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晚霞-【利艾/原作衍生】

1.利艾,清水甜向,原作衍生。

2.建議配合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RNpQqhxBbE

-*如無以上問題者,歡迎往下翻閱。*-


-正文開始-


國境相距遙遠,無法立刻相見。

是否能在夢中,讓我看看你?

直到我們重逢的那日... 

                                            - 萬葉集


/


今天城牆內下起了滂沱大雨。

從清晨開始下著,一滴滴豆大的雨珠就這樣掉落在地面上激起了陣陣水花。

水窪倒映出了微微綻放出破曉天空的模樣,一絲絲的曙光就從天際線那邊探出頭來。

然而,就那麼一瞬間,光芒卻被烏雲給遮住了。

剎那間,牆內的世界陷入了灰暗的空間之中。


今天叫醒他們的不是溫暖的陽光,

而是濕冷的雨水聲。


艾倫跟著同期的士兵夥伴們坐在同一張餐桌上吃早飯。

然而,他卻不加入他們的談話,而只是默默地拿著餐盤上的麵包,望著窗外灰暗的天空。

雨滴打在窗戶上,濕冷的空氣讓他不自覺顫抖了一下。

看來今天的心情,也會因此變得濕冷呢。

艾倫這樣在心裡想著,咬下了一口麵包。


今天也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天。


由於今天下雨的關係,所有訓練都取消。

艾倫無趣的在地下室裡,坐在床上晃著雙腳,卻想不出任何一點能逗樂現在自己的辦法。

「好無聊吶....」

自己的房間沒有窗戶也沒辦法看到外面,這讓艾倫顯得有些沮喪。

貧瘠的地下房間就只有自己的存在,一張床、一只矮櫃、一個衣櫥。

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空曠的空間卻擺了極少的幾樣物品,這感覺總讓人不禁懷疑起真的有人住嗎?

有時候艾倫看著自己的房間,都會這樣問自己。

不過,他自己也曉得的。

自己的待遇一直都跟一般人不同。

別人能擁有的最大自由也許是自己現在一直最憧憬的。

然而他卻不能隨便貿然行動,只要不聽從指示便會有槍或刀指著自己。

誰叫自己,是個令人畏懼的怪物呢?

想到這裡,他不禁又委屈的咬著嘴唇,躺在床上捲縮成一團。

他也想要跟他們一樣,被當作正常人看待啊。

在小時候這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事情,然而長大之後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曉得過了多久,只知道艾倫醒來的時候算是過了4個小時。

看著床頭上的時鐘,艾倫平躺在床上,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

「睡了那麼久,要是等等被兵長他們發現就慘了。」

吃過早飯回到房間立刻就又睡著,這是他平常生活中不容許發生的事情。

要是平常老早就被長官給狠狠訓了一頓了吧。

不過也許是因為大雨打壞了本來今天要進行的訓練進度,所以也算是放了士兵們一天假。

這樣想著,艾倫不覺得有些安下心來,抓著棉被,淺淺的笑了。

多久沒這麼放鬆了呢?他自己也不曉得。

只知道現在的自己不用擔心任何事情、也沒有任何值得擔心的理由。

也許有時候他會覺得生活在牆內是種屈辱,

但這幾年無憂無慮的生活也讓他能夠安心地訓練,然後為人類獻上心臟。

但他發誓,他總有一天一定會擺脫囚禁於牢籠中的這裡,

這看似安全卻是滿懷屈辱的地方。


但當他擺脫的那一天,他也不會忘記,

這裡曾經是他的故鄉、曾經擁有他與媽媽美好回憶的地方。


由於實在是太無聊,艾倫穿上簡便的制服之後,穿著外套就走出了地下室。

全部的人都各自待在房間休息或著寫信給家人什麼的,所以迴廊上顯得特別安靜。

他的腳步聲迴盪在走廊上,卻沒有引來任何一個人的注視,他穿梭著,來到了大門口。

望著外面依然不停歇的大雨,艾倫只是披上了披風,戴起綠色的連帽,自由之翼的象徵在披上了之後明顯了起來。

他望著外面的大雨,接著毫不猶豫地踏入了雨中,走向了一邊的森林。

雨滴打落在他的身上,也許他會感覺到寒冷,但他卻絲毫不想退縮。

踏著重重的腳步離開了調查兵團,艾倫沒有稟報任何長官季擅自外出。

但他才不在乎,他就是個我行我素的少年。

經過了重重試煉因而變得不容易說出心裡話的少年。

被雨滴著卻不再隨便變得寒冷、被挫折打擊卻不會再隨便認輸。


艾倫在踏入雨中走進森林之後,並沒有發現有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他。

本來也因為實在太悶而出來走一走的利威爾士官長,碰巧在走廊的盡頭發現艾倫,靜靜的看著託付給自己照顧的傢伙就這麼擅自離開。

但他卻沒有出聲阻止,只是挑起了一邊的眉,看著那名少年在自己的視線裡消失。

然後,這時他才走了出來,望著外面留下的泥印。

他沒有說話,只是也默默地披上了披風,跟著腳步走了出去。


踏過了一坑一坑的水窪,艾倫走到了森林深處。

這座森林的中心景觀很特殊,卻也隱密到整個兵團的人只有他注意到這裡。

當時他第一次被護送到這裡的時候,就看穿了這座森林的結構。

中心會是一個很寬敞的地方,一旁的樹木整齊的圍繞在周圍,形成了一個圓。

嫩綠的青草顯得姿曳搖生,在陽光的襯托下顯得朝氣無比,一向喜愛著大自然的他想著有空一定要到這裡來看看。

然而沒想到的是,一加入調查兵團之後便每天開始都是一直不停的訓練,經過森林只能可惜地掃過一眼,便不再回頭望向。

直到今天,下起了大雨,他看見了這座森林的另外一面。

微微苦笑著,算是種幸運又算是種不幸吧。

這樣想著的同時,正準備要不顧一切坐下,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低沉卻穩重的男聲。

「這麼髒你還要坐下去?」


被這聲音給驚擾到,艾倫一下子挺直身軀,猛地的轉過頭望向後面。

這一看,差點沒把他嚇死。

專門照顧自己的直屬上司就這樣披著斗篷站在他的身後,一臉很臭的看著他。

利威爾,調查兵團的士官長、被全體人類稱之為最強人類。

捏了把冷汗,心想這下不妙,艾倫結結巴巴的說:「兵、兵長?您怎麼會在這...?」

「我才想問你,偷偷摸摸跑出來幹嘛?」

「咦?我、我才沒有偷偷摸摸...」

「嘖,要是裝作沒看見你的話我現在也不用淋的大半濕。」

「诶?對、對不起...」

望著眼前的少年露出抱歉之色,利威爾只是看了一會兒,然後嘆了口氣,指著旁邊不顯眼的洞說:「這邊淋雨也不是辦法,但我可不想回到那悶死人的建築裡。」

本來懷著愧疚與恐懼的艾倫,抬起頭看見長官已經不在意了,一開始愣了一會兒,直到對方狠狠的送了一記眼神,他才趕緊說:「好、好。」

利威爾擺過頭逕自走向洞口,那是一個連艾倫都沒有發現的天然洞穴,空間不大不小、卻可以剛好讓出兩個人的位置,高度也不會太矮,於是艾倫與利威爾就這樣進入了洞穴,拍了拍身上的雨珠。

脫下了斗篷,艾倫撇見自己的長官難得的扯下了自己胸襟前總會戴著的領巾,露出胸口那潮濕的一片,這使艾倫尷尬得趕緊轉過頭打理自己。

隨地拿了兩根樹枝,各自將自己的斗篷撐起來曬了一會兒,幾乎是打從裡面就濕透了,然而更糟糕的是,外面的雨沒有變小的趨勢,反而貌似越變越大。

望著外面的大雨,艾倫明白這時坐在自己身旁的利威爾一定心情很差,所以小聲地打破了沉默,說:「那個、兵長,對不起...」

像是沒有準備好對方會這麼說一樣,利威爾轉過頭狐疑地望著艾倫。

「你幹嘛?」

「咦?因為、因為我害兵長淋雨了...」

「就這樣?」

「咦?」

利威爾望著真的完全不理解的艾倫,僵硬的嘴角難得溫柔地有了弧度,轉過頭望著外面的大雨,他緩緩地說:「我沒關係。」

「可、可是,」有點難堪又帶點害躁的,艾倫再次把視線投向利威爾那敞開又帶著濕氣的胸口襯衫,一旁的領巾也掛在樹枝上曬著。「您的衣服...」

「衣服?」順著對方的視線去看,利威爾看到了自己襯衫領口濕掉的情況,只是楞了一會兒,然後笑了笑,說:「沒想到你看起來平常挺天真的,內在那麼下流啊。」

「咦?兵兵兵長我沒有!!我沒有!!!」面紅耳赤的駁回對方的評論,利威爾只是笑了笑,然後不再理會。

「兵長真是的...」紅著臉轉過頭面向外面的大雨,此時艾倫才發覺,從他遇見利威爾的那一天,這一次似乎是他第一次笑。

在他的記憶裡,利威爾總是有威嚴的讓人不得有一絲反駁的意思,就連艾爾文團長有時候都會無可奈何。

老是擺著一張臉孔的利威爾,從來沒有笑過,好像每一件值得讓眾人們開心的事情,他卻總是感染不到其中的快樂一樣。

但是現在,他卻因為自己小小的動作而笑了。

不曉得為什麼,艾倫覺得此時自己的心跳聲彷彿震耳欲聾一樣,深怕身旁的長官會發現自己的異狀。

現在的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


沉默了好一會兒,兩人都只是默默地望著外面的雨不再講話。

有時候艾倫都會偷偷撇著餘光看著利威爾,看著對方的灰藍色瞳孔倒映著雨水的樣子。

偶爾,艾倫真的會誤以為現在的天空就是利威爾眼珠子的顏色,那樣灰暗的讓人感覺毫無活力。

但當他望向利威爾的雙眼認真的察看時,他會發現,天空所跟他不同的,是利威爾那眼眸中清澈的藍色。

雖然不明顯,但他看見了,

利威爾那一剎那間流瀉出來的溫柔。


「吶,艾倫。」

打破了寂靜,本來快要靠上一旁的石頭睡著的他,被這突如其來的叫喚給嚇住。

「是、是!」

艾倫睜開了雙眼,望向一旁正看著自己的利威爾。

「喂,這時候你不用那麼怕我。」

「咦?是、是...」

「你再回答一次是給我試試看。」

「對、對不起!」

望著眼前傻傻的少年,利威爾只是嘆了口氣,然後說:「你就這麼...怕我嗎?」

「怕、怕?」不解地看著利威爾,艾倫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內心對他的感覺。

因為他是長官,所以自己當然要有禮貌地對待人家。

更何況利威爾曾經對自己,做過那麼暴力的事情,難免還是會有點陰影在吧...

這樣想著的時候,艾倫嚥了嚥口水,說:「有、有點...」

聽到跟自己想得一模一樣的答案,利威爾只是苦笑著嘆氣,然後說:「我還以為你當時說得是真的。」

「咦?」

「『我認為那是必要的演出。』。」

「呃、呃,我的確那樣認為...」

「既然那樣你幹嘛怕我?」

「會怕長官是理所當然的吧...」

「可是我看你好像不怎麼怕艾爾文還有漢吉啊。」

「呃,那、那是因為...」艾倫被問的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講,只好尷尬的停下了話,然後慢慢挪開了一點跟利威爾之間的距離。

一下子聽到對方挪開的聲音,利威爾莫名其妙地瞪了回去,然後一伸手扯了艾倫的衣結,用力地勾著讓他坐回來。

重心不穩的艾倫被利威爾這個動作給嚇了一跳,但又來不及反應就被拉了回去,一下子壓在了對方的懷裡。

側耳聽著對方的心跳聲,伴隨著自己震耳欲聾的心跳,艾倫頓時臉就紅的不自然,哇啊啊的趕緊退回來。

「對、對不起!」紅著臉低頭趕緊對長官道歉的艾倫,連抬起頭迎向長官的視線都沒有勇氣。

然而利威爾只是莫名其妙地看著他,說:「這又不是什麼大事,你幹嘛?」

「诶?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如果你希望我發脾氣你就繼續沒關係。」

「唔!」

趕緊坐直了身體,但艾倫還是挪開了一點距離,明白自己的動作實在是超限的太誇張,以至於他現在不太敢靠近利威爾。

望著對方似乎嚇到短時間內不太敢靠近自己,利威爾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轉過頭望著外面依然沒有減輕趨勢的大雨,氣氛再度沉重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沉默讓艾倫有點不自在,但他也只能用手環抱著膝蓋,下巴抵在手背上,跟著望向外面,不便再主動開口說話。

一瞬間四周圍又只剩下雨滴答答的聲響,打擊在葉片上的雨珠彈了起來又被泥土吸收到了地底下,冰涼的空氣充斥著整座森林,也許是因為洞口上面剛好有大片的葉子遮住的原因,所以使得洞裡面並不會潮濕,反而乾燥而涼爽。

艾倫抱著膝蓋,碧綠色的雙瞳簡直跟森林的顏色一模一樣,清澈而翠綠,是綠色之中最美、最自然的顏色。

有時候,他看見森林,總會想起自己跟米卡莎當時在那座花圃的一棵樹下,做的那個夢。

血腥又恐怖,但當時的自己卻沒有想到竟會變成殘忍的事實。

現在想了想,不曉得現在那做花圃怎麼樣了呢?

也許也被那些殘垣斷壁給壓壞了吧,或者被外頭的巨人給踩爛了。

反正他唯一知道的,就是現在瑪利亞之牆的一切,一定都已經被巨人給占領了。

這時的他,卻又不小心想起第一次爆發巨人入侵的時候,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媽媽被巨人給當作佳餚般吞了下去。

當時的他太幼小,卻被逼迫面對這樣的場景、這樣的事實。

於是他也在那一刻立下了誓約,誓死要把全部的巨人驅逐。

但當他面對巨人的時候,媽媽的記憶又會像潮水般突然湧入腦海裡。

它們是怎麼蹂躝人類、它們是怎麼糟蹋人類應該有的自由、它們是怎麼殘忍的,殺害人類每一個最親最愛的人們。

自己的媽媽,是何等狠心的失去了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活生生的在痛苦掙扎中噴濺出了鮮血?

艾倫握緊了拳頭,內心那壓抑已久的仇恨之火又突然升起。

它們才沒資格、沒有權利,這樣剝奪走人類本來應該要擁有的一切一一一

「你怎麼了?」突然一個聲音從身側傳來。

抽出了回憶,艾倫頓時回過神,轉過頭就看見身旁的利威爾正看著自己。

然而,讓他驚訝的是,利威爾那眼中的確真切且關心的眼神。

總是不輕易露出情緒以及表情的長官,今天卻意外地在艾倫面前一一破綻,笑容、表情、情緒,今天的一切可能真的有點太不尋常了。

愣了一會兒,艾倫才趕緊說:「沒、沒事,只是想到從前的一些事情...」

利威爾挑起了眉梢,望著艾倫,但他卻沒有開口問,也許是注意到了艾倫臉上的表情變化,所以改變了心意。

利威爾轉過了頭,再度望向洞口外的大雨,說:「你知道,我不只是你的長官。」

本來以為對方不會再理會自己而準備小睡一下的艾倫,被利威爾這話給弄得一楞一楞的,轉過頭詫異的望著他。「兵長?」

但利威爾只是轉過頭望了他一下,然後再度轉過頭苦笑。「你啊,明明年紀那麼輕,但承受的事情很多呢。」

這是第幾次,艾倫看著利威爾的笑,再度驚訝了起來。「咦...?」

「本來一開始看到你還真的以為就跟你那些同伴所說的一樣。」利威爾停了一下,然後說:「你知道的吧,大家都說你是個急著去送死的傢伙,連漢吉看到的時候也覺得你的熱情實在是太過頭了。」

「我的...熱情?」艾倫不解的歪著頭。

「嗯。」利威爾點點頭,然後繼續說:「可是啊,當我們第一次對話的時候,我就立刻明白了。」

「你是第一個讓我覺得與眾不同的人。」

艾倫愣愣地看著利威爾這樣笑著,然後將自己挪到了他的身邊,意味深長的吸氣、再重重的吐氣。

雖然利威爾在士兵之中算是矮小的一個,但是其戰鬥實力與那天生就不得反抗的威嚴總是會讓人肅然起敬,然而現在的他,卻像是個毫無裝備的單純人類。

也對,人類並不是生下來的時候就天生帶著戒備的。

此時的利威爾,就像是擺脫了最強的氣勢、脫離了那人人眼中應該必須強硬的長官樣子,此時的利威爾,就單純只是陪著艾倫、陪著他在大雨中。

他笑著、他表露出他的情緒,這是第一次,他感覺離利威爾的距離不再遙不可及、而是伸手可及。

就在他想問利威爾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時,利威爾又說了:「你會怕我是當然的,你知道的吧,我曾經是流氓這回事。」

被利威爾這麼一說,艾倫才想了起來,剛進調查兵團的時候,佩特拉前輩對他說的話。

『聽說兵長他曾經是王都地下街有名的流氓呢。』

其實當時的艾倫半信半疑,認為這麼優秀的長官怎麼會有這麼不堪回首的過去,然而現在利威爾的主動提起,幾乎可以等於是承認了。

艾倫愣愣地望著利威爾,而利威爾只是看著艾倫,說:「我啊,在那個時候,甚至會認為我不是人,是個該死的怪物呢。」

「我那時被人們所懼怕、被人們所遠離,他們不敢靠近我,我也懶得去搭訕他們,就這樣過著自己的生活。」

「一開始的我當然會在意,我會流浪也不是我願意的,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為什麼要拋棄我。」

艾倫聽到了這裡,撇見了利威爾眼神中那緩緩流出的無奈。

他從沒想過,利威爾竟會對他講那麼多。

「但久而久之,我變成了一個流氓,貨真價實的流氓,開始搶、開始偷、開始動不動就叫唆其他的流浪漢去打人。」

「就在我以為我會一輩子這麼過下去的時候,我遇見了艾爾文。」

「他問我:『里維,要不要跟我做個交易?』。」

「我那時覺得莫名其妙,一個大男人跑來找我幹嘛,於是連理都不理他就直接回到了地下街。」

「然而,接下來的幾天我卻開始發現,我做的所有事情開始變得不順利,手下被抓、搶不到東西、開始挨餓,更有人開始策畫要反抗我。」

「我開始擔心,但又找不到其他住所,正當我決定要結束生命時,艾爾文突然又出現了。」

「他看著我狼狽的樣子,說:『決定好了嗎?』。」

「當時的我立刻就明白,到底是誰在搞鬼,幾乎氣得想將他打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但是礙於身邊的士兵,我只好跟隨他回到那所謂的調查兵團。」

「我開始嚐到了正常的食物、能夠每天洗得乾淨、住所再也不用擔心,我開始覺得生活似乎安定了下來。」

「但此時,艾爾文卻突然把一身的制服給了我,要我穿上,並說:『以後你就是調查兵團的一員,我已經向王都免去你的罪刑,只要你在一個月內砍閥巨人數量達到10頭以上,就免去你所有的懲罰。』。」

「但是,然而更讓我著迷的不是這些。」

聽到了事情有所轉折,艾倫開始更加認真的去聽。

「艾爾文說:『還能夠追尋你過去那遺失的一部份,找尋你一直想找尋的事物。』。」

「他知道我一直在找我的親生父母、一直在找我存活在這世上的意義。」

「所以我開始努力的做,做到讓人們目瞪口呆、做到讓人們感覺到我改過自新,開始給了我機會,也給了我一個人類最強的稱號。」

「但是我從不在乎這些,我根本不在乎。」

「我在乎的是...」

此時利威爾突然冷不防地轉過頭直接望進艾倫碧綠色的雙眼,艾倫被嚇了一跳,卻礙於身後已經沒路退,只好這樣幾乎貼著望進彼此的雙眼之中。

利威爾的灰藍色瞳孔清楚的顯示了艾倫的臉龐,他看見了自己的臉彷彿帶著點紅暈,除了緊張焦慮似乎還有一層情緒在。

他看著利威爾的嘴唇開開合合,清清楚楚的講出了那一段話語。

隨著雨聲的伴隨,迴盪在整個洞穴之中,聽不清楚都很難。

此時此刻,世界突然又變得那麼安靜,除了利威爾的話語一直在腦中重複之外,其他的聲音都徹底隔絕了。


「我在找一個意義,一個足夠能讓我有理由活下去的意義。」


「意、義...?」

艾倫愣了好幾秒才回過神,發現自己一直在重複意義那兩個字。

利威爾的雙眼依舊緊緊的盯著不放過他,眼神中的光彩卻不再隱藏。

第一次,他覺得利威爾似乎還有些事要告訴他。

而他也覺得,自己必須告訴利威爾一些事情才對。

可是他沒有隱瞞的事情啊,要說什麼呢?

此時碰碰聲極大的心跳再度在耳際響起,大到連艾倫都深怕利威爾能夠聽得見。

艾倫背靠著牆,緊張地望著離自己不到幾吋的長官,這樣直勾勾的望進自己的雙眼,卻又不好意思閃避,只好也回望著對方。

但就在下一秒,利威爾卻退回了身子,轉過頭再度望著外面。

一下子反應不過來的艾倫,頓時覺得內心有股被受騙的感覺,但他搖了搖頭,這種感覺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再度跟著外向外面,此時雨勢已經逐漸變小,然而還是不能貿然回去,但更讓艾倫吃驚的是,天空已經染上了一絲絲橙紅色的光芒。

太陽在天際線的西向緩慢落下,雨滴卻依然從天上掉落,橙色的天空開始慢慢顯示出七彩的半圓弧度。

暮色光芒閃耀著每一滴雨珠的璀璨,彩虹在天上變得明顯,此時的天空不再讓人鬱悶,反而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淡淡的、平凡的幸福,在艾倫的不知不覺中逐漸醞釀了起來。

「好美...」艾倫這樣陶醉地說著,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如此美麗的畫面。

「是啊。」利威爾坐在旁邊附和著,淺淺的笑意再度在他一向冷酷的臉上綻放。

兩個人望著這幅猶如從畫中走出來的動人風景,內心的感慨此時真的無法用言語表示,只能用眼神傳達心中的感動以及浪漫。

然後,就在此時。「吶,艾倫。」

利威爾又開口先說了話,而後者轉過頭望著他。

利威爾也轉過頭,笑著說:「很美對吧。」

「嗯,真的很美!」帶著點激動又歡喜的心情口吻說道,艾倫就像個孩子一樣,滿懷著感動的表情總是讓人不禁心疼他在作戰時的勇敢。

利威爾望著那副笑臉,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畢竟他終究只是個孩子,比自己還小的孩子,這世界上有太多的意外以及事件的發生,都是突如其來的。偶爾他想起那些在作戰中死去的同伴時,也會在沒有任何人的環境下靜靜地掉下淚來。

但是眼前的這個人,卻總是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放聲大哭,表示自己的脆弱以及不甘心,這個孩子,擁有的毅力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堅忍不拔。

雖然只是個年紀輕輕的少年,但所擁有的意識看似比自己還要成熟多了呢。

這樣挖苦著自己,利威爾掉進了更深一層的情緒之中。


利威爾總有種感覺,在遇見艾倫之前,他總是遊走在回憶的邊緣。

每一次的作戰,他總是想著要為從前的人報仇,只要殺了一隻巨人就還要再殺,他不在意外面的世界,他只是為了從前的人。

然而,眼前這名少年,第一次與他相遇的時候,卻帶給他了不同的啟發。

他開始讓利威爾覺得,不能單單只往一個方面想。

當然彼此第一個意識都是為了曾經的人們報仇,但少年所擁有的,是利威爾一直無法去體會的。

對於外面世界的憧憬,以及保護同伴的想法。

他的人生開始有了微微的變化,開始有了不同的想法。

其實利威爾自己也明白,他多久都沒有笑過了。

今天的他想必一定非常吃驚,從他的眼神中就看得出來了。

但就是因為艾倫這樣毫無遮掩的個性,總是讓利威爾覺得新奇有趣。

有了更深一層的興趣以及感情。


「吶,艾倫。」望著外面的朝暮,利威爾這樣輕聲喚了艾倫。

「兵長,怎麼了?」耳邊響起了少年稚氣的聲音。

那個聲音總是引著利威爾去聽、那道背影總是讓利威爾不自覺地想跟上。

他是第一個成功引起他注意的人。

「如果我說,我現在已經找到了意義,你會想知道嗎?」

他讓他學會了坦白、學會了釋懷、學會了放開一一一

他找到了他的意義。

「意義?」艾倫轉過頭望著利威爾,說:「可以嗎?我想聽聽呢!」

利威爾也轉過頭望著他,眼神中有著真切的真誠。

他此時不笑了,只是將身子緩慢地壓在艾倫的身上,再度將對方逼入了死角。

看著後者臉上出現驚慌卻帶點莫名紅暈的樣子,利威爾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心意,於是他毫不猶豫的,說出了那一句話一一一


「我的意義,就是你。」


此時世界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聲音,只剩下這一句話傳遞進入艾倫的耳裡。

四周的吵雜聲、雨水聲、樹葉吹動的聲音,都沒有了。

他就像掉入一個空白的世界一樣,整個腦袋都是那一句話。

「我的意義,就是你。」

艾倫現在的心情百感交雜,震驚、畏懼、恐慌、疑惑,還有好多好多一一

但此時他卻感覺有另外一種情緒正在從這些情緒之中清晰。

好喜歡。

艾倫征了征,像是從那空白的世界被拉回來一樣,隨即又迎上利威爾居高臨下的雙眼。

他已經伸出了雙手架在自己的頭兩側,臉的距離不到一吋。

艾倫看著利威爾,本來應該要覺得噁心的感覺反而沒有襲來,逐漸豁然開朗的卻是另外一種在此刻顯得古怪的情緒。

好喜歡。真的好喜歡。

隨著利威爾的唇緩慢地靠了過來,艾倫卻沒有任何掙扎,只是望著利威爾的雙眼,看著對方眼眸裡認真的情緒,像是突然確定了什麼事一樣

也許在自己不知不覺中,自己早已對對方有了更深一層的感情依賴。

這大概就是人們所說的,總是會在特殊的時刻,醞釀了那特殊的感情。

然後在不知不覺中就慢慢的流瀉出來。

想必利威爾也是如此吧。艾倫這樣想。

那份從眼底流瀉出來的溫柔、那樣真切關心的眼神一一一

一切的一切早已讓自己陷入瘋狂,早已讓自己擺脫不了他。

你像情人,又像知己。

就在利威爾的唇即將要碰觸上來的那一刻,利威爾突然停住了,望進艾倫的雙眼,似乎想尋求同意。

艾倫望進利威爾的雙眼,不再露出驚恐的神色,而是溫柔的甜蜜。

使人陶醉的歡喜。

「兵長,我喜歡您。」

您啊,還是一樣很不會直說呢。

艾倫想著,然後感受到利威爾的輕笑聲還有呼吸聲打在自己臉上,然後毫不猶豫地壓了上來。


「我非常愛你,非常確定。」

沿途就算再多險阻,都是種美景。

在我們的笑臉裡,真心的愛著你,

那都將成為,回憶中的永遠。


一天一天,宛如四季。

一年一年,成為永遠。


/


「喂,利威爾你怎麼跟艾倫...」艾爾文站在調查兵團總部的大門口前,正焦急地望著兩人的去向,就看見艾倫跟利威爾渾身溼答答的從森林中走出來。

「不會吧~去~約~會~」一旁的漢吉依舊不懷好意的調侃著利威爾,但卻立刻發現利威爾只是瞪了她一眼,並沒有再多做一步的行動,像是毆打。

「喂死矮子,你把艾倫怎麼了?搞得這樣溼答答?」

「好了好了米卡莎,既然都回來了就別這樣嘛啊哈哈....」

「唷,急著去送死的傢伙回來啦,該不會偷跑城牆外去殺巨人所以兵長才會特別去找你的吧,哈哈哈哈哈。」

「是去城鎮嗎?有帶吃的嗎?我好餓啊!」

「莎夏妳夠了妳到底有多餓我可以問妳嗎?」

望著眼前眾人因為放下擔心而開始嬉鬧了起來,艾倫也開心地綻放了笑容,利威爾也淺淺的笑了。

雖然今天是個雨天,但卻是個與眾不同的雨天呢。

是個讓人心曠神怡的雨天。


在眾人的嬉笑中,卻沒有人注意到,艾倫跟利威爾始終緊緊牽著的手。


/


世界上最近的距離,

是兩個人的心,在一起。


-END-


评论(4)
热度(15)

▶日本│歐美│文字
▶原創│二創
▶灣家人│文手

Ep個人寫作網站▶https://episode.cc/about/cin.950165
噗浪個人網站▶https://www.plurk.com/cin_950165166