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y-【伸文/甜向】

1.CP更改為[目隱都市的演繹者們(陽炎project)]

2.CP為BG,甜向清水。

3.建議配合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mLXEmCExIE

4.OOC難免,請別為難作者,感謝您的大恩大德。


 @雨帶。 大大抱歉答應好的BG文欠這麼久/////(喂你

雖然厚臉皮但還是請您先鑑賞一遍了!><(#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活著的人不是神明,

而是我們自己。


兩年前的炎夏,遊樂園在假日更不勝人潮的擁擠著。

伸太郎握著碳酸飲料在手上,穿著輕便吸汗的T恤以及短褲還有布鞋,一身簡單的服裝就像是一個正準備要升高中的普通國中生。

手機和錢包等等零碎的隨身物品就這樣隨意的扔在肩上的包包裡,伸太郎啜飲了一口手上的可口可樂,喝完之後還不忘舒服的大嘆一口氣。

炎夏高掛,站在伸太郎身邊的女孩卻依舊圍著長條的紅色圍巾,身上卻也穿著吸汗的襯衫以及短褲布鞋,那突兀的穿著總是引來人潮裡的紛紛注目。

但女孩似乎不在意,反而皺著眉對著旁邊的伸太郎唸著:「我說你啊,喝飲料就不能小聲一點嗎?」

伸太郎將碳酸飲料放離開了嘴邊,轉過頭一臉不以為意地看著身邊的女孩,望著那幾乎可以拖地的紅色圍巾,他反倒皺起眉頭,反問對方:「妳才是吧,這種天氣虧妳還能圍著圍巾出門,真服了妳。」

女孩瞪著他,拉著拉圍在脖子上的紅圍巾,不屑的撇了一眼之後,淡淡地說道:「你不會懂,伸太郎。」

「懂什麼,文乃?」叫出了女孩的名字之後,伸太郎繼續啜飲著手上的碳酸飲料,一口接著一口,隨著嘴邊殘留的濕黏汗水一口灌下。

人潮此時移動了一點,終於能夠在排隊的時候有一個樹蔭下的地方休息。

「紅色代表英雄的象徵,這是我的想法。」文乃似乎變得更加地不耐煩,拎在雙手上的提袋隨意地晃了一下,再等兩組家庭買完票,他們就可以進遊樂園了。

一口氣喝完了可口可樂,伸太郎將空罐子丟往一邊的垃圾桶裡,伸出手抹了抹臉上的汗水,炎夏高掛,依舊毫不留情地炙燒著地上的人們。

「嗯。」不打算再多回話,從包包裡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伸太郎開始當起了低頭族滑著手機,也不管一旁的文乃正用著一種深邃的眼神正盯著自己瞧,自顧自地做起自己的事。

文乃默默地將頭轉了回來,一組家庭終於又買完了票,再剩一組就可以買到票了。

金黃色的太陽在蔚藍的天空上發出揭盡所能的光芒刺亮著地面上的柏油路以及石頭砌成的地面,耀眼的幾乎讓人睜不開雙眼,一點水珠都不曾留下的燒烤著地面上的所有生物。

汗珠滴下,炎炎夏日幾乎連一朵白雲都不曾在耀眼過度的天空中撇見過。

文乃勉強抬著頭望著頭頂上的天空,半瞇起眼睛試著直視天空,然而就在下一秒,售票員叫了他們。

「不好意思讓您們久等了,請問要兩張學生票嗎?」親切的服務員這樣說著。

文乃拉著一旁還在滑手機來不及反應的伸太郎,迅速的反應總是令伸太郎無法跟上,一切就都只能交給眼前這位就像是自己的親姐姐照顧弟弟一樣的女孩去辦。

望著文乃熟練地和售票員對話著,伸太郎只能待在一旁無所事從。

「是的,兩張學生票。」

「那請問還要去遊樂園的戲水池玩嗎?」

「是的。」

「那要多加收清潔費哦,謝謝兩位的光顧!」

文乃微笑著點頭將兩人份的錢交給了售票員,售票員立刻開了發票以及票根給了兩人。

開心的拿著票根,文乃拉著伸太郎的手迫不及待地就進了遊樂園,伸太郎幾乎是被拖在後面似地走著,望著眼前少女雀躍的樣子,他卻不禁的勾起笑容。

也許哪一天也能換我來照顧妳呢,文乃。

這樣笑著,心情卻突然有種電流竄過般的顫慄著,伸太郎微微一愣,卻無法在模擬剛才那種感覺。那種感覺一閃而逝,讓他無法準確地抓住那種特殊的電流。

但是文乃的呼喚又讓他不得不回到現實。「吶吶,伸太郎你想去哪玩!」

回過神看著文乃臉上綻放著雀躍開心又興奮的表情,他已經無法再打斷她說自己在想事情,所以決定先把所有攸關心情的事情都放下。

「先去做水上雲霄飛車吧?」

這一次就徹徹底底的玩瘋吧,與妳一起。

屬於我們的陽炎夏日。


準備好,帶著有妳的雀躍心情向外處的夏日狂奔。

有種衝動與勇氣油然而生,突然好想告訴妳我真正的心意。


一一我好喜歡妳。


兩人因為沒帶雨衣而在坐了水上雲霄飛車之後濕透了一身。

甩掉髮絲上的水滴,即使是在炎炎夏日依舊渾身濕透。

文乃撥著瀏海上以及甩掉圍巾上的水珠,皺著眉說道:「啊啦,潑的真濕呢...」

「是啊。」伸太郎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困難,本身就身為男生所以是短髮的他,隨便揮了幾下就幾乎全乾了。當相較於身為女生所以留著長髮的文乃,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望著幾乎全身溼透的文乃,伸太郎身邊也沒有什麼毛巾可以遞給對方擦拭。就在此時,他想起來剛才買票時多收戲水池的清潔費用。

「吶,文乃,去玩水吧?」

「咦?」還在甩乾頭髮以及圍巾的文乃不解地問道,稍嫌狼狽的樣子都讓人感覺不捨。

「我們剛才不是有付清潔費用嗎?既然都濕成這樣了,就直接去玩水吧。」望著文乃,伸太郎平靜地說道,但內心的電流卻一波波的竄過。

回望著伸太郎,一開始還沉默不語的文乃還在思考著,但過了一會兒後,也終於點了頭說:「好吧,那我們就去玩水吧!傍晚等不會太熱的時候再出來玩遊樂設施!」似乎很滿意自己的行程安排,文乃再度拉起了伸太郎直奔另外一頭的巨大游泳戲水設施。

又被文乃拉著走的伸太郎,臉上卻不曾出現過厭惡或想掙脫的意思。他甚至有時候會希望,乾脆就這麼永遠緊握著不要放開好了。但這終究只是他腦袋中的幻想與心聲。

跟在文乃的後面小跑步著,儘管天氣暑氣騰騰,他卻感覺被文乃緊握著的手腕冰冰涼涼的、很讓人舒適。

望著那始終對自己溫柔著而願意等待自己的那人背影,伸太郎只是淺淺的笑了。


相視而笑,卻是令人觸動心弦的剎那間。

想要好好把握住妳,不想讓妳離開我。

我最珍惜的妳啊。


兩個人並著肩在遊樂園小跑步著,太陽彷彿在搖晃般無法清楚呈現前面的視線。

看著前方逐漸擁擠的人潮,不只是家庭換上了泳裝,還有更多的情侶、朋友,都在此到遊樂園的戲水設施這邊遊玩消暑。

男女兩邊的更衣室都呈現動彈不得的狀態,但是兩人卻絲毫不擔心。互望著彼此,接著便輕聲的笑了出來,快步跑向了旁邊的置物櫃,毫不猶豫地就脫去身上早已溼透浸滿汗水的衣物

文乃的泳衣依然是那照舊慣例的紅色貼身泳衣,在豔陽的照耀下,更顯得明顯無比。兩個人像是再也受不了似的直接在大排長龍的眾人面前脫去衣物,使不少人的目光移向了文乃以及伸太郎的身上。

幾乎全部的男性都將目光移向了文乃身上,而這些視線也包括伸太郎的雙眼。望著文乃身上緊貼著纖細身材的紅色泳衣,白皙的肌膚平時幾乎不常見到,此時卻毫無遮掩的裸露在伸太郎面前,細長的雙腿有點害羞的遮掩著,伸長了同樣白皙的手臂努力穿戴好泳鏡以及泳帽。

伸太郎只是簡單地穿上四角褲的泳褲,平時身為沒什麼在做事的宅男,他完全不在乎外觀如何或是第一印象什麼的,但是此刻他站在文乃旁邊,卻頓時有股因為彼此落差而灰心的感覺。

注意到了伸太郎的視線,文乃望了過去,臉上還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長長的睫毛眨個不停,問:「伸太郎?我臉上...有什麼嗎?」

意識到自己的視線像是變態一樣淫褻的在文乃身上流連,伸太郎立刻就收回了目光,搖搖頭,被稍嫌長的髮絲給遮住的臉頰彷彿在燒著。「沒、沒什麼,我們快點去玩水吧。」說完,他看向不遠處的一條人工小河,旁邊的招牌上寫著"漂漂船"。

「嗯!吶,伸太郎,我想玩那個。」文乃突然毫無預警地抓住伸太郎的手腕,使伸太郎稍微征了一下,忍下想收回手的衝動,他跟著文乃的手指方向看過去,剛好就是剛才自己正在看的人工小河。

「嗯,好啊。」

「那我們就走吧!」

赤裸的雙腳沒有布料的隔絕,真實的與被烈焰太陽燒燙著的地板相碰互撞,伸太郎感受著腳掌底下傳來的高溫,卻也同時感受著體內那股開始蠢蠢欲動的感情。

明明只是短短的四個字,但他卻怎麼樣都說不出口。

「嘛,就當作珍惜吧。」

「咦?你剛才有說話嗎?」

「沒、沒什麼,喂,快一點,再不過去就要排隊了。」

「啊啊!伸太郎你快一點啦!」

伸太郎始終被文乃緊緊地握著手腕,對方身上的香氣隨著奔馳的風迎面撲在他臉上,儘管不怎麼喜歡與人接觸的他,卻始終不曾拒絕她的熱情與主動。

「我珍惜妳,文乃。」

我喜歡妳。


Because you are special.


文乃帶著自己從家裡拿來的充氣船,在冰涼的水面上浮行著。

伸太郎走在水中,推著坐在船上的文乃,許多家庭或是情侶朋友,嘻嘻笑笑的從他們身邊緩慢游過。

一波波傳來的水的流動不斷地拍打著伸太郎的腰,彷彿在催促他走快一點。文乃則像個小孩子一樣,天真燦爛的笑容完全顯示出現在的好心情,將雙腿放在水中輕輕拍打,兩人在這炎炎的夏日裡感受著得來不易的清涼。

「伸太郎伸太郎,你推快一點嘛!好多人都超過我們了。」文乃望著前方又走過的一對情侶,皺著眉說。

伸太郎望著文乃,說:「慢慢推不好嗎?還有在推的人是我耶。」

「咦?所以伸太郎這樣的意思就是在怪我囉!」

「我沒這樣說。」

「嘛,真是的...」

文乃搔著臉頰,無預警地突然躺在船上,臉龐剛好對上伸太郎,朝著天空的方向望向他,耀眼的陽光在彼此之間形成了一道看不清楚的阻礙。

伸太郎被文乃的動作微微嚇到,不太敢低頭望向對方,只能繼續在這條小河裡緩慢前進。

天知道他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初戀者的心情一樣緊張。

「吶,伸太郎,你看看我嘛。」

「看妳幹嘛,剛才不是還叫我推快一點嗎?」

「你別這樣嘛,生氣囉?」

「誰會為這種小事生氣,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文乃伸出手,生氣地輕輕拍打一下伸太郎的臉頰,微微嘟起的嘴唇很紅潤,跟白皙的臉蛋形成了完美的對比。

伸太郎將視線微微向下,卻完全沒有意料到自己的臉龐居然與文乃如此相近。伸太郎停下了繼續推船的動作,水波在他們兩個中間停止竄流,只是仔細的微微睜大雙眼望著她。

四周都沒有任何人,難得的安靜。一個人靜靜佇立地在水中,伸太郎的視線始終沒有從文乃的臉上離開。

文乃的皮膚很好,白皙的彷彿像是鑽石一樣晶瑩剔透的閃耀著,水汪汪的褐色雙眸像是天然呆一樣望著伸太郎,陽光灑落在她裸露大片的胸口上,呈現波光粼粼的水面搖晃著充氣船。

「嗯?伸太郎?」文乃露出疑惑的眼神,望著一臉呆滯的伸太郎。伸太郎被文乃這樣一叫,好不容易才從自己的幻想中抽出來。

「沒、沒事!快點,我們走吧。」

手忙腳亂地繼續推動著船,額前幾絡較長的髮絲遮掩住了伸太郎脹紅的臉頰。儘管冰涼的水急促地拍打在他的身上,卻仍舊降溫不了這股彷彿在燃燒的火焰。

「哇嗚!伸太郎!你小心一點啦!」

差點從船上滑下來的文乃,緊緊抓著船的邊緣,皺著眉提醒伸太郎。只見伸太郎低著頭,恢復平常的緩慢推進速度。

「抱歉。」

「伸太郎,你到底怎麼了?」

「不要問這麼多啦,妳很煩。」

撇開視線,努力不想要迎上文乃疑惑的眼光,伸太郎望向不遠處的終點,更是加快了速度。

這股降低不了的高熱溫度。


隨著感情的爆發,對妳的真心話也將隨之一併說出。

讓我沒有保留遺憾地坦承吧,對於妳的喜歡


文乃將充氣船放在旁邊的椅子上,帶著伸太郎到旁邊的泳池戲水。

遊樂設施在水中更顯得惹人注意,巨大的水桶一次次的裝滿清涼的水,從人們的頭頂上宣洩而下。

聽著那些刺耳的尖叫聲以及喊叫聲,伸太郎有些不耐煩的蹙眉。「文乃,妳要去哪?」

走在前面的文乃並沒有馬上就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赤腳走入只有水深到腳踝的池子,指著上面的大水桶,興奮的說:「我要玩那個!」

「...跟我說妳是在開玩笑。」

「咦?沒有開玩笑啊,走嘛伸太郎。」文乃伸出手拉著一臉黑線的伸太郎,早已在腦海中模擬到時被水從頭頂沖到全身的快感,更是讓他止不住驚慌地顫抖。

是的,伸太郎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沒救又沒用的男人。

尖叫聲再度響起,與文乃站在不遠處看著人們被巨大水量沖刷時的快感,伸太郎卻感受不到其中的快樂。

「走吧走吧,我超喜歡玩這個的呢!」

「...我可以先去旁邊的爬那個水柱。」

「不行!伸太郎要跟我一起玩才行!」

不讓伸太郎有逃跑的機會,此時顯得機靈許多的文乃立刻就抓住轉身就想走的伸太郎,直直地穿過濕身的人群,走到了大水桶倒下巨大水量的位置。

「爬什麼水柱,要爬也等我玩玩這個!」驕傲地說著,文乃自信滿滿地望著巨大水桶正在重新盛裝滿水。

炙熱的陽光曬著底下在等待的人們,伸太郎卻是冒出冷汗。不斷想著等等的最糟糕情況,甚至有可能連泳褲都會在眾人面前被沖刷走!

黑著線的表情,文乃卻完全沒有注意到。此時眾人們一致望向上頭的水桶,彷彿有徵兆似的正在緩慢傾倒而下。

「伸太郎伸太郎!要來了喔!」文乃抓著伸太郎的手臂,興奮地搖晃著,但眼神中卻有著緊張。

伸太郎望向文乃,幾乎是抱著零希望再次問身旁的女孩。「妳確定真的不走嗎?現在走真的還來的及喔,欸,文乃啊、啊啊!文乃一一一一!」

文乃早已把注意力完全放在即將倒下水的桶子上,而伸太郎卻是想極盡忽略的勸導文乃離開。但是早已在文乃說話之前,水桶已經整個倒下來了。

「啊啊啊一一一伸太郎一一一!」

在被水以重力加速度而傾倒而下的同時,伸太郎整個人就像是石頭一樣僵硬的站在水中,此時手臂上突然傳來了一個不同於水的清涼溫度,緊緊地抓著他的手臂。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卻像永恆時間一樣折磨著他。伸太郎在終於被巨大水量給狠狠灌完之後呈現完全呆滯狀態,但手臂上的物體突然動了一下,使得伸太郎回過了神。

本來還滿心期待的文乃,此時卻因為被嚇到而恐懼的緊抓著伸太郎的手臂,垂著褐色的眼簾,微微泛起了朦朧的水氣。

只有簡單的布料隔著彼此之間的肌膚碰觸,伸太郎能夠明確感受到文乃此時身上適當的溫度,而自己卻彷彿再度燃燒起來似的。

「嗚嗚...好痛...」文乃眨著孩泛著水氣的雙眼,長長的睫毛全是點點的水珠,另外一隻手撫摸著被水沖刷的頭部,疼痛的喊著。

「...就說不要玩妳還要。」伸太郎望著身旁小鳥依人般的文乃,內心卻絲毫沒有感到任何一絲不耐煩。只是帶著文乃到旁邊休息,時不時還溫柔地伸出手撫著對方發出痛楚的地方。

「妳啊,下次別再這樣逞強了,出來玩不是特地花錢受傷的,知道嗎?」伸太郎邊撫著文乃的頭,微微蹙眉說著。

同樣也摀著頭疼的地方,文乃臉上還稍嫌狼狽了一些。輕輕用手撥開因為水珠而黏在自己臉上的褐色髮絲,文乃苦笑著點頭。

「抱歉吶,伸太郎。」

「跟我道歉幹嘛?」

文乃望向他,伸太郎同樣也回望她,等待著彼此的回覆。

陽光再次熾熱的在兩人之間來回照耀,被折射出的金黃色光芒在文乃的臉上形成了陣陣光線。

微風吹來,儘管身旁人潮依然洶湧吵雜,但卻絲毫影響不到他們倆。

安靜地彷彿能夠聽到水珠沿著身體滴落到地面的聲音。

趁著一條光線在兩人之間若隱若現的跳動著,倏地的,伸太郎的雙眼捕捉到了少女剎那間的表情。

只有一秒鐘的時間,但他還是看清楚了。

文乃臉上少了笑容的臉龐。

那是伸太郎無法形容的表情,就像是文乃的天真在那一瞬間被抹殺了一樣。

褐色的雙眸不再是那充滿著憧憬與夢想的單純女孩,而是藏了許多心事而成長許多的女人。

像是想要透露點什麼事情給他知道一樣。

愣愣地望著文乃,伸太郎無法說話。

原來文乃沒有上揚的嘴角,表情看起來會是多麼的悲傷。

此時的文乃已經恢復了正常,望著看向自己發起呆的伸太郎,首先狐疑的歪著頭也看著對方,然後才伸出手在少年的面前晃了幾下。

「咦?伸太郎?」

「.....」

「伸太郎?你還好嗎?」

「...文乃。」

沒有意料到對方會突然叫住自己的名字,文乃同時也愣了幾秒。

兩人對視的這幾秒,伸太郎卻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與勇氣講出這一段話。

「...文乃,有事別自己一個人承擔。」

「什麼?」

「.....」

「伸太郎?你不舒服嗎?」

「...沒聽到就算了,走吧。」已經顯得不耐煩也不想再繼續話題下去的伸太郎,直接站起身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咦咦?!伸太郎你等等我啊!」

趕緊站起身,衝向伸太郎的身邊。兩個人並著肩走路著,卻沒有人打破這一刻的沉默。

用餘光偷偷瞄向身邊略矮的文乃,伸太郎的表情有著說不出的無奈。

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文乃一一一


想要當屬於你的守護者,不希望之間有秘密阻隔了彼此。

這份心意到底還要沉默多久呢?


文乃很好奇站在旁邊不說話的伸太郎。

從剛才開始說出一些很奇怪的話之外,就再也沒有開口過。

就連自己主動先說話,他也都是很簡單的回幾個「嗯」「隨便」「妳開心就好」之類的。

什麼嘛,自己講話不清不楚的還在那邊生悶氣。

在內心嘆了口氣之後,文乃同時也想起了剛才的事情。

剛才伸太郎望向自己的表情,有著許多的焦急以及徬徨無措。

不曉得為什麼,她能夠隱隱約約感覺到,伸太郎是在擔心自己。

可是為什麼呢?她自己現在也不明白。

「伸太郎,別不理我嘛。」

「我沒有不理妳。」

「可是你都好冷淡...」

「還好吧。」

伸太郎仍舊淡淡地回答文乃的逼問,使本來信心滿滿的文乃一瞬間感到不知所措。

儘管旁邊的人潮仍然洶湧吵雜,但他們倆之間的氣氛卻瞬間降到了冰點。

倏地的停下腳步,文乃赤裸著腳站在燒燙的地板上,沒有繼續跟著伸太郎向前走。反而是沒有特別注意到身邊人的伸太郎,就這樣自顧自地往前走去。

文乃就這樣默默地望著伸太郎一無所知走遠的身影,黯淡的棕褐色眼眸沒有什麼情緒起伏,只是這樣默默地看著他們之間的距離逐漸模糊,然後被陣陣人潮給擋了下來。

站在原地過了一會兒,文乃抬起了頭,開始敞開腳步,在人潮中開始學習著伸太郎那樣穿梭。

陽光仍舊耀眼著發熱,就像是一顆火球在人們的頭頂上猛烈燃燒著。

水珠早已被蒸發去,只剩下乾燥的身軀與人們互相擦撞著。


這一次,她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當伸太郎終於發現文乃不在自己身邊時,他已經走了有段時間了。

很長一段時間,身邊都沒有傳來聲音,他以為是文乃開始在反省剛才自己的態度,所以決定不去打擾她。而另外一方面,他也是在氣自己的無能為力。

為什麼、為什麼幫不上她的一些忙呢?

這樣嘆著氣,伸太郎繼續走著,也無意去注意身邊的人是否也跟在自己身邊。

所以當他走到整座水上樂園的最終嬉戲設施時,他才開始對於身旁的詭異安靜有點在意。

而當他轉過頭看過去時,卻是一張自己完全素不相識的女人的臉龐。

「啊,那、那個,不好意思!」

只見那個女人以一種"你是神經病嗎"的眼神望著伸太郎,就這樣默默地走開了。

無暇再去理會其他人的情緒,伸太郎在過了幾秒愣住之後,真的瞬間開始變得著急起來。

她是什麼時候不見的?什麼時候走失的?文乃在哪裡?!

開始在原地來回繞圈,因為身高不高的關係沒辦法窺視每個遊樂設施的角落,也因為自己沒有注意到文乃什麼時候走失不見的,所以現在更為棘手。

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我不去注意一點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一一

懊惱地在腦袋裡瘋狂喊叫著,伸太郎也只好忍下難堪的情緒,扯著嗓子大聲喊叫著:

「文乃!文乃!」

瞬間有不少人將視線投往自己這邊,這讓伸太郎感覺更加地無地自容。只能頂著頭上的大太陽,著急地四處尋找與自己走散的文乃。

「啊!去看看服務中心好了...只要廣播一定可以的!」

本想打定著這樣的主意,二話不說就要直朝廣播中心直奔的伸太郎,但一想到在找到人之後還要解決事情的尷尬,頓時又讓他停下了腳步。

「這樣感覺好像小孩找不到媽媽啊...我明明是個國中生了啊!」

一時之間完全應付不過來事情的伸太郎,這樣崩潰似的抓著頭髮,眼眸裡盡是擔心以及後悔。

「要是我...要是我能夠早點注意到她就好了...」

這樣想起來,自己的確從剛才開始就對文乃很過分。也許文乃也不知道自己曾經露出過那種表情,說不定她的內心也真的沒有藏了什麼心事,說不定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在那邊自作亂想。

然後自己什麼也沒說,就這樣跟她生起悶氣來了...

啊啊啊!我真是不應該啊!文乃妳在哪裡!伸太郎崩潰的在內心中叫喊,對於人群他也實在是沒什麼辦法,要不是文乃的強烈邀約,他也不會來這種地方。

在原地四處找人仍舊徒勞無功之後,伸太郎只好在內心下了一個沉痛的決定。

撐著頭頂上的大太陽,與眼前擁擠的人潮逆穿著,回頭去尋找文乃的下落。

「...」實在是說不出什麼話的伸太郎,也明白這是自己自作自受,也只好接受了事實的殘酷了。

等會兒找到她,一定要好好教訓她才行...。


直到失去之後才明白,珍惜的可貴。

原來讓妳離開我的身邊,我的內心竟會是如此的焦急不安。


在穿梭人潮中,伸太郎轉動著視線,四處搜尋著文乃的身影。

雖然穿著泳衣,剛才也才玩過水而已,但瞬間身上的水分都被蒸發掉,身上乾燥的彷彿可以燒起來炎熱。

平時身為宅男不常出門的他,儘管體力明顯已經負荷不了,但一想到文乃可能因為自己才會故意跑掉之後,伸太郎還是硬著頭皮,撐著責任繼續走下去。

明明有事可以跟他講的啊,為什麼一定要這樣鬧脾氣一一一

『伸太郎,別不理我嘛。』

『可是你都好冷淡...』

...

好吧,好像也是因為他的態度關係。

無言地想著,的確,伸太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對文乃的態度很冷淡,這也或許是因為為什麼文乃不想理他逕自先跑掉的關係。

「但是也不能什麼都不說就跑掉的吧...!」有些挫敗的在人群中稍嫌大聲地呼喊著,還不小心惹來的一些路人異樣的眼光。

無暇再去理會那些眼神,伸太郎也只能拚命地想重新拾回那道失去的背影一一一

那不小心失去的她。

此時,在下一個轉角處,正當伸太郎要毫不猶豫的走進方才自己走過來的那條路時,眼角的餘光突然閃了一下。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光亮,惹得伸太郎有那麼一瞬間無法睜開眼,因為著急於找人而顯得有些不耐煩,但仍舊是下意識的轉過頭去一一一

而在伸太郎佇立於滾滾人潮之中,卻驚愣於原地。

從那不遠處,有一個身穿鮮豔紅色泳衣的少女,棕色的髮絲長及於肩膀,隨著陽光均勻地舖灑在她的身上。

望著那道背影,伸太郎卻不知道為什麼,當陽光照耀到那少女時,竟會閃起那麼一絲絲無可比擬的璀璨光亮。

而那道被拖長的影子,竟又是那麼的熟悉。

隨著熾熱的陽光不斷的曬在伸太郎的身上,滴滴汗水從赤裸的胸膛中流下,然後滴落在地面,留下痕跡。

乾裂的嘴唇以及灼燒的喉嚨,吞下的黏稠口水滾動著脖子上的喉結。彷彿因為炎熱的天氣關係,少年始終無法大喊出聲。

也或許是因為被那一道道閃耀的光芒給震撼住,以至於讓那人的身影離自己越走越遠,也還沒有任何反應。

直到少女的人影逐漸沒落在陣陣人潮中,伸太郎才猛地回過神,扯開沙啞低沉的喉音,大聲呼喊:

「...一一一文乃!」


為妳扯破沙啞、為妳抵抗限制。

為妳我願意做盡一切,只為換取妳那璀璨且無人能比擬的燦爛。


伸太郎邁開大步,想要趕緊追上已經逐漸消失身影的文乃。

也許是因為人潮太吵雜的關係,文乃始終沒有停下走遠的腳步,甚至一步步遠離了伸太郎。

是故意的嗎?還是真的不小心?等等我一一一

在內心一遍遍這樣拚命呼喊著。儘管穿著泳褲卻已經感受不到前些時刻的涼爽,伸太郎現在感受到的只有因為焦急而燃燒起的體內炙熱。

伸手撥開眼前阻礙著自己的人群,臉上逐漸呈現不滿的情緒。惹得有些人在伸太郎的後面開始咆哮。

「臭小子,給我說聲抱歉再走!」

但伸太郎簡直不想理會、也懶得理會,直奔腳步遠離還在後頭像個傻子咆哮的人們。

一一一那些你們所不懂的感情,就給我通通閉上你們那張無知的嘴巴。

緊咬著牙,內心的煩躁以及怒氣瞬間湧入上身。比起平常運動的速度,這簡直是破了自己長久以來易於疲累的慣性。

但是他沒有注意到、也無心注意到,現在全部的注意力還放在那逐漸消失的少女身上。

不、等等,文乃,別走一一一

眼光有些吃力地捕捉少女忽隱忽現的身影。一秒鐘消失、一秒鐘出現,惹得伸太郎的心跳也忽大忽小、忽上忽下。

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在少年的耳際響起,粗重的喘息著。卻沒有任何一點想要停下腳步的意思,只是一昧地跑著、跑著、再跑著一一一

「一一一文乃!」

不甘願文乃就這樣從他的視線中消失,就像是害怕永遠的別離一樣,伸太郎拚了命、用盡僅剩的力氣大吼。

終於因為體力不支而停下腳步的伸太郎,呼吸一時之間還喘不過來。痛苦地撐著膝蓋半蹲著,汗水沿著額頭滴落至地面,伸太郎閉上了雙眼,想要努力將呼吸給調回過來。

啊啊、還是跑掉了嗎,我果然還是一一一

「伸太郎?」

倏地的,別於心臟用力跳動的聲響,這個聲音更加清晰地傳入伸太郎的耳裡。

猛地睜開雙眼,呼吸卻仍然急促著,也還沒有力氣挺起上半身望過去。

...一一一是妳嗎?

「是我,伸太郎。」

再一次的,那人呼喊著伸太郎的名字。像是有心電感應似的,回答了伸太郎內心的問題。

平庸的語氣卻帶著有些激動亢奮的情緒。此時喘氣的伸太郎終於能夠想像,那人站在他面前,等待著他的模樣。

儘管力氣不足,伸太郎的雙手仍舊是離開支撐自己了膝蓋,有些搖晃地站起身。一時之間還無法適應陽光的閃耀,他微微瞇起雙眼。

直到雙眼終於聚焦定位眼前的人時,他幾乎激動地想將對方擁入懷裡,然後好好的訓她一頓。

有些酸澀的雙眼不再是因為陽光的照射而瞇起,而是努力不想將方才因為著急慌張而留下後遺症的恐懼,流出欣喜若狂的眼淚。

「...文乃。」

再一次的,他的世界就像是在這一瞬間,因為出聲呼喊了這個名字,而彌補了他的所有的全部。

他的全世界,終於再一次完美了。

不想、不想要再失去妳,別離開我。

突然的,伸太郎伸出手擁抱住文乃,這讓一開始本來有些疑惑的文乃震驚了一會兒。

黑色的髮絲搔弄著文乃的一邊臉龐,而文乃的褐色雙眸更是因為驚訝而瞪大無比。

伸太郎此時正在擁抱她,緊緊的。

「...伸太郎?」

「文乃,妳這個笨蛋。」

儘管對方口出惡言,但文乃裸露的肩膀上卻能感受到溫熱的水流過,然後滑落至她的全身,降落至地面。

微微顫抖的身軀明顯表示出伸太郎剛才的驚恐以及慌張,文乃此時也微微抱著一絲絲的歉意以及愧疚。

「...抱歉吶,伸太郎。」

「笨蛋,這種事最好是一句道歉就能夠解決的。」

「诶?」

有些驚訝對方的回答,文乃再度愣住,等待著抱住自己的人回答。

而他也沒讓自己等多久。「跟我來。」

還沒反應過來的文乃,兩人就這樣在人群的注視中,鬆開了緊抱著少女的雙手,扯著手臂就向遠方走去。

而伸太郎臉上的淚痕,始終無法用自己的雙手抹去。


她的離開,彷彿就像是他的全世界都崩塌了一樣。

他的遠去,彷彿就像是她的全世界被挖空了一樣。

一一一妳主宰著我的一切,自己卻又不曾發現主宰著我的全部。

只能讓我一人在被背棄的恐懼之中,一個人獨留。


「伸、伸太郎你小力一點啦,好痛!」

吃痛的在伸太郎的身後大喊,想要讓對方緊握著自己手腕的力道稍微鬆懈,但始終喚不回那人的回應。

伸太郎牽著文乃的手,在一陣陣的人潮之中,毫無畏懼的向前走。

走著不曉得已經多長的一段時間,只知道兩人都已經汗如雨下。

而在這之後又過了不久,伸太郎終於一處人煙非常稀少的角落,鬆開了文乃的手腕。

趕緊將自己的手收回來查看,而在上面早已印了一大片的紅印子。

「伸太郎你看看啦!怎麼都不聽我說話!」

握著吃疼的手腕,文乃有些泛著淚光的轉過頭對伸太郎說道。

但是,當文乃的目光迎上伸太郎那詭異到極點的視線時,整個人頓時愣住。

只見伸太郎的眼神,露出一道非常冷冽的目光。幾乎毫無感情溫度的看著文乃,嘴角也不再配合的扯動著微笑,呈現完全垮下的面部表情。

恰好被來到一處被樹蔭遮住的地方,文乃更是能看見那些黏在伸太郎身上,微微閃耀著光點的汗珠。

睜大褐色的雙瞳,吃驚的回望著,一開一合的嘴巴始終脫不了口。

...怎麼了?

此時,一道屬於在炎炎夏日裡鮮少出現的涼爽微風,吹動了樹葉。婆娑的聲音在四處回響著,也溫柔地吹起他倆的髮絲。

伸太郎的黑髮剛好被微風的吹起遮住了雙眸,以至於文乃無法看清那雙眼眸底下的深邃情感,只好忍受著這樣的尷尬默默等著。

但是隨著時間在他們彼此之間流逝,伸太郎遲遲都沒有動過雙唇。

尷尬著這樣的氣氛,決定只好先開口詢問的文乃,卻在已經開口準備出聲時,硬生生的被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給打斷話語。

「文乃,為什麼要跑?」

伸太郎幾乎沒有開啟嘴唇,聲音卻真實的從他的喉間傳來。

而文乃被問得一愣一愣的,一時之間也說不出話。

時間再度在他們之間的空氣中行走著,伸太郎也頭一次很有耐心的等待文乃回覆,不出任何一點催促的聲音。

而過了好一會兒,文乃才終於回過神,卻有點委屈地鼓起臉頰,著急卻小聲的說:

「誰叫伸太郎都不理我...!」

微風依然在徐徐吹著,黑色的髮絲始終蓋住少年的眼眸,讓文乃不能直視著他。

換文乃等著這次對方的回答,時間又再他們彼此之間消磨好一段時間。

而過了不久,終於等到伸太郎微微啟唇,淡淡地說:

「文乃,有事別一個人,」

承擔。

說到一半的話語彷彿還滯留在空氣之中。文乃聽了,久久不能消化那一句話。

疑惑地想著這句話的意義,文乃決定再出聲詢問一次。

「伸太郎?」好心再度出聲呼喚對方,但卻驚見了某一個不堪的畫面。

此時一片已經枯黃的樹葉從樹上掉落,瞬間剛好遮住文乃的視線,然後靜靜地落在地上,不發一語。

但儘管只有剎那間的一秒鐘,少女還是清楚的看見了,

從少年那鮮少曬過太陽而白皙過度的臉龐上,流下的一滴眼淚。

不曉得為什麼,文乃竟覺得那滴眼淚的情緒,是比起悲傷、更多的是無奈。

愣愣地望著伸太郎緩慢流淚的畫面,佇立於原地遲遲無法回過神的文乃,也忘記要上前為對方擦去眼淚。

為什麼、為什麼要哭呢一一一

「文乃,我值得妳信任嗎?」

再度的,伸太郎再次問出文乃不懂的問題。

但望著那一滴滴眼淚隨著臉頰滑落,此時文乃覺得先暫時別問這麼多比較好。

被對方的聲音給喚回神,文乃過了一會兒才消化掉那一句話,有點猶豫的點頭。

「那麼,有事就別自己一個人承擔好嗎?」

「伸太郎,你怎麼了?」

「文乃才是,我才想問妳怎麼了。」

「伸太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變得怪里怪氣的都是你,不是我!」

彷彿有些惱怒自己像是被耍了一樣,文乃氣憤的回話。

但是,只見伸太郎沒有像平常一樣怒吼回來,一個人仍舊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邊。

開始有點擔心起伸太郎的精神狀況,文乃的臉上立刻就從憤怒轉化成為擔心。

「伸太郎,你是不是身體不太舒一一一」

「...一一一我喜歡妳。」


為了妳,我能飛、我能跳、我能跑。

追逐妳就算到了世界的盡頭,也不會因為猶豫而停下腳步。


一一一勢必追隨妳,到天涯海角。


微風停止,樹葉停下了聲音。

連人群的吵雜聲此時也離他們那麼遙遠。

赤裸著雙腳站在燒燙的地板上,卻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一條神經傳來的感覺。

這時的文乃,突然記起那些被喚起的片段回憶一一一...


『吶,伸太郎。』

『嗯?』

『如果有一天,我說我喜歡你,你會怎麼樣?』

『大概又是跟朋友玩大冒險猜輸了吧。』

『怎麼這樣,伸太郎好過分!』

『因為我並不覺得妳會喜歡我,我也不覺得我會喜歡妳。』

『啊啊、嘛,說的也是呢,那就忘記我這個問題吧,伸太郎。』一一一


沒錯,文乃是喜歡伸太郎的。

因為知道伸太郎這個人對於感情異常遲鈍,所以才冒著危險問出這樣一個問題。

而當初伸太郎那樣的回答,『我並不認為我會喜歡妳』彷彿也等同於拒絕了文乃的感情。

所以,當下的文乃,就算忍著想哭的衝動與心痛,也是決定要將這份感情永遠地埋入心深處。


...一一一『那就忘記我這個問題吧,伸太郎。』

但是,你真的忘記了嗎?


一切靜謐的很不自然。

文乃睜大著褐色的雙瞳,驚訝地望向一臉平靜卻認真的伸太郎。

一再地向腦中確認剛才收到的訊息,反覆咀嚼卻仍舊消化不了。

一一一『我喜歡妳。』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說啊。

明明都已經決定,要將這份感情永遠收藏在心底,不會再提出來的一一一

為什麼、為什麼要將它給翻出來?

彷彿回到當初像是被拒絕的場景,文乃忍著快要衝出眼眶的淚水,顫抖的聲音微微說道:

「...伸太郎?」

你喜歡我嗎?

而伸太郎也毫無畏懼的回望起那雙已經泛起水氣的褐色雙眸,就像剛才文乃回覆了他內心的話語一樣,有著默契卻認真的點頭。

只見文乃再度睜大褐色的雙眼,終於再也止不住不知是此刻的感動還是因為被翻起過往的悲傷,而流下的眼淚。

「啊啊...我還以為伸太郎拒絕我了呢...」

「我從沒拒絕過妳。」

堅定的說著,再度換來少女訝異的眼光。

但是這一次,伸太郎不再躲開文乃明顯的眼神,帶著勇氣的迎上。

只來得及聽到伸太郎的腳步聲在耳畔中響起,在文乃回過神之後,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整個人被伸太郎擁入懷裡了。

溫暖的體溫沒有隔絕的接觸著彼此,文乃的雙手感受著那股有些快速的心跳,覆蓋在伸太郎不怎麼強壯的胸膛上。

但卻在此刻,給了她滿滿的安全感。

就像是內心的心牆被伸太郎這樣一連串的動作與語言給用力打破一樣,淚水突然潰堤似的宣洩出來。同樣伸出纖細的雙手卻用力地抱住少年,文乃止不住內心長期以來忍受的悲傷與寂寞,大哭著。

因為太喜歡,所以始終不敢明說。

儘管心痛一一一


始終不敢表明的心意,只要是被認定為永遠,總會有被發現的一天。

就像是喜歡的人永遠都是妳一樣,不曾改變。


兩個人在夕陽的迎接之下,換上了日常的休閒衣服,走出已經要準備關門的遊樂園。

夕陽溫暖的橙色光芒撒落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包括伸太郎與文乃。

但唯一別於進去時的不同,兩人是牽著彼此的手走出遊樂園的。

兩人的眼眶都顯得有些紅腫,內心卻不再感到徬徨以及孤單。甚至於那股想讓人永遠消失的寂寞。

現在的他們,都不會再有了。

文乃掛著溫柔卻頭一次真正放下牽掛的笑容。伸太郎始終為這樣純真無害的微笑著迷,就連現在也是。

不只是過去、現在,還會有未來。

想到他倆會永遠在一起的將來,伸太郎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咦?伸太郎在笑什麼?」

「沒什麼,遊覽車要走了,快跑吧。」

「啊啊!伸太郎你也快點跑起來啊!」

以為對方就會這樣鬆開自己的手跑出去,但很意外的,文乃牽起他的手向前方跑去。

有點驚訝地望著少女的身影,儘管纖弱卻始終這麼袒護他。

邊跑邊望著那始終讓他意味深長的背影,伸太郎只是將這一長串的情緒給化為了一抹微笑,跟上了文乃的腳步。

「比比看誰先跑到遊覽車。」

「咦咦?」

「放心,我不會鬆開的。」

與少女肩並肩奔跑著,伸太郎轉過頭,望著一臉疑惑的文乃。

扯動著笑容,握著手的力道再度緊了一些。

「這一次,一起跑吧?」

同樣的,不等文乃的回應,伸太郎第一次率先帶頭。牽著文乃的手,跑向遊覽車的站牌。

溫暖的體溫始終由手掌心灌入自身體,伸太郎享受著那樣擁有一個人的感覺,臉上的笑容始終沒有淡去。


不會再逃避了,心裡的那股情感。

只要看見妳,就會席捲而來的那股熾熱溫度。


屬於我們的,陽炎夏日。


-END-

评论(1)
热度(7)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