也能像今天這樣,擁抱著你入睡、醒來,牽著你的手到我想去的地方,甚至成為我的專屬。」

「你還記得嗎?在我們第一次真正相遇並且交談過的那個攝影會上。」

利威爾望著艾倫,艾倫也認真地聽著。同時想起了他們第一次真正相遇的那個攝影會。

「當時你正在著看一個作品,我毫不意外你看著的正是以你為主題的作品。你應該完全沒想過會有人拍的作品是以自己作為題材吧?甚至在比賽中獲得了第五名。」

「於是我承認,拍攝你的人正是我。而你也震驚地問著我話:

『為什麼會知道我?』

於是我坦承說出我一直在觀察你、記錄你的生活點滴,我承認我就像個變態一樣查看你的生活。」

「但是你聽見了,卻沒有責怪我。反倒是真切地露出打從心底感到開心的模樣,卻仍舊嘴硬的說著:

『這樣不好吧?隨隨便便偷窺人家生活什麼的。』

但從你的表情上我就看的出來了,以我的眼光絕對沒有錯。」

利威爾首先閉上了灰藍色的雙眸,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睜開雙眼,不疾不徐的說著:

「你就是我尋找已久的風景。」

利威爾轉過頭,視線迎上艾倫震驚帶著害羞的眼神。

「也許自然的風景也美麗許多,但我從來沒有為了一個人如此著迷過。」

「我一向都只拍攝我認為美的事物、我認為值得的畫面。」

「所以,只有你,」

利威爾將唇輕輕湊上少年的耳邊,低沉卻溫柔的說道:

「你是我唯一真正喜歡上且不願與他人分享的風景。」


此時的世界,就像是畫面中的照片一樣,靜止不動。

彷彿連時間都停滯了一樣,沒有任何的人事物能夠打擾此刻屬於他們的寧靜。

儘管風仍在吹、花仍在動、太陽仍在緩慢下山,但是在他們眼裡,這些風景再也不足以吸引他們的視線。

他們的掌心交疊,溫暖的體溫傳遞於彼此。內心再也藏不住的愛意,在那刻深刻且緩慢的吻裡,以無語的聲音真實的告訴了彼此。

他們雙眼緊閉,長長的睫毛交纏於彼此,他們聞到的不再只是花朵帶來的香氣,還有對方身上最熟悉的香味。

陽光耀眼的撒落在他們的身上,溫暖的照耀著,坐落於隨之搖擺的花海之中,卻是那堅固無比、無人能夠摧殘的愛。

他們互相依戀著彼此的體溫、彼此的愛,在人生偶爾脆弱的時候,他們能夠隨時倚靠著彼此,互相加油打氣。

當他們的愛到達最高峰時,卻不是激烈的纏綿或是嘴裡不停訴說的甜言蜜語,

而是那真實看似平凡的,但在他們心裡卻是獨一無二、無人能夠取代的溫暖。

當人生的路上不再只有一個人行走的背影時,內心隨時伴隨著的不安感,也會緩慢消失。

只要有你在,彷彿不管多麼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有勇氣就都能完成。

就像是即將要展翅飛翔的鳥兒,帶著勇氣跟隨著自己愛上的魚兒到遙遠的南方,共同生活。

只要有你在。


忍在胸口中的那些,會慢慢變成淚滴。

少年變成大人,花蕾已經盛開綻放,

來吧,向前走吧。跟你在一起沒什麼好怕的。


之後的永遠,兩個人將永遠陪伴著彼此,走著接下來的路程。

對方臉上的笑容再也無法從人生中抹去,那熟悉溫暖的體溫再也無人能取代。

利威爾在幾個月之後的攝影比賽,成功的勇奪第一名寶座。


艾倫站在台下看著,利威爾與他參賽的作品被放在台上展示著。

始終成熟懂事的利威爾以正經的口氣訴說著照片裡的內容,臉上卻顯示著幸福的模樣。

「同志並不可恥,他們的愛跟大眾所認同的異性戀愛,是一樣的。」

灰藍色的眸子審視著台下的評審以及媒體記者和觀眾,利威爾持續說著:

「也許你們覺得噁心、覺得怎麼可能,但這件事就是發生了。」

「跟你們所看到的畫面一樣,我們相愛著,並且堅信會攜手走到永遠。」

此時利威爾的眼神清楚地望向台下的艾倫,這讓不少人的目光移向了少年的身上。

「他是我的夢想、我深愛的人,不管你們怎麼想。」說完,利威爾放下了麥克風,從台上走了下來,直直走到了艾倫的面前,這讓艾倫有些手足無措。

「利威爾先生,這樣不好...唔!」

利威爾在大眾的視線以及攝影機下,緊緊的握住艾倫的雙手,真實的吻上少年的唇瓣。

利威爾毫不畏懼的閉上雙眼,手裡緊緊牽著艾倫細緻白皙的雙手。少年臉頰頓時染上一層紅暈,碧綠色的雙眼儘管焦急卻變得充滿憐愛。

利威爾從來不覺得自己愛上男人是件可恥的事情,他坦承自己的戀情。

相對的,艾倫也不曾覺得愛上同性的事實,是見不得人的事情。

只是當初的他們都太膽小,不敢向外眾公布這件事情。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能夠更加確定彼此的心意,不會因為一時的徬徨而躲避或逃跑。

他們已經能夠真實的相信彼此,相信那些幸福與依戀是真的。

「我要的就是你,艾倫。」利威爾在離開了艾倫的雙唇之後,這樣說著。

兩者的視線對上,艾倫露出幸福羞澀的笑容,如同最初懷抱著夢想的天真小孩一樣。「利威爾先生...」

「所以,我現在要跟你講一件事情。」利威爾突然說著,鬆開了緊握著艾倫的手,這使他一開始有些徬徨無措。

只見利威爾從西裝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精緻小巧的白色盒子,頭一次看見利威爾似乎因為緊張而深呼吸的模樣。艾倫愣愣地看著,利威爾打開盒子的那瞬間,還有在自己面前單膝跪下的畫面。

「艾倫‧耶格爾,你願意嫁給我嗎?」利威爾捧著白色的盒子,上面有枚閃耀著璀璨光芒的鑽戒,完美且安靜地擺放在白色的盒裝裡,彷彿就像是等著自己觸碰它一樣,那樣靜靜地佇立著。

艾倫震驚地望著,雙手止不住的捂嘴巴。看著男人眼中的認真以及期待,一旁的眾人也開始跟著大聲附和著「嫁給他」。

感受到眼眶內因為淚水堆積而潮濕的感覺,碧綠色的雙眸卻因此變得更加清晰。本來震驚的臉龐轉變成了感動以及開心幸福的喜悅,艾倫努力將顫抖的音量安定下來,並大到足以讓利威爾聽見,用盡力氣說著:

「我願意。」


眾人圍繞這次比賽中得了第一名的攝影作品旁,嘖嘖稱奇著。

照片裡的畫面,是兩個男性。躺臥在充滿扶桑花的花田裡頭,閉上雙眼頭靠著頭,嘴邊帶著的微笑安祥的彷彿像是入睡了一樣。

交織的手掌緊緊握著彼此的,較年輕的男性臉頰泛起層層紅暈,嘴邊漾起猶如小孩子般天真而爛漫的幸福微笑;而較為年長的男性,儘管臉龐上有著歷經風霜的痕跡,卻英俊的彷彿不曾老過一樣。

儘管照片裡的這對戀人身為同性,但大眾卻被這幅畫面裡的唯美角度給完全吸引住焦點。完全不在意社會的風俗習慣或異樣眼光,這個攝影作品反而勇奪了這次比賽的第一名寶座。

[拍攝者:利威爾‧阿卡曼,拍攝地點:夏日鄉下的扶桑花田]

[作品名稱:You are my dream.]


You are my dream , Eren.


-END-

评论
热度(29)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