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能讓你喜歡-【世界第一初戀/高律】

1.非常甜的甜文,架空設定。(世界第一初戀不解釋^//p//^)

2.建議配合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ShA7hcgPsY(真的愛死這首歌了^p^高律高律高律 <3 )

3.由於原作裡面已有此CP(正港BL不解釋)所以在解釋方面就不再多說。

4.我會努力不寫到H的。(咳咳)

[這次作者真的徹底發瘋,請多包涵。]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開始屬於我們的,世界第一初戀。


「喂,小野寺。」

「小野寺,給我好好工作啊你!」

「抱歉,但那故事真的很無聊,全部重寫。」

「小野寺,到我家。」

「哈?你自己在客廳睡得跟死人一樣所以我才好心讓你跟我一起睡的欸。」

「你說句喜歡我是會死嗎?跟從前那坦率的學弟完全不一樣啊你。」

「小野寺,我喜歡你。」


不曉得是什麼時候,生活中到處都充滿著某個男人的自信發言。

而這名名為小野寺律的男人,雖然感到極度的不滿卻也悄悄的歡喜著...

「您少自以為是了,我絕對絕對不會喜歡您!」


像個笨蛋說喜歡,其實內心卻像天使一樣在愛情中翱翔著。


丸川公司的少女漫畫部總編輯,高野政宗,被人人稱之為惡魔總編。

冷酷的話語以及毫不遮掩住的情緒讓人一覽無遺,連對現今這個時代最紅最暢銷的作家他都可以自然地說出內心的想法。

然而,總是擺著一張撲克臉的他,

卻在某一天遇見了他十年前的初戀。


「我要追你,等你說你喜歡我的那一天。」


小野寺律,小野寺集團的富二代,也是高野政宗的初戀學弟。

因為被自家公司嘲笑鄙視成"只會靠著父母賺錢吃飯"的傢伙,憤怒之下便辭去原本工作跳槽到丸川。

然而,當他進入丸川的那一天,才發現自己進入的部門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工作!

正當他決定過幾個禮拜就聲請調職,卻在此時被高野認出來是彼此的初戀。

但因為十年前的誤會讓他的性格整個扭曲,如今的解釋卻讓他不得已相信當初的確是自己想太多。

但是突然說要追自己直到親口說出喜歡你什麼的是要人家的心臟爆掉就對了啦啊啊啊一一一

於是多采多姿的生活就這樣被展開了。


喜歡的感覺在內心中油然而生,小小的羞澀感卻包含著滿滿的幸福。


今天一如往常到了丸川工作。

雖然不是到自己料想中的文藝部工作,但卻因為被自己所負責的老師鼓勵之後,便決定在少女漫畫部生存下來。

嘛...雖然偶爾會想著該不會是因為那個人的原因,但卻隨即否認了自己的心意以及想法。

絕對不是絕對不是絕對不會是一一一!!

打著哈欠黑著臉進到部門,第一張最不想看的臉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自己身後。「早安。」

被驚嚇到之後趕緊轉過頭,一早的丸川人煙稀少,到了這一層樓之後根本沒有看見半個人影,卻在自己的身後出現了人的聲音,轉過頭居然還發現是那張他最不想碰見的臉!

小野寺瞪著眼前自己的上司,高野政宗,一臉不甘願地說:「早、早安。」

高野握著一杯咖啡,居高臨下的雙眼看著小野寺,難得一早沒有戴著眼鏡的他,這個距離卻依然讓小野寺的心跳聲碰碰的跳著。

絕對不是戀愛絕對不是戀愛絕對不是戀愛一絕一對一不一是一!

低著頭不敢正視眼前的人,小野寺轉過身趕緊坐了下來,說:「您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到公司了?」

「為了讓我們有更多時間單獨相處。」喝了一口咖啡,高野依然站在小野寺的身旁,淡淡地說著。

去你的誰是哪個我們還有我不想跟你單獨相處請尊重人權啊啊啊一一一

「高野先生,請您不要隨便說這種話...」紅著臉羞愧地說著,小野寺熟練地打開了筆電,心裡正盤算著身旁的人到底打算何時才走。

但是高野就這樣倚靠在旁邊的塑膠製的塑膠隔閡上,漫不經心地啜飲著溫熱的咖啡,早晨的光曦從公司的窗戶打了進來,淡淡的咖啡香瀰漫整層樓間,讓人不禁心曠神怡。

但是尷尬的氣氛卻在他們之間逐漸瀰漫開來,就在小野寺認為要自己先主動退開時,高野突然說話了:「你吃早餐了嗎?」

被這話問的一楞,小野寺盯著電腦螢幕幾秒鐘,才回過神說:「不!呃、還沒...」

高野挑起了眉,從小野寺的旁邊走過到自己的位置,然後從包包裡面拿出了一份用紙袋裝起來的東西,遞給小野寺。

「拿去。」

「咦?」愣愣地接過高野遞過來的東西,手上的東西沉沉的,不解的打開一看,才發現那是一份正冒著熱煙的早餐。

驚訝地看著手上的早餐,他望向正坐在位置上喝著咖啡一臉不關我的事情的高野,他說:「高野先生,這...」

高野先生抬起視線,看著小野寺。「給你的,看你每天都很匆忙地出門,想也知道一定早餐都不吃。」

並不知道對方原來一直在觀察自己,小野寺的臉莫名地紅了起來,趕緊低下頭說:「謝、謝謝您,但以後不用麻煩了。」

「好啊。」高野立刻就回答,這讓小野寺有點錯愕的抬起頭看著他。

「報紙上有說,不吃早餐會變成笨蛋,難怪你連一句我喜歡你都不會說。」

...就說我絕對不會喜歡上這種渾蛋該死的哪一天我一定要找時間親手掐死他讓他再也說不出話來啊啊啊一一!!

於是,不平凡的一天,卻有不平凡的邂逅,在丸川公司之中這詭異的氣氛逐漸醞釀出來...


小小的拌嘴代表我對你的信賴以及情感,你是否早已發現我那句從未說出口卻一直擺在心底的話語?


「不好意思,看來吉野作家那邊必須要由我這邊親自去找他一趟,先失陪了。」黑著臉站起身突然這樣講的羽鳥,手上掛著西裝的外套,就這樣匆匆忙忙彷彿背後還帶著點陰森的黑暗氣息般踏出了部門。

「一路好走~」這樣說著的木佐翔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起來一副活死的人的模樣,令人看了不禁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

「嘛啊...一到截稿日總是這樣呢...」突然這樣開始自言自語的翔太就這樣趴在桌子上碎唸著,時不時還能看見四周圍環繞著快死掉的絕望。

小野寺只能繼續更認真的低著頭拚命工作,應接不暇的電話以及一堆資料沒有減少反而增多的現象快將他給壓垮,但他知道,這就是編輯的工作。

一旁的高野也沒有閒著沒事,更多的電話以及資料使他忙手忙腳頭昏眼花,整間辦公室、不,是整層樓、整棟公司,此時都呈現人聲鼎沸忙昏手腳的狀態。

「是,是。」「不好意思,我們會盡快處理的。」「是,是,非常感謝您的關照。」

掛掉一通接著一通的電話,又開始胃痛起來的小野寺起身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休息間。

「啊...胃痛...」扶著肚子,伸出一隻手撐在飲料機前面,臉色蒼白的小野寺這樣痛苦的低喃著,同時掏出一枚錢幣到販賣機裡買一瓶咖啡。

「嘛啊...為什麼到截稿日的時候都要過著這樣的日子呢...」邊喝著咖啡邊懊惱地喃喃自語,小野寺撐著頭,實在有種很想翹班的感覺。

正哀怨著地喝著罐裝咖啡,完全沒有注意到安靜且空無一人的休息間進來了一個人影,正移動緩慢的腳步靠近小野寺的身後。

一口接著一口,好不容易全部都喝光了,正準備站起身丟到垃圾認命的回去繼續工作,卻在站起身的同時聽到背後的聲音。

「小野寺,你不工作在這混水摸魚啊?」

「哇啊啊啊啊啊一一一」

被嚇了一跳的後者慌張的跳開,轉過頭才發現不知道何時自己的惡魔上司正站在後面冷眼看著自己,天曉得他站在後面看多久了!

一想到從剛才開始這個人就一直站在自己身後,困難的嚥了嚥口水,小野寺小聲地說:「對、對不起...」

高野看著小野寺,沒有說話沒有動作,只是手臂插著環繞著胸,一臉就是惡魔的冷酷表情望向對方。

「忙完就沒事了,再辛苦一下。」丟下這一句話,高野就這樣轉身逕自離開。

望著上司不明不白的行為,小野寺只是狐疑的看著高野離開,然後過了幾秒鐘聽到遠處吼來的憤怒聲音,才趕緊丟了垃圾回到部門。

「是!不好意思!」

雖然繁忙但卻感到某種微妙的幸福感呢。


有時候無法對你訴說任何一字一句,是因為看著你我就會有無法克制的慌張。


隨著工作時間的忙綠,慢慢的太陽也從西邊緩慢西下了。

電話終於不再是一通接著一通,資料也從原先的高峰變成一座小山丘,此時窩在編輯部裡正猶如殭屍般行走的編輯們都算是可以稍稍鬆口氣。

但是...

小野寺環顧著部門裡的前輩們,不是倒在桌子上就是直接躺在堆滿資料的地上呼呼大睡,辦公桌上呈現完全混亂狀態。

望著眼前一片狼藉的模樣,小野寺決定轉過頭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就算出了人命也不關他的事!

這樣想著的同時,發現自己手頭上的工作已經差不多完成了,於是看了一眼身邊悽慘落魄的前輩們之後,便趕緊關了筆電電源,整理好要帶回家查看的資料收進包包,便起身準備離開。

「要回家了?」此時又一聲冷不防的聲音再度從小野寺的後頸傳來,陰冷的氣息不禁瞬間寒毛直豎,趕緊轉過頭果然就發現一臉疲憊的高野正站在小野寺後面看著他。

深陷的黑眼圈讓他看起來整個人不堪疲憊,小野寺有點微微擔心的看著眼前高大的男子,說:「高野先生,您沒事吧?」

聽到了對方的關心,高野只是挑起了一邊的眉,然後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說:「你難得會關心我呢,小野寺。」

高野溫柔地講著,上揚的嘴角讓小野寺頓時臉紅心跳不已,趕緊移開了視線,說:「因、因為你是上司!所以...」

看著前者臉紅又不肯承認心意的反應,高野只是淡淡地笑著,然後伸出手揉亂著小野寺的頭髮,說:「你也辛苦了,回家休息吧。」

感受著頭頂傳來那人溫暖寬大的手心正揉亂著自己的髮絲,小野寺的臉更加的紅透,趕緊將身體轉另外一個方向準備離開,離去前時說了:「您也是,辛苦了。」說完,就提著包包離開了部門。

望著那人匆忙離去的背影卻帶著點羞澀的感覺,高野始終揚起的嘴角從沒垂下過,眼神中的笑意以及溫暖不再一閃而逝。


能夠得到你對於我所給予那最特別的關心,就算不想承認但我還是喜歡你。


小野寺隨著從浴室的門開起的剎那間,隨著瀰漫的霧氣踏出了浴室。

昨天晚上剛整理好的房子此時看起來整潔無暇,衣服乾淨的疊好放在衣櫥裡、垃圾一袋一袋的都丟了出去、隨地亂丟的書本文具都擺好歸位。

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由於是夏天的關係,小野寺乾脆就裸著上半身,脖子僅掛著一條浴巾擦拭潮濕的頭髮,赤腳感受著木頭地板帶來的乾爽。

就算曾經是富二代的少爺依然不會嬌寵慣溺,習慣省電節源的他只有開了窗戶通風,不必要時絕對不會輕易按下冷氣機的開關按鈕。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望著眼前桌子上一疊又一疊的作業資料,先是皺起了眉頭,然後嘆了口氣開始認命的工作。

「繼續加油吧!」

畫起了紙張上偶爾一些角落的紅圈,審視著一張接著一張的分鏡圖,即使時間即將超過午夜0時也依然不知不覺。

好不容易將堆積如山的資料處理的只剩下一半,小野寺終於停下數小時都不休息的雙手,疲憊痠疼的揉搓著手腕。

「啊啊...終於....」臉上倦意襲來,帶著有點深陷的黑眼圈,正準備不打算回房直接打在沙發上睡覺的小野寺,此時被一連串的門鈴聲給吵(嚇)醒。

「嚇!」直接從沙發上彈跳起來,一下子身上所有的關節傳來痠痛的抗議,令他不禁恨得牙癢癢。

拜託這幾天我都快掛了還要這樣耍我實在是一一一

「來了...」心不甘情不願的拖著腳步,忘了自己還裸著上半身,小野寺就是這樣恍恍惚惚地開了大門。

但當他一打開大門的那一刻,他有種恨不得立刻以摔門的方式回敬對方。

...為什麼他要跑來亂按人家門鈴啊啊啊不懂現在是三更半夜嗎啊啊啊一一一

黑著臉皺著眉頭,小野寺咬牙切齒的說著:「高野先生...您找我有事嗎...」

顯然才剛剛回到家的高野,還穿著簡單輕便卻不失外出禮節的外衣,工作的包包也還拎在手上,高野看著他,說:「我家冷氣壞掉了,明天會找人來修。」

完全不知道對方話語中的含意以及告訴自己這些話的意義在哪,小野寺狐疑的挑起眉,說:「所以您找我幹嘛?」

「我今晚要住你家。」

「很抱歉容我拒絕。」

看來今天小野寺的家裡,又有莫名奇妙的緣分找上門了呢。


面對你的主動我總是心不在焉,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你表達我的熱情。


一把踹進大門然後這樣大剌剌走進來別人家的人他還是頭一次看見。

早已經把晚上過夜的衣服都帶好放在袋子裡了,高野一副完全不以為意的樣子說聲「借個浴室」就走進浴室梳洗。

黑著臉看著這位不速之客就這樣逕自開始用起家裡的一切,卻又沒辦法輕易把他趕走...至少他的心不准他這樣做。

該死該死該死為什麼我不強硬一點讓他不要進來啊啊啊一一一

扶著胃部,他痛苦地走向廚房的小角落,拿出一瓶精神飲料,看來今天他注定是要睡在沙發上了。

一口一口的喝著,小野寺坐回沙發上,正準備動手繼續作業時,突然浴室的門被打開,霧氣一股兒的狂瀉出來。

「小野寺!沒有肥皂了!」高野直接從浴室大聲吼著,聲音響亮的傳入了客廳。

頓時感覺到一股怒氣正壟罩著自己的心情,他試圖冷靜自己。沒事沒事...他只是上司...

「肥皂在浴室裡的白色櫥櫃裡,自己拿啦!」仍然忍不住以哀怨以及埋恨的口氣回著對方,只見對方毫不領情,翻箱倒櫃的刺耳聲傳來,過了一會兒,高野又大喊:「這是你家我哪知道肥皂會放在哪!」

你也知道這是我家你還給我擅自闖進來你是有沒有這麼厚臉皮一一一!!

低氣壓跟隨著小野寺的身邊來到了浴室門口,感受到了熱氣以及霧氣的侵擾,這時才突然想起自己還沒穿起上衣這回事。

「等等,我先去穿個上衣...」轉過身就想避開的小野寺說道。

「。」直接伸出手拉過小野寺跌進浴室,霧氣瞬間被打散,碰的一聲,浴室的門被關上。

「啊一一一!」驚呼著的小野寺跌下身子,頓時感覺到臀部變得潮濕,赤裸的上半身也被溫水給淋濕,風乾的頭髮再次變得扁平。

溫水隨著他的髮絲淋著了身體各個部位,被沾濕的睫毛變得沉重,使他一時之間無法睜開雙眼。撥開了臉上的水珠,他抬起頭,看見了只用一條浴巾包裹著下半身的高野。

溫水沖刷著他們的身體,在霧氣裡看不太清楚對方的模樣,但這樣迷濛的氣氛不禁讓小野寺頓時臉紅心跳。

浴室裡飄散著各種香味,熟悉的洗髮精以及殘留的肥皂味...但更讓小野寺傻住還有剎那陶醉的,是那高野身上總會有的獨特氣息。

少了衣服的隔絕,這股味道變得更加厚重,跟著浴室裡本來的香味飄散在整座浴室裡,看著已經全部溼透的短褲以及掛在脖子上的毛巾,他只能這樣愣愣地趕緊站起身背對著翻開櫥櫃。

「那、那個,肥皂在一一一」

「。」一語不發的高野,突然就這樣上前摟住小野寺的腰,溫暖的水珠倏地的緊黏著彼此。

將臉埋蹭在對方的頸肩裡,小野寺一頭霧水卻感到害羞不已,拚命想掙脫高野緊緊環抱住自己的雙手。「高、高野先生一一一」

「我騙你的,肥皂還有。」淡淡地戳破自己的謊言,絲毫沒有任何鬆手跡象的高野,一臉有趣的抬起頭看著臉頰瞬間漲紅的小野寺。

腦子在剎那間已經呈現放空狀態,下一秒他立刻拚命掙脫高野的環抱,氣急敗壞的說:「高野先生!請您不要這麼幼稚!」

「我才沒有幼稚。」依舊那樣平淡的語氣,突然一個輕輕地吻落在了小野寺發燙的臉頰上,高野掛著淡淡的淺笑。

傻愣住的小野寺立刻轉過頭迎上高野調皮的眼神,隨即又因為受不了而轉過頭不願直視。「請別對我做這種事啊...唔啊!」

突然被高野換個姿勢壓住倒在地板,沒有關的水龍頭就這樣沖出一陣又一陣的溫水,柔和又帶點強勁的拍打在彼此的身體上,一下子反應不過的小野寺,努力睜開雙眼,迎接的唯一視線卻只有高野那深邃的雙眼。

眼神不再像剛才一樣帶著有趣以及笑意,現在的神情,說像認真又不太像,反而像是一種...在窺視自己內在的感覺一樣。

不安地扭動身子,伸出雙手輕輕推了高野赤裸的胸膛,他說:「高、高野先生...」

「你,喜歡我吧?」突然這樣說的高野,眼神依然沒有離開過小野寺。

「哈、哈?」被問得一楞一楞的小野寺,紅著臉回答道。

望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小野寺,就算歸於同性,碰觸著他的時候還是會感到全身的炙熱以及那衝動想要徹底佔有他的慾望,這份特殊的感情總是在他的內心裡猛烈的燒著,他是多麼渴望著眼前這個男人

高野緩慢的俯下身子,小野寺掙扎的空間越變越少,直到彼此赤裸的胸膛碰上對方的才停下來,小野寺發燙著的臉頰同時也感受到高野傳來的隱約的心跳。

紅著臉拚命想使力推開,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推開眼前這個男人,儘管怎麼掙扎卻都無法成功。漸漸的,他發現有個情緒在拉扯著他的理智、他的決意,有份感情在干擾他的思想。

雙手搭在高野兩邊的肩膀上,小野寺微微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道:「高野先生...好熱...」

溫水一直持續沖刷著他們的身體,整間浴室裡瀰漫著霧濛濛的白煙,高野獨特的香味撲鼻而來,腦子裡的嗡嗡聲已經無法讓他思考,唯一能說出的就是現在的感受。

「很熱嗎?」更加貼緊了對方的身軀,高野伸出一隻手輕撫著小野寺赤裸的腰部,用手指輕輕地滑過去,果然不出意料的,耳邊傳來了小野寺低沉的悶哼聲。

「高野先生...別這樣...」睜開已經有些水霧的雙眸,碧綠色的雙眼拚命想聚焦點什麼,但現在全身上下的神經都已經不聽使喚,使他徒勞無功。

「說你喜歡我。」惡趣味的說著,高野勾起了那抹冷到讓人骨子裡都發寒的笑容,小野寺望著這樣猶如惡魔般表情的高野,不禁為自己的安全感到了無比的慌張。

「高、高野先生,請您一一一唔!」

突如其來的吻逼迫著小野寺斷掉那卡在喉中無法說出的話語,喘息間帶著零碎的抗議語氣,卻隨著一波波的侵犯讓他無法再推開。

不過也許也是因為他本身就不想推開他吧。

高野的吻著急又帶著攻略性,強迫著小野寺的嘴唇張開迎合他的,將人徹底壓在身子下強吻著,讓高野這幾天勉強壓上的慾火此時重新再度焚身。

嘴唇交纏著的聲音、溫水打落的聲音、水珠墜地的聲音、以及兩人從嘴角透露出來的微微呻吟,隨著霧氣持續的瀰漫,絲毫沒有減輕的趨勢。

感受著高野的呼吸拍在自己的臉上,那樣著急到喘不過氣的呼吸,微微睜開布滿水霧的雙眼,卻看見了高野的雙眼同樣也是睜開的。

微微愣了一下,小野寺伸出雙手推著高野的胸膛,此時高野卻抽出一隻手緊緊握住小野寺的雙手,唇緩慢地離開他的,臉卻依然近到讓人臉紅心跳的地步。

喘著氣息,彼此的唇上還微微牽絲著透明的濃稠液體,此時溫水打在小野寺的身上簡直就像是熱水一樣要把人給徹底煮熟似的燙。

半睜開水霧迷濛的雙眼,紅透的臉頰再也無法遮掩此時內心羞愧的情緒,他望向高野,發現對方正等著自己迎上他的眼神般定睛在那。

赤裸的胸膛更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跳的猶如快蹦出來似的又快又大力,心跳聲震耳欲聾,他在不知不覺中撫上了高野的胸膛,卻發現對方的反應也跟自己一樣時,不禁微微一楞。

「我喜歡你,小野寺。」突然這麼開口說著,沉靜的浴室裡響起了高野獨特的低沉嗓音,也是那小野寺十年前最喜歡最為著迷的聲音。

不,也許他到現在仍然喜歡著。

小野寺望著高野,微微喘著氣,說:「高、高野先生...」

「所以,你喜歡我吧?」根本不把對方的抗議當作一回事,反而當成了某種情趣的調和劑,高野勾起溫柔的淺笑,伸出雙手抱起對方靠著牆壁坐著。

撇開頭,依舊不會擅自表態自己心意的小野寺,說:「高野先生...明天還要上班的,請您洗完澡就快點去睡覺吧。」

望著小野寺,高野突然以一副有趣的表情看著他,然後說:「你知道嗎,我還沒吃晚餐。」

聽到此話的小野寺,立刻轉過頭以一種你是神經病嗎的表情看著高野先生,聲音有些大地說:「您怎麼都不說的啊?您工作那麼晚還沒吃飯不會營養不良嗎?」

看到對方如此好玩的反應,高野暗自在內心嘲笑了一番,然後嘴角勾起淺笑,再度壓上了對方,伸出一隻手勾住小野寺的下巴,讓對方的眼神不得不對上自己。「可能會呢,該怎麼辦呢?」

「什麼怎麼辦?現在立刻穿好衣服去吃飯!」

望著小野寺臉上真切擔心的表情,高野終於再也忍不住的勾起比之前的笑更加燦爛些的笑容,勾住對方下巴的手狠狠的扣住,這讓小野寺有點吃痛的悶哼一聲。

「那我要吃了唷,是你說要我趕快吃不要餓到的。」

「诶?您不是還沒吃晚餐嗎?咦?您、您幹嘛!高野先生?!诶诶诶一一一!」

你真的是個大笨蛋腦筋又不靈活的傢伙呢,律。


喜歡不一定要說出口,有時候用心去做才能感動。


一大早的丸川依舊人聲鼎沸著。

小野寺坐在辦公室的位置上,應接著一通通的電話,偶爾會有廠商打來的催促電話最讓他無法應付。

而高野拚命的審查著堆疊在自己桌上猶如高山的資料,時不時還會皺眉對著旁邊正等的工作人員破口大罵。

整間公司忙得焦頭爛額,卻依然不懈怠的努力完成,人們匆匆地走著忙著說著,卻沒有表現出任何一絲要放棄的想法,這就是丸川公司的精神。

也許無法進到自己所想要的部門,但也是因為進到了這從沒想像過的部門之後一一一

他才能再度遇見他,然後重新與他相愛。

十年前的戀愛不是錯誤、十年後的戀愛更不是偶然。

註定會在一起的人,就算分隔天崖海角、困難重重,最終仍會攜手共度一生。

高野抬起視線偷偷撇向小野寺的位置,卻剛好也正巧發現對方也正偷偷瞄著自己。

查覺到了自己的視線已經曝光,小野寺紅著臉低著頭假裝忙著自己的事情,這讓高野本來壞到極點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拿去重改再給我看。」把手上的資料遞給部門的人之後,高野再次望向小野寺。

小野寺那專注於工作的精神以及力氣,以及那從不願放棄的堅持,

小野寺律,我果然很喜歡你啊。

高野這樣想著,同時也讓自己回到工作上面。

今天就直接跟他提起同居的事情好了。


「律,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您,學長。」


/


清晨的陽光溢滿的時候,

我就鼓起勇氣說喜歡你吧。


-END-

评论(5)
热度(14)
  1. 爧霠花落無聲❀晨漾 转载了此文字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